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诸天败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7、没追求的盗贼(三更求推荐票)

诸天败类 黑山青狐 2525 2019.08.13 18:00

  两人以一瓶剑南春,两碟皇庭御菜,在月下对饮,畅谈古今多少事。

  而落英楼下,也有数撮男男女女仰头瞻望,其中女子居多,落英楼的群芳又不在少数。

  以纱遮面的女子瞄了一眼楼下,那些投来仰慕和嫉妒眼光的女子们,道:“看来你这个乐道才子,在这里很受欢迎,确实,你的乐道造诣,后也难见古人了,腹语和能力能够运用到你这个层次,堪称玄奇。”

  叶太啃着腌黄瓜,有些自傲的淡淡道:“既然我自认一等一风流,自然不会随意去沾惹那些不入流的江湖野人、狂蜂乱碟,自然非江湖豪侠不交,非国色天香不沾,素来听闻银川公主冰清玉洁,倾国倾城,所以特此前来一睹芳容。”

  女子再次一窒,似乎想到了什么,轻声道:“我也见过那银川公主,若说冰清玉洁,蕙质兰心倒是真,但是常年养在深宫,如果要想她有挥斥八极的气量,恐怕便要失望了。”

  叶太淡淡道:“届时一见便知,女儿蕙质兰心便十分难得了,挥斥八极却从未见过。”

  言罢,他却微微蹙起了眉头。

  女子也仿佛察觉到了什么,鼻子微动,蹙眉道:“血腥味?你受伤了?”

  叶太摇头笑道:“不打紧,只是我以伤病之躯前来,虽五招打退了段延庆,可旧伤的伤口也崩开了。”

  说完,他取出了一枚软膏,撩起了裤脚,小腿上一道已经结痂的伤口,正溢出缕缕血丝。

  他旁若无人的将软膏徒手擦拭在上面,解释道:“这是我迪拜的秘药,不仅可以止血镇痛,还可以消除那些陈年伤疤,每日涂抹,坚持两月,就连深入白骨的狰狞伤痕,都可愈合为光洁无暇的肌肤。”

  说者有意,听者更有意。

  女子闻言心头颤动,问道:“此言当真?”

  叶太疑惑的看了过来,道:“自然当真。”

  女子再道:“能否给我两支此药……家里有姐妹恰巧受了外伤,或许能用到。”

  叶太“恍然大悟”,将药膏递给了她,道:“既然如此,仙子等我一下。”

  言罢,他便站了起来,从窗户翻了进去,在自己的行囊里捞了捞。

  重新回到飞檐上,叶太将手里的两件物品,递给了女子,道:“既然是家中姐妹受伤,那么多拿两支药膏去吧,至于此物,我们家乡叫做‘祛疤仪’,辅以药膏功效,能够很轻易的消除任何疤痕,是这么用的……”

  说着,叶太便演示起了“祛疤仪”的使用方法。

  这两样东西,自然是他在现实世界的某宝淘来的。

  说实话,他也不知道功效怎么样,但是看那些评论,就连数十年前的老疤,都可以淡化到极致。

  而这两样东西,再辅以这个世界的养颜内功,估计能够祛除李秋水脸上伤疤的概率,还是挺大的。

  而叶太脚上的伤口,自然也是在早些天自己造成的。

  这次来天龙八部世界,他做了很多准备,带上了许多或许没什么作用的东西,以备不时之需。

  至于女子的身份,他自然早就猜到了,不是自己师叔李秋水,又是何人呢?

  其实他这次主要来的目的,就是找李秋水,想表明身份,借助西夏的力量,影响大宋朝廷和中原武林的局势。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自己才来呢,就传出了银川公主招亲的消息。

  因为自己的出现,虚竹现在还在少室山敲木鱼呢,两人的那段狗血感情纠葛,自然也不得而来。

  那她为何还会招亲?

  最终叶太也只能将这段情节,理解为剧情的自主“修复性”了。

  或者说,原著中没有虚竹的出现,李秋水也想为自己的亲孙女,找一个如意郎君。

  而银川公主也为了寻找冰窖里的“梦郎”顺水推舟而已。

  毕竟原著中要是没找到那位“梦郎”,银川公主不也还是必须得找一个人出嫁,事关西夏皇室的声誉,自然由不得她反悔。

  可是不管是出于何种原因,既然依旧存在这段剧情,叶太在考虑了一下之后,便觉得不再向李秋水,透露自己无崖子弟子的身份,直接竞选成为西夏驸马,岂不更加妥帖?

  原著中,李秋水貌若天仙,并且逍遥派的功夫本就有养生的功效,所以她也差不多是容颜不老。

  但是却在早年和巫行云的斗争之中,被她在侧脸划了一个“井”字形的伤疤,遂终年以纱遮面。

  说到巫行云,也不知道她是否被李秋水干掉了,毕竟这次可没有虚竹插入,所以也就没有了两人双双毙命,将内力传给他的桥段发生了。

  不过说实话,包括面前的李秋水,叶太对于这两位师叔师伯的功力和看家神功,倒是蛮觊觎的。

  逍遥派三老每一个人拎出来,都能够进入武林前十高手的行列。

  自己要是把三人的功力集于一身,那还不吊打扫地僧啊?

  不过暂时也只能想想,第一,打不过,第二,内力饱满了,没练易筋经之前,把她们打个半死,也吸不了她们的内力。

  李秋水面色潮红,这次不是喝酒喝多了,是因为心潮澎湃。

  可以完全祛除常年老疤?

  看叶太这话,和他展现的气魄,倒也应该不会糊弄自己。

  不过若是这样的话,自己岂不是又可以重新找回昔日的容颜了?

  即便是她,也难以自抑。

  在接过了祛疤软膏和祛疤仪之后,她便道:“今日就到这里吧,我家姐妹还有伤势在身,改日再找你一叙。”

  叶太笑眯眯道:“仙子慢走,明日在下还在这里。”

  李秋水点了点头,便脚尖一点,身形飘飘然,消失在了夜色当中。

  叶太渐渐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啧啧嘴,心里暗道:我是不是在向一个百岁老妖婆献媚?

  不过也好,如果能够获取李秋水的好感和鼎力相助,再加之西夏驸马的身份,自己还何愁掠夺不到那些稀世珍宝和江湖名望啊。

  伸个懒腰,叶太将剩下的剑南春一饮而尽,打个哈欠,便翻身进屋,找周公下棋去了。

  ……

  ……

  月色如薄纱。

  西夏的皇城在月下静谧,峥嵘。

  皇太后的卧房内,李秋水仍然带着面纱,盘坐在卧榻上,周围的真气如水一般涌动着。

  她已经涂抹了叶太带来的药膏,也用祛疤仪一一扫过了自己的疤痕,此刻正在全力运转,逍遥派内的一门养颜功法。

  面纱下的嘴角轻轻扬起。

  因为她已经感觉到了,自己侧脸的刀疤,在散发出一丝丝凉气,辅以自己的养颜功法,肌肤上的疤痕,也有一种长生肉的微微痒痛感。

  叶太没骗自己!

  砰砰砰~

  可就在这时,一阵轻微的敲门声响起。

  根据脚步声,李秋水知道这是自己的近身婢女。

  收起内功,李秋水淡淡道:“何事?”

  门外传来婢女谨小慎微的声音:“太后娘娘,御厨传来消息,您的两份夜宵……被人偷走了。”

  这话说出来这婢女都不信,所以声音越来越小。

  偷走了?

  你可以再能编点吗?

  有哪个贼子,胆敢在银川公主招亲,全城戒严时候,闯入皇庭?

  好吧,就算有这种高手,可以悄无声息的闯进来,就为了偷你两碟菜?

  要不要这么没追求啊!

  想到此处,婢女再道:“雀舌已经没有了,御厨看门的奴才,正跪在殿外,请太后娘娘发落。”

  李秋水似乎想到了什么,轻轻一笑,道:“放了他吧,今晚已经用过膳了,对了,让他明天再准备两份我常爱的吃食,最好是下酒所用的。”

  “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