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诸天败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2、真正的江湖

诸天败类 黑山青狐 2237 2019.08.12 09:00

  “这……”

  这时候的老伯,怎么也能看出来了,叶太应该并不是要吃白食的人。

  “这太贵重了,小哥,既然你不是他们,就等下回路过的时候,把钱结了吧,谁还没有个困难的时候啊。”老伯推据道,将宝石给叶太递了回来。

  “没事,这些财物对我来说不算什么。”叶太摇头道。

  可是老人执意要把宝石还回来,叶太只能收下,道:“那明天我去当铺换点银钱,再把帐结了吧。”

  这时,被称作小丸丸的姑娘,也从老伯怀里侧过脑袋,仍是泪眼朦胧,可是却没有方才这么畏惧了。

  她怯生生道:“你,你真的不是那些人吗?”

  叶太摸了摸她的脑袋,笑道:“应该不是,你刚才为什么说没有侠,只有魔呢?”

  小丸丸独臂抹着眼睛,道:“因为大侠只会杀人,他们还让丸丸变成了残废,婷婷现在看到我都躲着我。”

  叶太转头看向眉头深皱的老伯,问道:“老伯,可以给我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

  老伯抱着丸丸,叹息连连的坐了下来,将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

  原来老伯姓徐,有一个儿子叫徐鹰,乃是荆州城一个小门派虎威帮的弟子,虽说门派是三流的,所学的武功也是三流的,但是那一腔仗剑走江湖的豪情壮志,却是实打实的。

  这年头,谁不想负上一把三尺铁剑,去把那自认为波澜壮阔,豪情万丈的江湖给搅得天翻地覆?

  虽然每个侠客都有过这种志向,但是大多也就平寂在了这吃人不吐骨头的江湖里,翻不出什么风浪。

  就拿这虎威帮来说,不是什么名门正派,自然也不会有什么香客信徒。

  门派想要运行,怎么办?

  除去收取高额的入会费,才能分到一本基础秘籍之外,门下弟子还要负责去干那些帮派接下的“私活”,譬如今天帮人走镖,明天替人搞安保,后天就有要好的帮会和人家约战了,急缺打手,怎么办?

  一人分几两银子上呗。

  是的,这就是底层的江湖,也是江湖的主基调。

  没办法,大侠也要吃饭啊,你放不下手中的剑,拿不起家里的锄头扁担,也没有绝世武功,不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拿什么养家糊口?

  没见每年的当铺里,都会低价搜罗一大堆“绝世宝剑”,然后放在角落里生尘,也没有几个当初信誓旦旦的大侠回来赎吗?

  而且对于这种帮派之争,官府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真要管的话,哪能管得过来?

  哪个名门正派的弟子,手上没有沾几条人命?

  就连慈悲为怀的少林玄慈方丈,你若说杀一人便偿一命的话,给他十个脑袋也不够砍啊。

  况且真要是那些声名远传的名门正派,早就形成了一种,和朝廷分制管辖一地的形式了,譬如少林昆仑等大派,历代门人弟子加起来那是数以千计,还人人都是武林好手,当地官府会武功的人才几位啊?

  你朝廷要是真冲进去捉人了,那恐怕得从皇城或者边疆,抽调上万人的披甲将士,分成几路进行围剿,还会引起其他门派的反弹!

  为了一个人的生死,你就在国内发动上万人的大型战役,值当不值当?

  所以官府和武林人士,也都有某种共识,那就是帮派的事情由帮派自己解决,报官的话那就是坏了规矩,我堂堂江湖男儿,岂能在朝廷那等腌臜之地了断恩怨?

  而徐鹰便是少有的,在见识过真正江湖之后,仍有着昔日信念的侠士。

  和那些厮杀成性,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忘却昔日为何负上那柄剑的“侠客”们比,平日里伸张正义,打抱不平的事情没少做,也在三乡五里之间,争得了些许好名声。

  同乡毗邻的,甭管认识不认识,提起他徐鹰,谁不竖个大拇指,称老徐家出了位响当当的大侠啊。

  可是他错就错在,在荆州第一大派“轩辕剑宗”门派弟子出游的时候多管闲事。

  那一日,荆州郡王之子赵斐出游秋狩,声势浩大,除去五十名豢养黄甲铁骑,还有数位轩辕剑宗的长老率领一大队门人弟子随行。

  一路浩浩汤汤,官道上的禁骑令就跟摆设似的,人仰马翻,纷纷溃散,可谁敢大声说个不是?

  虽然郡王名义上豢养私兵的名额不过三百,可他轩辕剑宗能够在荆州这片儿声名鹊起,作威作福,多少不是仰仗着这位王爷的,可以说虽然不是私兵,却胜似私兵,据说每年给王府进的贡,但都是拿数辆马车来驮,一箱箱的真金白银往垂花门里面扛。

  曾在虎渡河的画舫上,将一个胆敢反抗的花魁,一枪捅穿胸腹,挂在旗杆上曝晒整整三日,遂被唤作“恶蛟”的赵斐世子爷,哪里会管这些平头老百姓的想法,那是一路奔袭向自己的狩猎之所。

  虎威帮的一众人,那时就在官道旁,完完整整的目睹了这一幕。

  当时官道中央,恰巧有一位接近临盆的孕妇,见一大队人马冲杀而来,自然是吓得心胆俱裂,匆匆要避让之时,却不恰巧羊水破了,独自惊恐的跪倒于官道中央。

  在场的人只有徐鹰一人,胆敢在铁骑临近之时,前去救援。

  可开道的黄甲铁骑哪管这么多,世子爷兴致正浓,也不瞧那是不是个孕妇,直接枪尖一挑,挂在枪杆上,骑行数丈,抛尸一边。

  徐鹰作为唯一一个上前伸以援手的人,人没救到,反而让那腥涩的羊水跟滚热的血液溅了一脸。

  匹夫还有一怒呢,更何况他徐鹰一堂堂七尺男儿?

  于是三流门派的三流弟子徐鹰拔出了那三流的一剑。

  可是那位高高在上的世子爷,看也没多看他一眼,身旁的侍卫剑鞘一扫,便击飞了他的铁剑,径直驾驭宝驹而去。

  倒是有两个轩辕剑宗的弟子,在长老的示意下停了下来。

  没有恶言相向,没有侮辱死者,只是漠然又怜悯的注视着他,以为那是他的家妻,直言要以银钱补偿。

  满脸猩红血液的徐鹰弯腰,可是却没有去捡那扔在地上的银钱,而是看了一眼仓皇而散的虎威帮众,捡起了自己的那把铁剑。

  徐老伯记得,徐鹰是被两个轩辕剑宗的弟子押回来的,满身伤痕,七窍溢血,自负上那把剑时,这个从来没流过一滴泪的男人,径直跪在了他和小丸丸的面前,嚎啕大哭,磕头忏悔。

  他说自己杀人了,现在要去偿命,可是他不后悔,只是怕牵连爷孙俩,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的话,他仍会斩出那两剑。

  他是三流剑客,却是一流侠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