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地摊儿烟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5 卖纸箱子的

地摊儿烟火 三四得六 2176 2020.07.06 23:36

  “哈哈哈哈,”房冬笑了起来:“咒我死是不是?做为朋友,人死总要随些份子吧,老子对你们实在不放心,怕死了后人走茶凉,所以,赶紧把份子钱预支给我,我好吃好喝的乐几天再死。”

  原来口头禅是可以传染的,房科也称上老子了。

  “门儿都没有!我们还怕给了钱你不死呢!”马小龙也笑了起来。

  有钱有势的学生就算成绩不好,也会花钱或托人往省重点中学挤,挤不进去至少也得混个市重点中学,所以房冬的中学同学个保个的都是普通人家出身。

  家庭条件不优越,学校又不允许带手机,毕业时的同学记念册上除了姓名和家庭住址外,大多填的都是家长的电话号码。

  马小龙是行动最快的同学之一,高考前他就拿上了手机,所以房冬要找其他同学,除了给家长打电话外,就是通过马小龙找了。

  有一帮穷同学也不错,除了帮忙肯出力外,无论你做什么也没人笑话你。

  马小龙听完房冬的打算后,拍胸脯应了下来:“放心,三天之内我和喜子给你把房子找到。”梁喜成的小名叫喜子。

  马小龙叫聋子,不过不是小名,是外号。

  “哥们儿得抓紧啊,越快越好,就算全办齐了,最多也只能卖两个月啊!”

  “有什么要求?多少钱能接受?”

  “一两百的房租都能接受,必须得有院,将来车不能停到马路上吧?面积你看着办吧,怎么也得五十平吧?冰箱冰柜还有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要放,对了,最好还能摆张单人床。”房冬能想到的暂时只有这些了。

  “放屁呢?平方有一间五十平的吗?最少也得两三间吧?”

  “那你看着办吧,不行再少加点钱也行。”

  年轻人办事,说干就干,不用考虑太多因素,为了加快速度,房科把找房子的事全权托付给马小龙和梁喜成,自己按胡子提供的地址和联系方式,去一家专卖旧酒店用具的店看所需冰箱冰柜等其它必要的设施。

  这家店着实不太好找,要不是老板提前到路口迎了一下房冬,估计得找一整天。

  说是店,实际就是在城郊租了间大库房而已,设施很齐全,老板也是从各倒闭而没转出手的饭店收上来的货,东西确实很便宜,一个400升的大冰柜才要700块钱。

  “明和你说吧,这柜子我400块收的,回来修了修,清洗了一下,最多挣你200块,压缩机不错,用三年没问题。”

  不像从正规店那样有保修,就在这里看好,拉回去就坏那算你倒霉,不想要了还可以打个电话他再收回来,不过价钱肯定连400也给不到了。

  “我现在还在找房子,等找到房子再来拉行不行,要不我给你放点定金?”房冬问老板。

  “那不用,你今天看好的货我给你留三天,到时你打个电话,我给你送过去,给50块运费就行,要不然你就自己来拉。”

  串好的串不可能当天全卖完,再说有时间的时候可以多串几天的货,带着签子放冰柜是很占地方的,房冬看好了两个400升的冰柜,另一个贵些,老板要1000元,原因嘛,当然是比700块的新一些。

  可惜他这里的不锈钢托盘房冬没看上眼,不是有坑就是有黑斑,只能买新的了。

  由于这事要瞒着父母,家里的签子虽然不少但也不能用,再说那些签子被用了多年,父亲就没舍得换过,虽然不脏但也黑乎乎的。

  ……

  “我找到工作啦!”

  两天后,房冬把这一假消息告诉了父母。

  找个鬼工作,是马小龙和梁喜成给自己找到房子了。

  自己在酒店用品市场和蔬菜海鲜批发市场转了两天,把该考察的品种和行情全看了一遍。

  “公司就在白云区,有宿舍,是一家包装制品公司。”房冬编了这么个名称,是因为马小龙和梁喜成给自己找的房子就是一家倒闭多年的街居企业——白云区万华街道纸箱厂。

  “包装制品公司是干什么的?”母亲问。

  还没等房冬回答,父亲就替他说了:“鸡不叫鸡,非要叫鸟,瞎起名字呗,肯定是个做纸壳箱的厂子!”

  “爸你文明点好不好?”没想到父亲连这也能猜得到。

  “有本事你换个爹!”

  这个老倔头,没法交流。

  房冬给母亲解释,做纸箱子没错,这只是一部份业务,还有好多新型复合材料。”再多的内容房冬也编不出来了,不懂啊。

  “你大学不是学市场营销吗?到这家公司能干什么?”母亲又问。

  “卖纸箱子呗。”父亲又替房冬答了。

  房冬笑了笑:“还是我爸厉害,懂得太多了,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母亲对这个工作不太满意,父亲反倒想得开,做啥不是做,能挣钱就行,听房冬的意思这个卖破纸箱子的公司还不错,有宿舍。

  “管住挺好,管吃吗?”母亲问。

  “有食堂,公司有补贴,一顿饭六块钱,一荤一素,主食管饱吃。”

  连房冬自己也佩服自己,撒起谎来一套一套的,现编现卖,这个做破纸壳箱的公司快被自己吹成跨国公司了。

  到此为止吧,再吹别吹漏了。

  房冬又往回收了点:“不过工资有点低,才两千块。”

  “这么少啊?”母亲叫了起来。

  “我说的是工资,销售是有提成的,只要卖得好,提成是没上限的,不过就是忙一点,可能经常要在外面跑。”

  母亲怕儿子累坏了,父亲却说这样很好,多跑跑长见识,还嘱咐儿子以后少吹牛,多做事少说话。

  他哪知道儿子现在正对他吹着呢,还吹出一个管理完善的公司来。

  “爸,我有正式工作了,您那个为民服务流动水果摊就收了吧,行不行?”

  房建设看了儿子一眼:“行,你只要每月能给家里拿回两千块钱来,连拿三个月,我就收了摊在家歇着。”

  母亲连忙解释:“我和你爸可不花你的钱,你爸是怕你手脚大存不下钱,这是替你存些娶媳妇的钱,我和你爸没病没灾的,就算不做生意,我们的钱也够花。”

  穷人的孩子不光早当家,还不得不当。

  自己没有别人那种膘肥肉厚的父母,经得起啃。

  就爹娘这副骨头架子,想啃老也啃不出肉来。

  房冬突然有了自己的第一个目标,一个月交两千块给父母,自己再能挣些零花就行,如果能增加点存款就美了。

  只为不让父母再受累,也要把这两千给挣回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