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地摊儿烟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9 冤家路窄

地摊儿烟火 三四得六 2091 2020.07.14 12:36

  “一定行的,大妈还止望你发了财跟你沾点光呢!”胡大妈今天兴致特别高,候勇志给她买的半斤尖庄已经被她滋溜掉一半了。

  房冬笑了笑,这个问题无法作答。

  说话间,秀秀也下班回来了。

  “妈,你怎么不看着点孩子啊,都快出院门啦!”男男的学步车确实离那个铁皮大门不远了。

  “这么多人都看着呢,还能让她跑出去?”胡大妈头也没回,又说了句:“孩子该喂奶了,旧奶粉不多了,三勺冬子买的那个奶粉掺一勺旧的。”

  “大妈,掺啥啊,全用冬子买的奶粉不就行了?以后不用掺了,全喝好奶粉,有冬子在您放心吧!”候勇志露出一付汉奸相来。

  房冬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我的人情用得着你卖吗?

  不一会儿,秀秀拿了奶瓶出来了。

  “秀啊,过来尝尝冬子的串串,可是比以前他们家那个强得没远没近了,过来。”

  秀秀把孩子和学步车拉到几人桌前,将奶瓶递给男男。

  “还有包子,大妈今天现蒸的,不过有点凉了。”梁喜成忙给秀秀拉了个凳子。

  “我吃过饭了,来尝尝冬子的手艺。”秀秀客气地轻声说道。

  房冬发现,马小龙和候勇志不说话了,一直死盯着秀秀看,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好几个来回。

  除了梁喜成总住在这个院里外,马小龙和于光南每次都是白天来晚上走,没见过秀秀,候勇志更不用说,今天才归队。

  于光南也看了秀秀好几眼,不过没像他俩那么过份。

  房冬踢了马小龙一脚,马小龙立刻说:“噢……对了,冬子让我告诉你们,今后咱家的串串啥时想吃就过来煮,没空做饭的时候咱们这个不是省事儿吗?”

  去你妈的省略号吧,老子啥时候让你说这个了?这一脚还不如不踢呢。

  这样下去,准得让这几个货把自己卖了不可。

  “哪能把这个当饭吃呢?”秀秀小声说了一句,然后对着房冬说:“确实挺好吃的。”

  “我看不如这样,拿一块炒料回去放冰箱里,自己在家里煮更方便。”候勇志这个建议至少比马小龙那个更能接受一些。

  “不用,这是做生意用的,再好吃也不能总吃,上火。”秀秀推辞,可胡大妈不同意:“你每天不用回家吃饭当然和你没关系,我自己在家又要照顾孩子,又要做凉粉的,有时真忙不来,冬子,给大妈拿一小块就行!”

  “行,先给您拿一块,吃完了再来拿。”房冬也只好这样说了。

  秀秀尝了没几串便带着男男回屋了,胡大妈也起身准备去小吃城卖凉粉。

  哥几个把煮剩下的串串一鼓脑地倒进一个盆里,递给于光南。

  “干什么?这是什么吃法,喂猪呢?”于光南不愿意了。

  “咳咳咳,告诉你们啊,我这是第一次佩服房冬的眼光,这位秀秀姐真是天生丽质啊,打扮这么朴素都这么漂亮,这要是好好换几件衣服,做个发型再简单化一下妆,那叫要妖有妖,要艳有艳!”马小龙立刻发表了他刚才认真观察后的结论。

  “确实是,”候勇志跟着附和:“我给你说冬子,这事儿得抓紧,要尽快拿下,要不是人家单身带着一个孩子,我告诉你吧,你根本就没戏,机不可失,听见没?”

  房冬一巴掌过去:“胡扯什么?”

  自己还真没往这个地方想过,昨晚和秀秀共挤在三轮驾座上的一系列反应,房冬相信更多的是出于一种本能,必竟是自己的前偶像,年少时的那种崇拜和爱慕恐怕到老回忆起来也不会完全消散。

  “说正经的,车改得怎么样了,后天可就开学啦!”房冬问马小龙。

  马小龙说他去催过了,老板说至少还要五六天,这几天正加班往出赶活呢。

  不过晚几天也好,正好可以先看看这条街的营业状况。

  ……

  安平艺校开学这一天下午,房冬来到了这条自发形成的小吃街上。

  根本就不能算是小吃街,只是沿着学院围墙一家挨一家摆过来的路边摊罢了。

  艺校有三个门,北门最大是正门,南门次之,也算个正门。

  东门里面就是学校的宿舍楼,所以东门也算个生活门,东门外是一长排底店,以各种小饭馆为主,也有一些超市、手机配件贴膜等商店。

  由于职教园区是新规划的,马路红线很宽,各家店面门前也非常宽敞。

  这些小吃摊就是在各店门前摆投的,不过不是紧贴店门,给各店留出了几米的通道,过车都没问题。

  小吃摊由东门开始,向南北延伸,共有两排,面对面而设,两排中间是个不足两米的过道,学生们放学出来想吃小吃的就从这个过道中间穿过,人多时也有不少人从摊位的背面走,一边是各商店前的大过道,另一边是马路。

  很显然离东门越近位置就越好,艺校的东墙虽不算太长,由于大家都往前挤,也只占了一半多点的样子,最南和最北两段都空着没有摊位。

  不知是出于习惯还是有别的原因,房冬发现出了东门往南走的学生比往北的多很多,也可能是南边的味道整体上好一些?

  又让胡子说对了,所有摊位中,吃串串的人最多。

  最火的还数一出东门往南的第一家,车上挂了块红布,上面写着四川夫妻麻辣串,过道中间和摊位背后都有人在吃。

  他家对面的生意也不错,叫河东路老字号串串香。

  河东咱老字号?这不是扯淡吗?

  在河东路能勉强称得上老字号的也只有自己家的麻辣串,这是谁啊?

  房冬走到近前一看,果然是河东路的人。

  正是去年在争执中推到秀秀的刘哥和那个到胡大妈摊上嗓门最大的女人。

  那个被胡大妈一凉粉擦子砸到头上的女人。

  真不要脸,明明在河东路上是卖面皮的,跑到这儿成了卖串串的老字号。

  听父亲说过,去年事发后,市场管理所做出了处罚,两家卖面筋的各赔罚一千元,其中一家很快就把钱交了,经市场管理人员交到了胡大妈手上。

  另一家拿到处罚结果后,第二天就没出摊,直接不干,跑了。

  就是这夫妻俩。

  真是陌路相逢,冤家路窄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