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地摊儿烟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1 求人罚更狠

地摊儿烟火 三四得六 2692 2020.07.02 22:48

  “你听我说,你不懂……”马小龙试图给房冬解释一下,可房冬没给他这个机会:“不懂啥,我连三多二少也不懂吗?原来交两千罚款就没事了,托你的人情又多了份认罪书?拿我们家当你哥大义灭亲的工具了是不是?去你妈的省略号吧!”

  “你妈才省略号呢,感叹号!”马小龙也火了。

  “句号!”房冬压了电话。

  幸亏不是面对面,否则两人非打起来不可。

  要放在以前,也许房冬能静下来听马小龙解释一下,可父亲一双老眼可怜巴巴地就在旁边盯着自己的好消息呢。

  这件事让自己太没面子。

  “咱车不要了,以后也不做这种买卖了,以后这个家我来挣钱。”

  父亲没像平常一样骂儿子吹牛逼,但也没吭声。

  房冬知道他心里堵,也知道他不相信自己有这个能力。

  母亲却夸儿子长大懂事了,说这个家还不用他养,老俩口没病没灾的就算不做买卖钱也够花,大不了日子紧一点,必竟还有一份不算高的退休工资和低保呢,房冬毕业了找个好工作能攒点钱娶个媳妇就行。

  “爸妈虽然有一点积蓄,可也不够买房的,车就更不敢想了,都怪爸妈没本事……”眼见母亲说着话,眼泪就下来了。

  “你们的钱留着,不用管我,我已经挣上钱了,给你们听听。”房冬拨通了银行的电话查询余额给二老听。

  “你都存了一万多了?”母亲立刻破涕为笑了,转而对房建设说:“你不是一天到晚说儿子光练嘴不务实吗?看你还能说啥?”

  房建设仍没有说话,把手放在儿子肩头用力压了压。

  房冬知道这一压的份量,是自己为这个家挑担子的时候了,这是来自父亲的信任。

  “这个学期你们就不用给我寄钱了,我现在的公司还不错,管吃管住,不过我还是住在学校,还要准备毕业论文。”房冬没敢说自己整天在小吃店打工,反正毕了业要回家来,现在不管在哪儿只是个过程。

  “学业要紧。”母亲表示同意:“那正式毕业后工资是不是可以多拿一些呢?”

  “我毕业了就回安平来,重新找工作。”

  母亲又笑了,有哪家父母愿意自己的孩子独自在外呢?

  在家好,天天见着心安。

  过年只剩几天了,买新车父亲肯定不舍得,想买个合适的旧车是需要时间的,重新蹬上人力三轮上街,连母亲都不同意,年前这一波旺季眼睁睁地就错过了。

  在房冬的印象里,父亲还是第一次在重大问题上让步,同意不出摊了。

  “我的意思是,以后也不出了,要是夜市还能开的话,咱们以后就出半年夜市,如果不能你们就干脆像别人家的老人一样,逛逛公园,跳跳广场舞,我随便找个公司一个月怎么也得给几千块吧,你们就别再瞎忙乎了。”房冬趁热打铁。

  “长能耐了,你这是要做你老子的主啊?”怪怨的语气,却完全没有怪怨的意思。

  “靠你自己的工资连媳妇都娶不回来。”母亲又愁上了。

  “妈,这你就别操心了,我要娶肯定得娶个不嫌咱家穷的,再说了,万一我胃不好呢?”说到这儿房冬觉得自己又秃噜嘴了,怎么能在父母面前开这种玩笑呢?

  “你胃怎么啦?”母亲的反应马上来了。

  房冬见父母刚才的心情都不错,只好把这个玩笑开完:“我的意思是胃不好,兴许适合吃软饭呢?”

  父亲立刻就火了,站起来就是一脚,房冬一躲便踢空了,怕父亲失了平衡,房冬扶了他一下后转身便跑到了外屋。

  父亲在里面对母亲说:“你说说这孩子,这么不要脸的话也能说出来!”

  谁知母亲立刻反驳了他:“吃软饭怎么啦?你当年娶我不算吃软饭吗?”

  “我怎么吃软饭啦?”

  “论家庭,我爸是车间副主任,你爸是个普通二级工,论咱俩的个人条件,我是团员,你啥也不是!”

  房冬暗笑,敢情母亲对吃软饭是这么理解的。

  “你怎么不说我妈是国营工,你妈是大集体呢?”父亲开始反击了……

  马小龙求情未成之事让房冬也想不通,还不如不求。

  不会是马小龙从中想吃点好处吧?

  马小龙以前可不是这样的人,变了?

  反正事情已经过去,房冬也不打算再提。

  从房冬上中学起,父亲每年不忙到大年三十是不停手的,今年算是歇了下来,老头儿饶有兴致地带着老伴上街采购了两天,今年的年货比往年丰盛了许多。

  往年家里的熟食和半成品都是母亲一手操办的,今年父亲积极得出了头,什么他都要抢着干,炸丸子、煎带鱼、酱牛肉、蒸米糕、卤下水……

  尽管是按着母亲往年的方法做,可老房头的手艺实在是不敢恭维,同样的东西、同样的步骤,偏偏就做出了别样的味道。

  和母亲的年货相比,无论从口感还是味道都差了一个档次。

  但房冬却吃出了甜,一种心头的甜。

  三十晚上,一家人把桌子摆到客厅,边看春晚边吃饭,从不喝酒的父亲还房冬一起喝了不少酒。

  “儿子,你还嫩啊,什么同学、朋友,关键时候谁也靠不住,懂不懂?”喝至半酣,父亲又教训起儿子来。

  房冬没反驳,他知道父亲这是在拿马小龙说事,必竟干了这么些年,虽然干得很苦,但一旦停下来,父亲心中的落寞可想而知,更不用说少了一份收入。

  “儿子你得明白,这个世界上只有两种人和你最亲,第一种是生你的人,第二种是你生的人,除此以外,谁也别信!”

  “你费劲心机拉来的那些个学生,后来一个也不来了吧?就因为料给他们少放了点,你妈还夸她们都快成你的朋友了,屁!朋友就这样?一点也不将就?”

  父亲喝多开始不讲理了,人家是顾客,凭啥将就你啊?

  房冬早就料到自己一走,父亲定然不会按自己的建议增加煮汤的浓度,放放和夏夏等人也很难维护得住,可后来一想,自己开学后夜市只营业了一个多月就关了,这老顾客丢就丢了吧,将来干不干,在哪儿干还很难说,所以寒假回来也一直没问起这件事。

  父亲酒后的话匣子打开就收不住了:“那个胡美丽,美丽吗?她就是个丑八怪!”原来胡大妈本名叫胡美丽,好动听的一个名字。

  “怎么又骂人家丑了?”母亲又开始揭父亲的短了,对房冬说:“你胡大妈五十岁那年,你爸直夸人家像三十多岁的人呢,眼睛盯着人家都不动地方。”

  房冬笑了,原来父亲也是……有情调之人啊。

  “你一边剌去!”父亲又对房冬说:“咱们对她家怎么样,每天她们家用的水都是咱们带过去的,生孩子时你妈给拿了九百块,听说你还要给她们输血,这是恩情吧?结果呢?只还了咱们三百块,剩下的六百不明不白就没了,现在连人住在哪儿都不知道,良心让狗吃啦!”

  胡大妈在医院把出事的责任怪在自己出点子头上的事,房冬只告诉了胡子,没敢和爸妈说,要不然父亲还不知气到什么程度呢。

  听母亲说过,胡大妈还钱可能确实有困难,她和母亲一样也靠吃低保,秀秀的孩子这么小又不能出去工作,这日子肯定过得很艰难。

  不禁为秀秀担起心来:“那秀秀姐也没露过面?”

  “别和我提她!要不是她,胡美丽也不至于这么惨,一直以为她是个好闺女呢,没想到她能干出这么不要脸的事!”

  秀秀孩子身世的事胡大妈不愿让人谈起,母亲也不让房冬问,可房冬倒没觉得是什么大事,现在年轻人搞对象同居的多了去了,怀了孕分手的也不少,只是上岁数的人接受不了罢。

  “秀秀姐在南方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房冬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干那种不要脸职业的,你说能有什么事?”

  听完父亲这句话,房冬脸上的笑容立刻停滞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