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诸天败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4、吞梅嚼雪

诸天败类 黑山青狐 2246 2019.08.16 07:00

  叶太的话让在场的人尽皆一愣,搞不懂是什么意思。

  对于叶太的才华,他们是知道的,按理说这诗词歌赋的考核,是对他最有利的。

  可是如今却为何打起了退堂鼓?

  那贴身婢女也摸不着头脑,道:“叶世子何出此言?”

  叶太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道:“诸位都知道,诗词歌赋一道,讲究的是灵光一闪,讲究的是发自内心,可若是规定其主题,一时速成的话,难免会落于窠臼。

  虽然叶某自信,也能勉强做出一两首能看的诗句,通过考核,可是在下对银川公主的仰慕,那是若黄河水似天上星,如果只能勉强做出一首拙作的话,难免会辜负了这一片赤诚之心,就怕在下之作,配不上银川公主冰清玉洁之万一!”

  众人恍然大悟。

  原来叶太的目的,不仅仅是通过考核,还想真正发自内心,做出一首真正配得上银川公主冰清玉洁的词赋。

  那婢女又被银川公主耳语了几句,再次出来道:“公主说了,不规定中原人士,就必须要诗词的格式,诸位自由发挥即可,只要诗词歌赋,能够打动公主就行了,譬如叶太公子前些天,自创的那些曲调。

  除此之外,只要是自创的,哪怕是以前的旧作,也可以拿出来献给公主。”

  众人议论纷纷,不过没人反驳。

  虽然规则改变,明显是在给叶太开后门儿。

  但是规则放开了,对于其他人,也是有好处的,不一板一眼流于形式,就算对诗词一窍不通的江湖人,也都能朗朗上口几句风俗民谣。

  叶太松了口气,自己腹中的诗词墨水虽然没多少了,但是以前的作品摆在那,而且几首煽情的现代歌,也是能够随意上口的。

  他抱拳道:“既然如此,就请开始吧,叶某一定竭尽全力,做出一首能让公主满意的篇章。”

  婢女笑着点了点头,道:“那么就请随行之人退下,参加考核的各位贵宾,随意选一张案桌坐下,由奴婢们为你们呈上笔墨纸砚。

  诸位听好了,公主出的主题是,词赋当中不管是标题又或内容也好,要与‘花卉’相关,另外字里行间,要表达一种对于情爱,难以言喻的诸多感情。”

  让随行之人退下,主要是为了防止作弊,多人为一个参赛者出谋划策。

  众人有的议论纷纷,有的眉头紧锁,各自选了一张案桌坐下,在那里思索起来。

  没多时,一套统一制式的笔墨纸砚,就由婢女呈上在了他们面前。

  那些胸有沟壑的,自然提笔就上,可是也有不少胸无墨水的,在那里抓耳挠腮。

  段誉提起毛笔,只微微凝眉,便笑盈盈的洋洋洒洒写下了一篇以《蝶恋花》为词牌名的词赋。

  他自幼饱读诗书,对这种文考自然得心应手,当他写完之后抬起头,却见只有慕容复和他几乎同时完成,其他人要么手提毛笔,凝眉思索,要么一点也没有头绪,在那里干着急。

  其中面色尴尬的,自然还有坐在他旁边的萧峰。

  萧峰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江湖豪侠,要论人品和武功自然没的说,但是说到诗词歌赋,却只停留在会欣赏,却不会自主创作的地步。

  不过很快,他的耳朵一动,耳畔传来段誉细微的声音:“萧大哥,我念,你写,标题为‘泪红颜’:疏雨敲伞鸣旧情,旧情如醇对月吟,月吟春去花已逝,已逝红颜何处寻……”

  萧峰面色不变,跟随着段誉的声音,将这一篇名为“泪红颜”的连体诗,中规中矩的写在了宣纸上。

  萧峰停笔,不着痕迹的给一脸傻笑的段誉,竖了竖大拇指,而后看向了叶太。

  叶太此刻从怀里掏出了一支圆珠笔,没办法,他用不来毛笔。

  此刻他还没下笔,倒不是真的把他难倒了,而是他隐约记得一首李清照的词,刚好附和公主设立的主题,不过此刻有一小段,却有点记忆模糊了。

  随后,他摇摇头,只要精髓的地方记住了就行,那些细枝末节自己填一段上去吧。

  想罢,便埋头将那首李清照著名的《一剪梅》写了上去。

  约莫过了两刻钟的时间。

  那婢女又走了出来,宣布道:“时间已到,想必诸位都已经完成了,那么就有奴婢们将诸位的作品,呈于公主一观。”

  话落,便有数位婢女,上前来一一收起了宣纸,在众人忐忑的眼神中,呈上了薄纱内,公主面前的案桌上。

  银川公主看着那厚厚的一摞宣纸,竟一眼也没看其他人的,素手轻翻,像是在寻找什么。

  最后便将叶太那张,字体迥然异于其他人的《一剪梅.红藕香残玉锦秋》给抽了出来。

  笔风不算出彩,只能勉强算中规中矩,但是上面的内容,却让银川公主心头一紧,而后轻声呢喃了出来:

  “红藕香残玉锦秋。轻解罗裳,独上扁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声音先是细弱蚊蝇,可后面愈发大声,似乎想念给其他人听一样。

  在场的人也跟跟随着李清露银铃般的呢喃,细细感悟起了这首词的其中深意。

  慕容复本来信心满满,自己作的那首词,不说惊艳鸣世,可也绝对能够盖过在场其他人的风头,可这首词赋一出,其中表达的醇厚的相思情感,却足以让他的那篇作品黯然失色,如今却是皱起眉头。

  这种深闺怨妇一般的婉转填词,真的是这些大男人作得出来的吗?

  段誉听闻全篇词赋之后,先是蹙眉思索,而后眉头舒展,朗声大声叫好,道:“好词,好词啊!虽然表面上看,尽皆讲的是日常景物和动作,可是字里行间,却充满了浓厚相思与对远方情人的期盼,一句‘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更是有吞梅嚼雪,不食人间烟火之气象!

  只是在下不才,想问问银川公主,到底是谁,能够做出这等似女儿幽怨般的词赋?”

  他这话也问出了其他竞选者的心里话。

  毕竟这里都是大老爷们儿,就算江湖豪侠不论,那些王子贵族们,自小耳濡目染,虽然心中有沟壑气象万千,可是若要他们真的发自内心,去填出这等表述女儿幽怨的词调,却是万万做不到的。

  银川公主没有回答段誉,而是沉默了良久,才开口问道:“叶公子,到底是何等绰约的女子,才能让你这般肝肠寸断的挂念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