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地摊儿烟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6 好大一只猫

地摊儿烟火 三四得六 1401 2020.07.07 23:36

  马小龙和梁喜成帮房冬找的倒闭纸箱厂和梁喜成家只隔了一个街坊,院子产权是街道的,梁父和街道的人也很熟,所以很快就租了下来。

  不过价格上还是超了一点预算,每月400元。

  “400还贵?你来了就知道了,物超所值!”马小龙表功道。

  房冬赶到时,马小龙和喜子已经在路口等他了,这家纸箱厂位于一条无名小街上,说是条街只因为它是柏油路,其实就是个巷子,不过四五米宽的样子,巷子两边全是平房大院。

  当年大力兴办街居企业时,街道的厂子全在这条不算长的小街两边,各家企业无一例外地早已关门大吉多年。

  两人一边领着房冬往街里走,一边介绍了纸箱厂的情况,着实让房冬有点意外。

  这家纸箱厂大院的院内只有两排房子,一排正房六间,现在全租给了住户。

  西房一排有四间房和一个库房,这些年一直空着,房屋年久失修,可能下大雨时个别房间有点漏。

  这400元房租就是租的这一整排西房。

  “库房有三间屋子大,这样加起来就算七间,400块还贵吗?”马小龙问房冬。

  “是够大的,咱们挑两间不漏的租不行吗?”

  “不行,人家街道说了,要租就是这一排,爱租不租!”喜子在一旁说。

  那还能说啥,只能租了,要单论面积的话,房租真的很合算。

  除了住人和放冰柜的屋子外,其它的房爱漏就漏吧,反正发不了大水,再说安平市降雨量本就不大,一年也下不了几次像样的雨。

  “上下水呢?”

  “当然齐全啦,要不然怎么用?”喜子又说。

  转眼就到了这家坐西朝东的大院,一张破旧、生满了铁锈的大门半开着,光是从外面看就知道这院子不小。

  一进院就看见了院子正中靠北一点位置上粗大的自来水龙头,水管下面修了一个小水泥池子。

  “这就是上下水?”房冬指着问。

  “对啊,相当方便。”

  是够方便的,完全露天,上面接水,下面池子就连着下水道。

  房冬看了下院里的整个环境,400块钱确实像逮了便宜一样,院很大,都是水泥硬化地面,还有十多棵树,一排正房六间屋住着三户人家,房前挂着久违了的晾衣服绳,花花绿绿地挂了好多衣服,西边这家挂了几件女人的内衣,中间一家的晾衣绳上挂了不少小孩的衣服,准确说是婴儿的衣服。

  “别看了,小心进了眼里拔不出来!”马小龙喝斥梁喜成道。

  房冬也拍了他脑袋一下:“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怎么还这么猥琐,有内衣癖啊?”

  梁喜成从外观上看可一点也不猥琐,一米九二的大个子,体重两百多,明明是个大男子汉的形象。

  梁喜成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谁像你俩,嘴上假装正经,心里一个比一个龌龊恶心。”

  “先说吃啥,咱们再看怎么干。”一进屋马小龙就先提条件了。

  “你俩想吃啥?”房冬看着二人问。

  “怎么也得弄个火锅吧?”马小龙舔了舔舌头。

  “大热天的吃火锅你不怕起痱子啊?为你们的健康着想,不行!”房冬立刻回绝了。

  “那你给吃啥?”梁喜成问。

  “一人一个肉夹馍。”

  “一个吃不饱啊,两个。”梁喜成坨大饭量也大,说两个还是谦虚了,三个都不成问题。

  “成交!”房冬伸过手和喜子击了下掌。

  “你是不是有病啊,两个肉夹馍就把你打发啦?”马小龙踢了梁喜成一脚。

  “一人两个,一共八个,你们仨肯定吃不了,一人分半个给我,我吃三个半,正好吃饱。”梁喜成这么一会儿就算计好了。

  这次连房冬也开始踢他了:“你会不会算数啊,三个人吃八个?”

  “还有于光南呢!”

  于光南也是房冬中学时最好的同学之一,没想到这俩货把他也叫来了。

  马小龙最奸滑,偏要等到于光南来了一起干,说趁这个时间先计划一下怎么干。

  于光南过了近一个小时才来,马小龙就在这几个房子里卖了一个小时嘴皮子。

  兄弟几个里,房冬和马小龙个头差不多,都是一米八多的身高,只是马小龙更瘦一些,梁喜成就不用说了,庞然大物。

  相比之下,于光南像是个另类,身高不到1米65,还是穿着厚底鞋量出来的,体重刚够一百斤,又黑又瘦。

  但干起活来却是于光南更利索,手脚也快,在几个大个子中间像只猴子般蹿来蹿去的。

  四间房是由两个里外间的套房组成的,都是空屋子,也没多少活儿可干,主要是厚厚的灰尘和挂在各个角落的蜘蛛网。

  大库房里乱七八糟堆了不少东西,有柜子、有木料、几袋水泥,还有一些铁丝之类的杂物,房冬看了一下,都很破,几乎没有能用的,一会儿全得扔出去。

  几个人到不远处的超市现买了水桶、盆、抹布、拖布和扫帚之类的用具开干。

  由于计划不周密,中间还又去超市补买了两次没计划到的工具。

  “哎哎哎,我说这几位小伙子,你们的垃圾可不能堆在院里啊,风一吹满院都是,你们没看见这院里到处晾的都是衣服吗?”西边这屋走出来一个女人,四五十岁,体大膘厚,脑袋上挂满了五颜六色的卷发筒。

  这体重,没有二百也有一百八。

  “嗳嗳,我们一会儿就全倒到外面的垃圾箱去。”房冬连忙应着,转过头对梁喜成小声说:“哈哈,看看你暗恋的对象,这尺寸,绝对合你口味儿!”

  马小龙也过来说:“我说绳子上挂那些东东尺码怎么那么大呢,原来是真有料啊!”

  梁喜成不高兴了:“去你妈……”

  马小龙立刻打断他:“停!要学咱哥几个里唯一的大学生,骂人不许带脏字的啊,此处应该用省略号。”

  “省略号?”梁喜成看着房冬问:“怎么用?”

  房冬对他耳语了一句,梁喜成立刻抓住马小龙两只耳朵:“嘿嘿,去你妈的省略号!”

  这时,那个女人从她家门前的台阶上走了下来,这排正房比房冬租的西房要高一些,门前多了一块两米多宽的水泥台子。

  “这西房你们租下了?”女人穿着一双人字拖走了过来,娘啊,大脚指得有萝卜粗!

  “是的,阿姨。”房冬忙把视线从萝卜上移开,笑着答道。

  “会不会说话?”女人不高兴了。

  “怎么……”房冬有点懵,自己挺有礼貌的啊?

  “我叫王小咪,叫我咪姐!”女人叉着腰说。

  房冬有点傻,叫什么?

  小,小,小小小小……小咪?

  好大一只猫啊!

  

举报

作者感言

三四得六

三四得六

明日起双更,午12:36和夜23:36,有意投资的抓紧,马上要改状态了。谢谢!

2020-07-07 23:3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