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诸天败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00、化为繁星(大章求推荐票)

诸天败类 黑山青狐 4213 2019.09.11 12:00

  “驭~~~”

  四匹汗血宝马一路奔袭,来到了京城郊外五十里的一片薰衣草花海。

  是的,只有四匹,因为加上小奴,总共八个人,普通马匹又跟不上汗血宝马的速度,众人一合计,那便两人骑乘一匹吧。

  成是非和小奴一匹。

  归海一刀和有些羞涩的上官海棠一匹。

  段天涯和柳生飘絮一匹。

  叶太和兴致勃勃的云罗郡主一匹。

  虽然是在正午即时出发的,可是几个女人收拾这,收拾那,带这样东西,带那样东西。

  生生让众人临近傍晚的时候,才抵达这里。

  至于那些女人要带的一大堆东西,最后众人直接让仆人们,一并用马车带来算了,顺带还吩咐下去,让他们再带来几顶帐篷。

  众人准备在这里野营。

  将马匹栓在草地上。

  四个女人一脸陶醉的嗅着薰衣草海的花香,笑哈哈的或活泼,或恬静,或娴雅的走入了花海。

  傍晚的金色余晖下,一穗一穗的紫色薰衣草的星状绒毛,也披上了一层金色的薄纱。

  花海遍布方圆数里,淡淡的清香萦绕在空气当中,有饱满的花卉落在地上,四个女子的纤脚踏过,隐藏在花粒里的油腺随即破裂,迸射出一阵阵更加浓烈的醉人香气。

  四女在前,叶太等人在后,一步步的踏入花海,跟随着她们,徜徉在花海里。

  “叶太,这一株薰衣草好饱满,好香啊!你看看。”

  云罗郡主蹦蹦跳跳的跑了上来,将一株饱满的薰衣草,放在了叶太鼻尖。

  “恩,很香。”

  突然,他的身形恍惚透明了一下,随即恢复正常。

  在场的都是武学高手,自然敏锐的察觉到了。

  成是非吓了一跳,道:“大哥,你刚才……消失了?”

  上官海棠也诧异道:“你也看到了?我以为我看花眼了呢。”

  云罗郡主更是紧紧抓住他的衣袖,一脸担忧。

  叶太笑笑道:“没事,只是我最近在钻研一门武功,刚才在这薰衣草海里,突然心有所感,便有所突破,这门武功可以对你们造成幻觉,就如这门轻功一样。”

  说着,他踩着凌波微步,在花海里游荡一圈,众人眼里到处都是他的残影,且身形模糊。

  他们这才在松了口气,纷纷打趣他不愧是武皇,随便出来踏青一下,就能武学精进。

  只有云罗郡主脸色不大好,因为叶太总给她一种随时可能升仙而去的感觉。

  其他人都觉得这是武学到了极致,人体自带的一种气质,神侯的气质是堂皇刚猛,而叶太的气质,不过恰巧是飘然若仙罢了。

  但是云罗郡主忍受不了这种,叶太身上飘忽若离感觉,她总觉得叶太有什么在瞒着她。

  黑夜降临。

  傍晚的余晖逐渐退散,夜空上先是如淡墨一般昏暗,紧接着月亮逐渐明亮,繁星紧随其后,星罗棋布在漫天寰宇。

  虫鸣声逐渐由三两只,到如雨密集,悦耳动听。

  繁星朗月之下。

  一派清光气象。

  四队男女此刻已经成双成对,分布在花海各处,互诉衷肠,或颦或笑。

  叶太坐在薰衣草花瓣上,身形微仰,以手撑地。

  云罗郡主抱着他的手臂,欣赏着满天繁星,道:“叶太,这是我最开心最开心最开心的一天,希望这种感觉可以一直延续下去。”

  叶太思忖一阵,笑道:“如果某天我的灵魂完全,且依旧动容,我终会让这种感觉延续下去的。”

  云罗郡主皱着琼鼻,道:“不是很懂,但是你答应我一件事情。”

  叶太看向她,眼神柔和,没有说话。

  云罗郡主歪着脑袋道:“其实呢,我总觉得你还有什么事情没做,你就像是突然降临这个世界的仙人一般,我让皇兄查了又查,包括铁胆神侯早先也是,却是查不到一点,关于你曾存在的事情。

  我想你答应我,即便你有事情要去做,带上我,即便你不能带上我,那也一定有一天要回来!”

  叶太依旧沉默,笑着坐了起来,伸了个懒腰,他的身形再次透明了一下,吓得云罗连忙抱住了他。

  “不准再练这种功夫了!”

  叶太揉了揉她的脑袋,道:“你说不练,那便不练,这样,我给你讲个故事吧云罗。”

  云罗钻进她怀里,嗯嗯道:“好,你讲吧,不管这个故事多难听,我也一定记在心里。”

  叶太看着星空,徐徐道来:

  “其实你知道吗,在几十万年,或者更久之前,人的寿命其实很短,不过二三十年罢了,四五十岁的人,都算是极其长寿的了。

  且那时候没有文明,人们茹毛饮血,衣不蔽体,生活困苦,很多人从生下来,就要面对豺狼虎豹,面对亲人离世,所以很多人都平生,都难以知道快乐为何物……

  但是那个世界,有一个神明,没有人知道他活了多少岁,人们只知道他们的祖祖辈辈,都信仰着那位神明。

  他不仅寿命悠长,还拥有神力,时而人前显圣,帮人们驱散虎狼。

  因为他生活中一片没有边际的花海里,没人能够穿过那片花海找到他,只能他自己出现,所以人们又把他称为花神。

  对于这样一位神,人们本应该敬畏、崇拜他,可是在人族历史中,却出了一个异类,他是那一代人王。

  因为人王有直接对话神的权利,他便不忿的质问神,凭什么你可以活这么久,还拥有神力,可以做任何事,我们却痛苦的活个几十年,就会化为一堆白骨?”

  云罗听到这里,忍不住打断道:“这个人王太坏了!一点都不知道感恩,神保护他们,也可以毁灭他们,实在太蠢了,这样的人,居然还可以当上皇帝。”

  叶太捋着她的发丝,笑道:“虽然我很认同你说的,但这是人的思维,事实上那位神很善良,他或许也觉得自己一个人活这么长岁月,太孤独了。

  于是他便回答了那位人王,道:你说得对,我很同情你们,茹毛饮血,还有生老病死,但是要想成为神,太难了,即便是我,也没有能力做到。

  这样吧,只要你们人类之中,有谁能够活到一百岁,且一百年之中,要有九十九年都是开开心心,我便将我的神力,分给他一部分,让他死后化作天上的星星,也成为一个半神,在天界中永生不死,但是成为神之后,永远不能来到凡间。”

  “啊……”

  云罗皱着眉头道:“这也太难了吧,光是活到一百岁,就已经万幸了,还要开开心心九十九年,根本是为难人嘛!而且永远不能来到凡间,活这么久有什么用啊?”

  叶太笑道:“你听我说完吧,就像你说的那样,即便是现在,想要活到一百岁,那也是人瑞了,更别提那个茹毛饮血的时代了。

  于是就这样,过了千年万年,也从来没有一个人,活到了那个年龄,开开心心近乎一生一世,更是不切实际。

  这样大约又过了一万年,一个勇武者,在他妻子的帮助下,当上了新一代人王。

  夫妻二人极其恩爱,他们都愿意为对方付出一起,哪怕是王位,哪怕是生命。

  可是好景不长,在人王继位几年之后,他的部落里,就开始流行起了一场瘟疫,且没有任何巫师能够治好,人王只能下令,将所有死亡者埋入地下,组织瘟疫横行。

  可很不巧,在某天夜里,人王居然发现他的妻子,也感染上了瘟疫,吐血不止,第二天,就病入膏肓了。

  人王痛心疾首,可他不愿意就这样,将自己的妻子,埋入地下,从此天人永隔。

  但是他身为人王,也不能让妻子的瘟疫,传给部落中的其他人,于是他想到了神。

  他用人王的权利,向神乞求,乞求神救救她的妻子。

  神很快回应了,他说他的神力里面,没有治愈的治愈这种瘟疫的力量,并嘱托人王,将他的妻子埋葬,不然瘟疫传播出去,整个部落都会毁灭。

  人王当然不甘心,他哭泣着继续乞求,说自己愿意放弃王位,放弃生命,只为救他妻子一命。

  神沉默了,看着磕破了头颅,也要求他救自己妻子一命的人王,叹了口气,说:这样吧,我的神力虽然不能治愈这场瘟疫,但是我有一片花圃,里面种着九千九百九十九朵不同种类的花卉。

  每一种花卉,都有不同的功效,有的是剧毒,有的可以让死者复生,有的可以让人变为动物……

  可是那种能够复活死者的花卉,对我来说,也很珍贵,我不能告诉你是哪一株。

  我将你送到那个花圃吧,你能带走一株花卉,只能有一株,回来之后,你可以给你妻子服下。

  不过在那之后,不管你妻子有没有复活,你都将化为我的仆人,成为天上的星星,永远替我做事。”

  云罗贴着叶太的胸膛,再次忍不住抱怨道:“九千九百九十九种花,可以复活死者的只有一株,这怎么可能找到嘛,这个神真是的,总给人出一些难题。”

  叶太却摇头道:“不!事实上却是,人王找到了,找到了那一株能够生死人肉白骨的花卉。

  早先他如同你说的那样,在花圃里埋头苦找,白天找到黑夜,又从黑夜找到白天。

  直到他从神那里,知道了自己妻子已经死亡的事情,他面对各种各样的花卉,崩溃了。

  不过在花圃里,心如死灰的坐了了一夜之后,他重新拾起了希望,那就是,一定要找到那株花卉。

  最终,在经过三天的寻找之后,他坚定的摘下了一株薰衣草。

  神见他已经做出选择,便将他送回了死去的妻子旁边。

  飘絮也说了,薰衣草的花语,是等待爱情,正如他等待治愈的妻子一样,人王便决然的选择了这一株花卉。

  他的运气很好,这株花卉,确实是那一株灵药,神特意将灵药,幻化为了薰衣草的样子,在暗示人王。

  他的妻子复活了,两人喜极而泣,不过接下来,人王必须遵守诺言,成为神的仆人,去到天界,永生不能下凡。

  方才团聚的二人,又是将面临天人永隔。

  在神带走了人王,将他化为了天上星星之后,人王的妻子也崩溃了,她不愿意这样独活,也不愿意度过没有爱人的每一天。

  可是在自尽殉情之前,她突然想到了那个关于神,却数万年来也没有人实现的传说。

  那就是活到一百岁,且开开心心九十九年,便能够化为星星,去到天界。

  她回想自己这一生,从小,她便是老人王的女儿,是部落的郡主,所以几乎都是快快乐乐度过每一天的,在她十六岁遇到了丈夫之后,更是每天甜如蜜糖,根本不知道痛苦为何物。

  于是人王的妻子放下了匕首,她不再执意殉情,她做出决定,那就是一定要开开心心的活到一百岁,去到天界,和自己的爱人团聚。”

  云罗表情有些难受,问道:“那她开开心心的活到一百岁,化为星星,和自己的爱人团聚了吗?”

  叶太笑着道:“我不知道,这个答案只有你才知道,云罗。”

  云罗不明所以,道:“只有我才知道?什么意思啊?”

  叶太也不解释,而是坐了起来,看向远处,道:“云罗,我看到了一株特别好看的花,我去摘给你。”

  “恩……”

  云罗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看着去给自己摘花的叶太飘忽的背影,莫名的泪流满面,却也没有阻止他。

  只是怔怔的看着。

  叶太来到了两丈外,这里有一株特别饱满芬芳的紫色薰衣草。

  叶太摘下这一株花卉,笑容灿烂的转过头来,想要将花卉递给云罗。

  但是他整个人却不受控制的升空而起,身形渐渐消散。

  那株薰衣草飘飘然而来,落在了泪流满面的云罗手中,她怔怔的看着前方空无一人的薰衣草花海,捧心凝噎。

  她读到了叶太最后的唇语:“我将化为繁星,永世护你无病无灾,愿你百年后与我团聚,仍是今日少女。”

  她几近窒息,痛心不已,最后抬头对着天上的繁星,低声哽咽道:“叶太,要经常来我梦里玩啊……”

  “云~~~罗~~~”

  远处,成是非和小奴在向这边挥手。

  云罗看了过去,成是非笑嘻嘻的大声道:“大哥呢?这里有个地方好好玩啊,你们快过来玩啊!”

  云罗似乎想到了什么,她使劲擦了擦自己的眼睛,咽下喉中的苦闷,开心道:“恩!他变成星星了,不久就会回来,我先来陪你们玩,成是非,要是不好玩,我就扁你哟!”

  笑容之上的泪水,却怎么也擦不干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