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地摊儿烟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8 为了全人类

地摊儿烟火 三四得六 2154 2020.07.13 23:36

  “行,行,你们搞吧。”房冬对这几位也确实无奈了,只要别说太难听的话,由着他们闹吧。

  “对了,我可给你打听到一个正经事,安百(安平市百货大楼)附近最火那家徐记麻辣烫以前是雇人穿串带打杂的,到了旺季就把穿串的活外包出去了,穿菜和蘑菇那类不太好穿的是三分钱一串,像火腿肠鱼丸一类的二分钱一串,市场都是这个行情。”马小龙一边搅着锅一边说。

  “这个事甭想,咱们还是自己串吧,还没混到人家那个级别呢!”

  “黑心的资本家!”又是胖子在骂房冬。

  到晚上将近七点钟的时候,第一锅料完成,汤也兑好,准备正式试吃了。

  房冬还特意调制了两种小料,一种以蒜末和香油为主,配以小量小米辣、耗油、花椒、胡椒混合而成的油碟,口感和味道上与传统麻辣烫的油碟很接近。

  房冬不知道什么是正宗的油碟,自从在安大小吃街吃了几天后,他已经放弃一味追求正宗的想法,好吃,更适合本地人口味才是正道。

  另一种小料则完全是地方风味了,芝麻酱和少许蒜末,加少许味精。

  胡大妈的动作之利索让哥几个没想到,房冬让马小龙去通知胡大妈开饭时,胡大妈端着一笼刚出锅的包子出来了。

  “快,大胖小子,去把男男拎过来,顺便把床台上那半盆凉粉也拿来!”胡大妈边往过走边对梁喜成说。

  “哈哈哈,大胖小子,咱们有大胖小子啦!”马小龙是有空就钻。

  “大妈,您以后叫我喜子!”

  “好好,喜子,人长得就喜庆。”

  “来尝尝大妈的手艺,韭菜馅,用了半碗油梭子,又加了一块肉,足有一斤多呢!”胡大妈给大家一个感觉,不白吃你们的东西,我还贴了一斤多肉。

  当然,还有半盆凉粉。

  房冬想着,又觉得自己太狭隘了,记得母亲说过,如果自己家遇到什么难事,胡大妈肯定也会帮忙,这就是人性。

  人之初,性本善嘛。

  房冬仿佛看见了胡大妈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母性光辉,把自己这几个哥们儿照耀得上蹿下跳的。

  都快记不起她那些不讲理的往事了。

  “大妈,您想吃什么咱们就往里煮什么!”根本就不用房冬招呼,这几个货对胡大妈和中午时一样热情。

  味道比预想的还好,可以说完全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麻辣鲜香俱全,再辅以两种小料,又可以吃出另外一番风味来。

  “冬子,大妈说两句话你可别回去告诉你爸,和你这味道比起来,那个倔老头子的麻辣串简直就不能吃!”

  房冬听了心里美滋滋的,胡大妈这话并不虚,就自己吃过的那些店,甩他们几条街都不止。

  大伙也赞不绝口,胡大妈居然还要回家拿点酒小灼一下,说家里有瓶做菜用的酒,还有小半瓶。

  “别别,那酒还能喝吗?留着炒菜用吧,我去给您买一小瓶回来!”候勇志骑上车子就出去了,街口就有家中型超市,没几分钟就回来了,半斤装的尖庄曲酒。

  “这个行不,大妈?这可是五粮液的儿子!”

  “这酒太贵了吧?”

  “不贵,给您喝就不贵!”

  哎呀妈,这帮小子太能拍了吧?

  可能是炒了半天的料,吸进去的油烟太多,房冬并没有多少食欲,尝了一些自己的成果后,只吃了两个包子,确实很香。

  这一天下来实在是太累了,加上昨晚去医院快天亮才回来,房冬靠在椅子上闭上眼,听着大伙对胡大妈的奉承和对自己麻辣烫味道的赞美,不知不觉打了个盹。

  这一盹还盹出一个梦来。

  梦见自己在艺校门口最好的位置上营业的情形,自己的第一批顾客居然是放放和夏夏,还有那个不招人喜欢但出手大方的光头强李方明。

  这几个货吃得完全顾不上体面了,连一向很装的放放也两串两串地往嘴里捅。

  再一抬头,我滴妈啊,眼前密密麻麻的全是人,一眼往不到头。大伙都在争着抢着往前面挤,马小龙过来报告说,今天备的货不够,估计有三万人吃不到了。

  不一会儿,梁喜成来了:“报告董事长,路管队的人来了,要查封咱们!”

  “那怎么办,跑?”

  “哈哈哈,”死胖子笑道:“不用跑,人太多,堵得要命,初步估计,等他们挤过来就明天早上啦!”

  “哈哈哈哈……”房冬把自己笑醒了。

  看见大伙全愣生生地看着自己,房冬也把笑容收了回去,早就听人说梦是反的,不祥之兆啊。

  死胖子过来悄声问房冬,一边问还一边瞅着胡大妈,生怕被她听见:“是不是梦见秀秀姐啦?”

  “滚一边去!”房冬一脸阴沉,刚才的兴奋劲儿瞬间烟消云散了。

  并不是房冬迷信,越临近开业,觉得压力越大,之前很多没考虑到的隐患全成了自己心里的负担。

  其中最重要的还是无证经营这一块,虽然艺校门口的各位业主们都在这么干,可房冬却是事出无奈,想起父亲整天被追、被赶的日子就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来,挣五百罚八百,自己下一步不会也是这种光景吧?

  事已至此,还不得不闯一闯试试,如果能挣些钱,哪怕在位置较偏的地方租一个店也行,早日脱离这种有今天没明天的日子。

  于光南骑着自行车飞了进来,到门前一个急刹,人下车后连停放好车子的动作都没有,直接把车扔到了地上。

  一脸沮丧。

  “怎么啦?和死了爹似的?”马小龙问。

  “你爹才死了呢!”

  一打听才知,是小心脏受伤了。

  父母托人给他介绍了个对象,早就让他去相亲,他觉得现代社会相亲实在是一件可笑而尴尬的事,一直推托着没去,今天实在推不掉了,就去应付了一下。

  怎料和姑娘一见面,太漂亮,立刻动了心。

  聊着聊着就聊到了经济状况,没聊几分钟姑娘就和他拜拜了,嫌他穷。

  给父母一打电话才知道,父母一直对人家说自己是外资企业的白领才愿意和自己见面的。

  “冬子你好好干,要是有起色了哥们到你门下讨口饭吃,不在这个破厂子干啦,挣钱不多还破事不少。”

  “对啊,好好干,大伙可全止着你呢,就今天这个味道,保准错不了!”喜子说。

  “为了全人类,加油吧。”马小龙不阴不阳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