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地摊儿烟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8 大妈没咒人

地摊儿烟火 三四得六 2230 2020.07.08 23:36

  送货三轮嘛,无论什么时候什么地点,那速度都有点舍生忘死的赶脚,进了院也没减速,把正在院里玩学步车的孩子吓着了。

  不是冤家不聚头,那天在烧烤城就躲着没见胡大妈,没想到在这儿又碰到了,而且还要做一阵子邻居了。

  弄了半天中间有孩子这两屋就是她家。

  房冬立刻跑了过去,表现出万分的热情来:“啊呀,胡大妈啊,想死我啦!”

  “冬子?”胡大妈也有点懵地看着房冬。

  “是我啊,我还不知道您也住这个院里呢,我搬进来咱们就成邻居啦!”

  “你住这儿干什么?结婚了?”

  “我才多大啊,连女朋友还没有呢!”胡大妈再不讲理,怎么说和自己也算熟人,伸手不打笑脸人,自己是小辈,多陪个笑脸没错。

  “我说嘛,毛儿还没长齐呢就结婚?”

  这叫什么话?那也不能反驳。

  “这三轮车是你雇的?”胡大妈指着三轮车师傅问。

  “是,给我拉东西的。”

  “那就算了,这要是换了别人,把我孩子吓出点毛病来,今天别想走出这个院!”

  这话不是吓唬,房冬信。

  没想到胡大妈还真给自己面子,不追究了。

  “以后骑这东西慢点,指不定哪天让汽车……不说了,省得说我咒你!”胡大妈冲着师傅大声喊道。

  “这位大妈,你这还不叫咒啊?”三轮车师傅不干了,要不是梁喜成相劝,没准又是一顿好吵。

  “胡大妈,这是秀秀姐的孩子吧?真可爱。”

  “可爱?生下来身体就不好,三天两头闹病,挣的钱还不够给她吃药呢!”

  “孩子刚满一岁吧?可能是太小免疫系统还在成长中吧,慢慢会好的。”房冬安慰道。

  “不懂装懂,你才多大啊?”胡大妈这时的表情可毫无敌意,甚至让房冬看到了一丝善意。

  她凑近房冬小声说:“下午张大前两口子把我们叫去,商量你水电费的事,要让你负担一半,我当时不知道租西房的是你,所以就同意了,那俩口子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越怕他们就越欺负你,大妈可是看着你长大的,给你提个醒。”

  我晕,她啥时候看我长大的?从上初中开始认识而已,而且只能算父亲夜市的摊友。

  “那……大妈,咱俩以后算一伙的不?”

  “那当然啦!”胡大妈笑了起来。

  “那还怕啥,有您给我撑腰,本**来了我也不怕!”

  “本**死了都好几年了,再来也是鬼了,哈哈哈哈……”胡大妈笑得很开怀。

  “以前没看出来,大妈您真幽默啊,国际形势都掌握得这么准确,一看就是有大局观的人。”房冬接着捧。

  胡大妈笑得更欢了,又告诉房冬,东边这家也不是什么好人,看着老实巴交的,成天搞些小算计,他家儿子想和秀秀好,却一分钱也不舍得花,想白拣一个媳妇回去,抠门抠到家了。

  “秀秀姐……在家吗?”房冬问。

  “上班去了,白天我看孩子,晚上她回来我再上小吃城卖凉粉去。”

  “秀秀姐在哪儿工作啊?”

  “给人打工哪不一样啊?不过这个东家还可以,管吃管住,秀秀有孩子也不能在那儿住,吃得也好,就是工资低些,三千多块。”

  房冬想,管吃三千多块还算少吗?

  秀秀连文凭都没有就能拿这么多,想想自己应聘了几家公司,最高的一家才给三千块,那也要试用期结束后。

  “那……秀秀姐每天几点回来啊?”房冬又问。

  “八九点钟吧,每天吃完饭回来。”

  “那您去烧烤城是不是有点晚?”

  “那有什么办法呢?”胡大妈叹了口气:“半年多了,我们娘俩就是每天交接孩子的时候能见一面,说几句话。”

  房冬觉得眼前的胡大妈很可怜,之前的那几分狰狞感突然消失了。

  自己来了,应该多帮帮她们,确实太难了点。

  可自己有这个能力吗?

  想太多没用,成绩是干出来的,自己有能力才能帮助家人、朋友和自己想帮的人。

  房冬用手摸了摸学步车里女孩儿的小脸蛋:“多可爱啊,叫叔叔,不对,应该叫舅舅才对。”

  胡大妈笑了:“她还没过生日呢,刚会叫妈。”

  秀秀的女儿小名叫男男,是胡大妈给起的,取男字是希望她长大后像个男孩一样能坚强自立。

  房冬能想像到她起这个名字时肯定又把秀秀数落了一通的情形。

  “那……大妈,我这儿还有些活要干,有空时咱们再聊?”

  “去吧,去忙吧!”胡大妈扬了扬手。

  兄弟几人不一会儿就把买回来的东西摆置好,于光南提出了要求,晚上能不能不吃肉夹馍,喝碗汤面也行。

  “砂锅面片行不行?”

  “去砂锅居,光吃砂锅面,不要其它砂锅?老子丢不起这个人!”马小龙立刻反对。

  “丢人?怕丢人别去!”房冬拍了下自己的胸脯说:“我就不怕丢人,自己穷得叮当二响,有什么人可丢的,走,他不去咱们去,和老板多要几盘免费的咸菜,保证让你们吃个饱!”

  马小龙还想说什么,被梁喜成一把拉上就走,指着房冬对他说:“就这铁公鸡,你还止望他给你吃啥?多吃点,就当拿肚子报仇啦!”

  房冬没理会他们的冷嘲热讽,去和胡大妈打了个招呼后便带着三人出街打了个出租车直接到了胜利路小吃城。

  “我草,我这才想起来,烧烤店也有卖砂锅面片的啊!”马小龙呼道。

  “进来尝一尝,十年老字号!”

  “来这儿看一看,环境包你满意!”

  “几位帅哥别往前走了,咱家要啥有啥,应有尽有!”

  到胡子家路过的几家店,店店都有人站在门外拉客人。

  马小龙笑着对于光南说:“要是知道咱们光吃砂锅面,连锅带人全给咱们扔出来!”

  径直进了胡子的店里,服务员小雪立刻迎了进来:“请问几位?”

  由于是第二次见小雪,加上前次和胡子坐的时间长,和小雪也说过几次话,这次就算熟人了。

  “以后叫哥,听懂没?”房冬对小雪说。

  小雪笑了笑。

  小胖正背对着这边在烤炉旁忙着,没看见房冬进来,胡子也不在,估计是去厕所了。

  小雪把几人领到一张桌子后坐下,房冬接过菜单:“先来五十个串,一人一个鸡翅,给这只猪另加一条鸡腿,要大个的。”说着指了指梁喜成。

  “腰子来五个,肉筋板筋各来十个,其它的……看看他们还想要啥?”

  梁喜成一巴掌拍在自己脑门和眼睛间,高喊一声:“我滴那个省略号啊,早知道这样,中午不吃那碗臊子面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