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地摊儿烟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0 买奶粉也有隐患

地摊儿烟火 三四得六 2117 2020.07.09 23:36

  “一个破卖麻辣串的还董事长,你怎么没给自己封个国家小吃部的部长呢?”马小龙损道。

  ……

  大伙都在替自己忙,房冬也没闲着,这几天在各主要商业街考察,对比各家的味道和销售方式,后又去了安平大学的小吃一条街。

  由于是假期,小吃街上显得十分冷清,有不少家店面干脆就没开门。

  由于临近开学,已经有近半的店面开始营业或准备营业了,这条街上只有两家烧烤店,但卷帘门都拉着,应该是买卖不大好。

  房冬从头到尾把门上的字号招牌数了一遍,光麻辣串串就有六家,加上各种麻辣拌、冒菜、烫菜等,同类店就有十几家,占据整条街的近三分之一。

  除了一些面馆、炸串和臭豆腐之类有单独开店的外,很多品类都是合在一起拼租的。

  胡子说得没错,看来各种麻辣串、麻辣烫才是学校附近的主流小吃。

  房冬找了一家里面有两个学生的串串店消费了十多块,这味道……不是一般的差。

  在这方面用了颇多心的房冬一口就吃出这家串串店的的汤料是从街上买的现成袋装麻辣烫调料兑成的。

  袋装麻辣汤调料本来就是这些年从火锅底料衍生出来的产品,除了风味上做了些调整外,用其兑出的汤料无论从浓度还是回味都不在一个档次上,只是颜色看上去差不多。

  自己炒料的人只用火锅底料而绝不会去用麻辣烫调料。

  其实用袋装麻辣烫调料也不是不可以,但浓度得够,很显然这家店主做法和自己的父亲一样,毫无人性地往里兑水。

  从煮盘里飘着的辣椒看,这家店主除了兑水外,只做了一件有用的事,那就是加大辣椒的用量。

  可怜这些傻弟傻妹们,吃着辣味就以为吃着麻辣烫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一顿中午饭分两三家吃,房冬把这条街上有代表性的串串和冒菜吃了个遍。

  随着离开学日期进入倒计时,街上的学生开始多了起来。

  有一家串串引起了房冬的注意,严格地说他家卖的东西和川味离得太远了,可能也是用麻辣烫调料兑水而成,不过兑得更没人性。

  亮点来了,但老顾客还不少。

  原因就在于——芝麻酱。

  他家的麻酱大碗放在柜台上,随便用。

  很多学生的串串不是蘸,而是裹着麻酱汁吃完的。

  既不麻也不辣,完全就是麻酱味道。

  这让房冬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别搞什么正宗不正宗,大家喜欢吃才是唯一要追求的。

  马小龙终于给房冬找到了一家合适的改装店,是一家做不锈钢加工的,改装方案非常满意,角钢做龙骨,钢窗料做衬,全不锈钢操作台,局部可折叠,出摊和收摊时车可以照骑。

  还有一个可折叠的蓬,遇到下雨天就打开支出来,不光可以护住操作台,还可以向外延伸近一米,替车前的顾客挡雨。

  就是要价高了些,三千元。

  马小龙因为价格问题和老板吵了起来:“买电三轮才花了一千多,到你这儿改装一下就花三千?”

  哪知这位老板很牛,直接给马小龙往北指了指:“他们家便宜,你去他家让他给你做白铁皮的,那也要一千多!”

  “你这遮雨蓬也不行啊,同时替老板和顾客挡雨,这不是砍牛吗?”马小龙见老板不鸟他的茬又挑上遮雨蓬的毛病了。

  “站在蓬下就能遮住!”

  “那要是刮大风呢?”

  房冬差点笑出来,马小龙这分明是抬杠。

  哪知老板更绝:“下雨是东海龙王管,刮风归谁管我也不知道,你自己打听去吧!”

  眼见着这话不能这么说下去,房冬只好让马小龙闭嘴,自己和老板谈了几句,最后老板同意免100块,多一分也不行,不同意就另请高明。

  也只好这样了,马小龙和于光南跑了好几天才在这条街上找到这么几家改装过多部小吃车的的门店,只有这一家是做不锈钢的。

  不锈钢和白铁皮可完全不是一个档次,要给顾客一个好一点的第一印象,咬咬牙,这钱花啦。

  工期也比房冬想象得要长,这不是三五天的事,到开学那天肯定是做不完的,只能是尽量往前赶。

  这几天房冬在父母面前谎还撒得像模像样的,已经正式上班了,宿舍还没腾出来,所以一直住在家里。

  父母要给房冬准备被褥垫子之类的也被拒绝了:“公司啥都有,新来员工的被褥都由后勤部门重新拆洗一遍的,挺干净。”

  纸箱厂大院的屋子里买了三张床,被褥只买了一套半,其它都是梁喜成和于光南从家里给凑的。

  今天要告诉父母的是,宿舍已经腾出来了,自己要正式住到公司去了。

  到了必须炒料的时候,再提前串好一些串放到冰柜里,等车一改装好,立刻开赴战场。

  自打那天告别胡大妈后,房冬还一直没去过纸箱厂大院,梁喜成回去送了几次东西,还住过一晚。

  上次是偶然相见没准备,这次去就要常住了,应该给孩子买点东西。

  没敢问父母,跑到小区门口找了位大妈咨询了一下,决定给孩子买奶粉。

  几十块的太便宜,房冬觉得拿不出手,贵的两百多一桶太奢侈,人家孩子平常肯定不用这么贵的,最后折中了一下,一桶一百出头的的国产牌子买两桶OK。

  一岁孩子能吃的东西不多,在售货员的建议下胡乱配了一点,加上奶粉一共花了三百多块。

  ……

  胡大妈一见房冬提着东西来,脸上立刻笑开了花。

  房冬刚一进门,胡大妈就把袋子接了过去:“这孩子,真懂事了,以后可别乱花钱啦!”

  “应该的,怎么说男男也算我外甥吧?上次见得突然没准备,这次得把见面礼补上。”

  转眼间胡大妈已经把袋子里的东西摆了出来:“啧啧啧,这奶粉这么贵我们可吃不起啊。”说着拿出她家的奶粉罐子来给房冬看。

  就是在超市看见的最便宜那几种牌子之一,五六十块一桶。

  “只能掺着给孩子喝,要是喝你这个牌子喝习惯就麻烦啦,吃惯肉的人你让他突然吃素,肯定不舒服。”胡大妈又说。

  房冬有点懵,自己这奶粉还买出问题来了,听胡大妈的意思,不会是想让自己一直供她外孙奶粉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