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地摊儿烟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0 真自恋

地摊儿烟火 三四得六 2251 2020.07.14 23:36

  反正自己也要把这些竞争对手的情况摸一遍的,房冬开始从南往北一路往过吃。

  每家两串一块钱,说实话多了也吃不下,难吃倒谈不上,除了微微的辣味外,真没什么味。

  各家摊上都提供免费的芝麻酱供大家蘸食,说句难听的,那不是为了把芝麻酱化开而往酱里添水,而是往水里加了一点芝麻酱。

  流动性极好,比那种低价的果汁还稀。

  不过,还是多多少少能吃出一些味道来的。

  房冬尝了两家后可以确定的是,他们用的不是芝麻酱,而是花生酱。

  房冬的麻酱小料里也有花生酱,和芝麻酱基本是三比二的比例,花生酱占三。

  房冬这么做倒不是因为花生酱便宜,而是反复调试并经几位哥们儿评测后,认为这样的比例更好一些。

  芝麻酱和花生酱味道有些相似但又有所不同,前者的香味更浓,后者香味虽不及前者,但有种回甜的感觉。

  之前在鲁南打工时,也没有一家店是用纯芝麻酱的。

  很快就尝到了最火的这家四川夫妻店,店主一开口房冬就听出来是本地人。

  带着安平本地口音的普通话,俗称安普。

  要不说四川天府之国,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呢,就连人家说普通话不标准都有个好听的名字:川普。

  别管这人多么精神病,怎么说也是一大国总统,洋气。

  这俩人居然挂个四川夫妻的幌子,这也能冒充啊,我擦!

  可怜这些艺校的学弟学妹们,都这么假了还来捧场。

  最火的摊子,房冬这次要了两串豆泡、一串鱼丸和一串海带。

  豆泡是吸收汤汁能力最强的食材之一,以此来品尝他家汤料的味道和厚度;

  鱼丸是最不入味的食材之一,可以通过鱼丸来看他家汤料的挂壁能力;

  海带最霸道,泡不到或处理不好,会使整锅的汤都变了味。

  这一点上店主是用了心的,只在四个不锈钢煮盘中的一个里放置海带,为的就是至少保证那三个盘原汁原味。

  而且这个盘中串串煮得不多,以海带为主。

  火有火的原因,除了位置好外,确实比房冬刚才尝过的那几家好一点,也只是一点点而已,他这个水平就算放到安大小吃街里也排不上号。

  对面刘哥俩口子一直在忙,完全没注意到房冬。

  房冬打算一会儿人少些时候再来,就到北面这段转了转。

  相比于南段略显冷清的北段只有一家卖麻辣串的,没什么人吃,房冬也没有尝的心思,北面的底店和南面也不同,只有靠近东门处有两家饭店,大部分都是卖运动衣、鞋和一些杂货的。

  难怪学生们一出门多往南边走,谁没事干总买衣服和鞋啊?

  下一步自己出摊必须往南边摆。

  一直到九点多时,人才渐渐少了下来,房冬来到刘哥的河东路老字号前,这夫妻俩居然没认出自己来。

  这时房冬也饿了,索性在他家多消费点,虽然谈不上好吃,但所有摊都有个共同特点,都不算难吃。

  肉类的房冬不敢碰,谁知道他家进的是什么货,专拣素的吃,以豆制品为主。

  别看五毛钱一串,就串串这点量,想吃饱可得花不少钱,止住饿为目的。

  他们没认出自己来,自己也没必要和他们打招呼。

  味道嘛,都差不多。

  吃着吃着,那个女的说话了:“这个小伙子看着眼熟,好像在哪儿见过。”

  “是吗?”房冬抬了抬头:“是在电视上见过吧?”

  “你是明星!?”那个女的叫了起来,要不是肉皮有阻力,估计眉毛都飞到天灵盖上去了也不一定。

  房冬笑了笑心想,你洒不洒啊?

  “你……是艺校的老师吧,以前来咱家吃过?”姓刘的还比较冷静,没有他老婆那么强烈的追星心态。

  这个分析还是有道理的,艺校的学生年龄都比较小,大多都是十六七到十八九的孩子,读完初中就上艺校的比较多,二十岁以上的极少。

  房冬这个年龄如果是艺校的人,只能是老师。

  “对啊,艺校的老师肯定也有拍电视剧的啊!”那个傻婆娘还在冒傻气。

  “贵人多忘事啊,这位大哥姓刘吧?我应该叫你刘哥还是刘叔呢?”房冬不打算让别方猜了,别因为这点小事弄出点毛来。

  “你是……”两人都懵了,但还是没认出房冬来。

  “我爸在河东路卖麻辣串。”房冬用手背擦了擦嘴说,他家也提供纸,一小卷一小卷的,房冬怀疑那就不是餐巾纸,而是卫生纸。

  “老房家的儿子吧?!”女人叫出了声,总算想起来了,狗屁明星啊。

  刘哥还算冷静,愣了一下神后马上问:“你怎么有空到这边来了?”

  “我在家呆着没事儿做,想来这儿凑个数,卖几天串串看行不行。”房冬实话实说。

  “啊哟,钱不好挣啊,来是可以的,可你得想好了,咱们这儿可不像河东路,说不让你摆就是上面一句话的事儿。”

  房冬瞅了瞅她,蒙人,就刚才那一会儿,几百块肯定是卖出去了,比父亲在河东路时的买卖还好,又没费用,不挣钱才怪。

  不过话说回来,自己前前后后连吃带喝将近一万块出去了,先挣回这一万之后才算挣钱。

  刘哥打了一句岔:“怎么样,和你们家的麻辣串比味道如何?”

  房冬笑笑,这怎么说,还是不说罢。

  “我家的顾客有在你家吃过的,说比你们家的还好一点点。”女人见房冬不说话便开始自恋了。

  又一个不要脸的,老房头的串串兑水再多总还是有些川味的,你这叫神马东西?连那家假四川夫妻还不如呢。

  等本尊来了这条街,你们的噩梦就开始了。

  “咱们这条街摆摊有啥规矩没?”既然算老相识了,房冬就和他们打听一下,胡子说过,各地有各地的规矩,初来乍道者一定要守。

  “这有啥规矩,咱们又不是正经单位,有地方你就摆。”刘哥说。

  “我想在南边摆刘哥你看行不行?”房冬接着问道。

  刘哥说南边的摊位恐怕只有最南端才有空位了,现在空这么多那是因为刚开学第一天,好多人还没出摊呢。

  “没关系,每次开学也有人不干的,总有空位,你是新来的,就挨着最南边的摊摆就行,不过你这价格可得和我们走一样的啊。”女人说。

  “那必须一样,五毛一串嘛,量大小也基本一样。”房冬掏出钱准备结帐,谁知被女人推了回来:“不用给钱,老熟人啦给什么钱?”

  我去,这么大方?难以置信。

  哪知女人又来了一句:“最近……你们家和胡大妈有来往吗?”

  房冬立刻明白了,敢情是怕自己给胡大妈通风报信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