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诸天败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7、北原凤雀

诸天败类 黑山青狐 2154 2019.08.17 02:54

  最终,在叶太鬼神一般的威势下,皇太后冷厉的暂且承认了他西夏驸马的身份。

  只是也言明了,要想西夏为他出兵,又或借助西夏的势力,登顶中原武林的话,那是痴心妄想。

  叶太自无不可,他要的也仅仅是西夏驸马这个身份,多余的他也没去想。

  皇太后走后,叶太又跟李清露温存了几句,最后立下宏愿望,不称霸中原武林,盖压古今当代,便不踏入西夏国土。

  而后在李清露半分崇拜,半分担忧的目光中,回到了自己的居所。

  此时已经是深夜了。

  叶太回来的消息,自然是让段誉和萧峰前来道贺。

  不过叶太并没有和他们痛饮一番,以示庆祝的心思,而是随意的应承了几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点上灯,叶太打开窗户,静坐在绣墩上,似乎在等着什么。

  灯火微微晃荡,屋内清风一拂。

  叶太的身边便出现了一个脸戴面巾的女子,不是李秋水又是何人。

  “仙子今天晚了。”叶太轻笑道。

  是的,自从那两夜之后,几乎每晚,李秋水都会来找他,畅谈古今。

  即便这里是皇宫!

  “你不也刚回来……听说你当上西夏驸马了?”李秋水淡淡道。

  演。

  你给我演。

  继续演!

  叶太暗啐一口,而后斟了两杯酒,推了一杯给李秋水,道:“尝尝我的见男春。”

  李秋水接过酒杯,掩面一饮而尽,道:“你不是只有最后一瓶了吗,怎么舍得拿出来。”

  叶太再次给她斟满,道:“仙子,我就要走了。”

  李秋水闻言沉默了一下,这两三月以来,她几乎夜夜与叶太同饮,虽然早知他要离去,可当听到的时候,竟也心中微微一乱。

  李秋水素手摩挲着酒杯,道:“去中原吗?为了银川公主?”

  叶太微微笑道:“是也不是,我的主要目的,还是要一展雄图,我之胸怀,可吞日月,扫六合,自然不愿如此沉寂一世。”

  李秋水闻言轻轻颔首,道:“也对,你的气魄,配上你这身卓绝的武功,自然不应该籍籍无名,正是该宏图大展的年纪。”

  叶太诧异道:“听仙子的口气,我在你眼里只是个小辈?”

  让你今天膈应我。

  老子拿你的年龄打击你,不为过吧?

  李秋水一窒,仿佛有些不习惯这样孟浪的叶太,淡淡道:“你觉得是就是吧。”

  言罢,虽也没生气,但也不想在这个话题上说下去,继续道:“我在西夏,素来无事,你正巧要去中原武林大展抱负,需要人同行吗?”

  这下轮到叶太一窒了。

  您这是闹哪样?

  口嫌体正直啊!

  今天在银川公主面前,这么贬低我。

  现在却提出要跟我同行?

  这是担心我的安危?

  叶太没有说话,而是慵懒的凑近了李秋水,竟缓缓的将自己的下巴,放在了她的肩头上,嗅着他的发丝。

  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李秋水身体微微僵硬,体内的内力潜意识的爆发,一股能量就要掀开叶太。

  可叶太一身内力,早已臻至化境,微微一运转,便抵消了这股能量。

  叶太像只慵懒的小猫,在她发间蹭了蹭,道:“不用了仙子,那是我自己的事,我自己的宏愿,自当我自己完成,不过……就要离开仙子,不能夜夜跟你对饮,畅谈古今所有事了,还真是一时不能适应。”

  李秋水努力让自己呼吸平稳,可也难以抑制稍稍有些急促的心跳,故作高冷道:“你既然已是银川公主的驸马,如今这等作态,又是为哪般呢?”

  叶太抬起脑袋,不过还是撩起了一绺她的发丝,放在鼻尖微微摩挲着,道:“我与银川公主初一见面,哪有这么快,能够培养出我和仙子这般深厚的感情啊,仙子,能让我看看你的真貌吗?”

  让你今天膈应我,说要调教你,就要调教你!

  祛疤霜,祛疤仪很好用吧?

  那让我这个恩人,看看你的真容,不过分吧?

  李秋水心中一动,心想自己脸上还有几道非常轻微的白痕……

  然后骤然回过神来。

  就算没有白痕了,又与他何干?

  我为什么都在考虑任由他揭开面纱了?

  于是叶太的猪蹄子,顺利被李秋水握住,冷声道:“你既然选择成为西夏的驸马,你我便不可能……”

  话说到一半,愣了。

  什么叫既然成为西夏驸马,我俩便不可能啊!

  本来从始至终都不可能好吧!

  于是她拉开话题,道:“我与你对过掌,知道你内力深厚,但是招数实乃拙劣,既然一别便是叙旧,我也不想陪我喝酒的人,这么轻易的死在了中原,我且传你一门掌法,你记好吧……”

  叶太跟她对掌,为了不暴露身份,用的还是在宋子龙那里学来的《六合掌》,天山六阳掌丝毫不敢动用。

  当然在她看来招数拙劣了。

  李秋水故作淡然,将一段心法缓缓道来。

  叶太心中一动,这不就是李秋水的绝学,白虹掌力吗。

  白虹掌力在无崖子立下的典籍里也有记载,是一门跟天山六阳掌,有异曲同工之妙的掌法。

  未免以后在她跟前,和其他超级高手对招,那就随便学学吧。

  抱着这样的心思,叶太便认真听起了李秋水的口述。

  只是本来有天山六阳掌基础,和逍遥派内力的他,学习这门掌法的速度,堪称神速!

  李秋水一边教,一边心头暗惊。

  心道他果然是万年不见的武学奇才,天赋甚至远高于自己的师弟无崖子。

  果然不愧是我……

  啐!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叶太就已经将这门掌法融会贯通了。

  在李秋水赞叹的眼神中,隔空轰出一掌,将窗外一个槐树的树叶,轰的漱漱落下。

  “仙子,你看成了吗?”叶太邀功一般的在李秋水面前晃了晃手,年轻帅气的脸上,朝气蓬勃。

  “恩,勉勉强强。”李秋水淡淡道。

  “嘿嘿!”

  “仙子授功,小生无以为报,只能再敬你两杯见男春,以示感谢了!”

  叶太和李秋水畅谈到深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晚。

  即将离别之际,两人之间,产生了一种微妙的气氛。

  最后直至雄鸡打鸣之际,李秋水叹了口气,道:“你不是一直想要一只北原凤雀吗?我便刚好有一只,两日后来后山,我教你御驶它的方法,你若在中原有何心思,都可以通过它带话传给我,若是有什么要通告皇室和银川公主的,我也可以帮你转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