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诸天败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6、饮秋水

诸天败类 黑山青狐 2314 2019.08.23 12:00

  “叶太哥哥,你分明在我眼前,我却感觉你离我好远。”

  西夏皇宫中,叶太的奢华府邸屋檐上,徐青丸坐在叶太的大腿上,抓住他的衣角,痴痴的望着淡然饮酒的叶太。

  “我不就在你面前吗。”叶太微微一笑道。

  徐青丸皱皱琼鼻,道:“可是给我的感觉,你随时都会离开我。”

  说着,他窜进叶太的怀里,喃喃道:“不要离开我,你答应了我的。”

  叶太摸了摸她的脑袋,道:“即便我离开一阵,也总会回到这里来看你的,小丸丸,你现在已经是个小高手了,你要学会自己长大。”

  “你要走?”

  身后,清风一闪,李秋水风华绝代的身影,傲立在屋檐上,叶太没有回头,将手里的酒反手扔给了她,道:“月有阴晴圆缺,人……”

  “闭嘴!”

  李秋水接过酒,却没有如同往常那样畅饮,而是蹙眉道:“到了你我这等境界,除了生离死别,哪有那么多悲欢离合,你给我说清楚,你要去哪?”

  叶太无奈的伸个懒腰,道:“秋水,我要得道了。”

  李秋水身躯一颤,问道:“你叫我什么?”

  叶太回过头来,笑脸如青涩少年,道:“秋水啊,有什么问题吗?”

  “哼!”

  “哼!”

  两声冷哼传来。

  一声自然是李秋水的。

  而另一声,是徐青丸的。

  “叶太哥哥,不准你这么叫别人!”徐青丸哼哼道。

  李秋水将口里的话憋了回去,打量着这个小不点儿,哑然失笑道:“你知道我是谁吗小不点儿,就敢如此跟我说话。”

  徐青丸眼神中厉色一闪,道:“不准用这种眼神看我,小心小丸丸杀了你!”

  “杀我?”

  “哈哈哈哈……”

  李秋水仰天大笑,而后对叶太说道:“你在哪里找来这么魔性十足的小姑娘,倒是有趣。”

  “啪~”

  叶太将小丸丸对准李秋水的手掌拍落,道:“不准这么跟秋水姐姐说话。”

  小丸丸虽然面对其他人,那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魔童,可当面对叶太的指责时,却是个爱哭鬼,他泪眼婆娑,委屈巴巴道:“可是,可是小丸丸讨厌她的眼神,想把她的眼珠子挖出来。”

  叶太无语,道:“你丫别思想滑坡了,以后不要滥杀无辜,知道吗?”

  “恩……”

  李秋水看着这又好气又好笑的一幕,道:“你既然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了,还让她叫我姐姐?”

  叶太看了她一眼,咧嘴道:“有何不可吗?仙子本佳人,岁月不能催。”

  李秋水负手道:“既然你这么说,我便暂且认了,可你把我当成你的什么人了?”

  叶太呵呵笑道:“什么人重要吗?你不是说了,以我们的境界,没有那么多俗世掣肘,想是什么人,就是什么人,何必去深究呢。”

  “呵呵。”

  李秋水冷笑道:“你倒是可以不深究,那我问你,你又把银川公主当什么人?”

  叶太头疼道:“这就是我不好向你交代的,若说这个世界上我亏欠谁,那银川公主肯定算一个,不过还好的是,我和她只是订婚,还无夫妻之实,等我在天下群雄面前得道而去之后,你便撤销我的驸马身份,还银川公主一个清白之名吧。”

  李秋水眼神微动,冷冷道:“撤销你驸马的身份,可以!但是,不准走!”

  叶太微微摇头,叹道:“有些事情,是身不由己的,你不明白。”

  李秋水蹙眉道:“真要去很远的地方?”

  叶太无奈道:“是啊,很远很远。”

  “不要走,叶太哥哥,小丸丸跟你一起。”

  “哼!”

  李秋水再次冷哼一声,道:“没想到以你这种天下卓绝的境界,还有这么多无奈,我也就不问了,不过这李秋水纵横一生,什么酸甜苦辣,荣华富贵都享尽了……

  便跟你出一次远门,散散心也好。”

  叶太无奈道:“可惜我去的地方,你们去不了,不过我会回来看你们的,应许……”

  “不知好歹!”

  李秋水冷冷转过身,仰头喝酒,不再多言。

  她是李秋水,她有她的自傲跟倔强。

  她已经把话说得够明白了,叶太却还是委婉的拒绝了她。

  还要她怎么样?

  像个小女人一样,腆着脸,哭着闹着要他带上自己?

  如若那样的话,她也就不是李秋水了。

  叶太安抚着哭哭啼啼的小丸丸,又隔空从李秋水手里摄来了酒壶,仰头,琼酿滚滚淌入咽喉。

  擦了擦嘴,叶太叹息道:“仙子,此情此景,按照惯例,我应该给你赋诗一首,可是即便胸有万千沟壑,到了嘴边却是说不出来了。”

  李秋水傲然而立,道:“今晚把你为我写过的所有诗,都手写一遍,把我教你的武功,都给我练一遍,把……”

  话音还没落地,叶太就张手一招,将李秋水摄到了自己旁边,捋着她的发丝,轻声道:“好的,你说的都可以,我把我心中的沟壑,把世界最美的诗句,都讲给你听。”

  李秋水没有反抗,只是以手撑地,望着夕阳,叹道:“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冬月春风。一壶浊酒喜太平。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这首词肯定有它应有的名字,而不是叫做《与仙对饮有感》,告诉我。”

  “《临江仙.饮秋水》。”

  “吟唱的吟?”

  “饮水的饮。”

  李秋水白了他一眼,道:“结果你还是在恭维我。”

  说罢,便又道:“不过我喜欢。”

  叶太笑笑没说话,两人挨在一起,肩碰肩的看着夕阳。

  这时,屋檐下走来了一个女子,是李秋水豢养的贴身侍女,她正欲说话,可看到和叶太肩碰肩的李秋水,欲言又止。

  李秋水俯视着她,冷声道:“有事就说,这里都是自己人。”

  那女子也不再做作,作揖道:“禀娘娘,丁春秋又来拜见了。”

  李秋水眼神一缩,用余光打量着叶太的表情。

  可叶太还是一如既往的淡漠。

  由不得她不紧张,如今她和丁春秋的昔日往事,都在童飘云那个贱人的推波助澜下,弄得江湖人尽皆知了。

  让她的名声大为受损。

  江湖人这才知道,那执掌西夏兵权的西夏皇太后,不仅自己是天下有数的至强者,居然还跟丁春秋那个江湖败类,有过一段那样的过去。

  而如今自己正和叶太,处于一种微妙的关系当中,被他丁春秋的到来撞破。

  更是让李秋水,有一种淡淡的,和心上人约会,却被旧情人上门捣乱的窘迫感。

  所以万分在意叶太的情绪。

  不过好在的是,叶太好像并没有什么感触。

  这让李秋水松了口气之余,又有一种淡淡的失落。

  他真的这么不在意自己的过去吗?

  李秋水表情很难看,对屋檐下的婢女直言道:“让他滚,以后再来的话,便杀了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