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地摊儿烟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6 丧尽天良

地摊儿烟火 三四得六 2201 2020.07.12 23:36

  “嗳,我给你说,你不是一直觉得自己体型好吗?这位姐姐今天还真夸你了,说你身材真好。”

  胖子这么一说房冬倒不信了,看见一个光溜男青年夸身材好?秀秀不是这样的人。

  死胖子这是诳自己呢。

  “恩,秀秀姐真是有眼光。”房冬顺着他说道,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你脸可真大。”

  “咱俩谁脸大?你那颗头割下来估计有八十斤!”

  胖子不吭声了,又剥开一根火腿肠。

  “还吃啊?吃完这根去把蜂窝煤炉子点着,准备炒料!”

  房冬把衣服穿好后,又把新买的围裙系上,这件装备是必要的,炒料炒的就是一锅油。

  转眼间,马小龙也来了,还带来一个人,高中同学候勇志。

  “我天,这是谁啊?”房冬惊呼道。

  “怎么,不欢迎爷是不是?”

  “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在外地吗?”梁喜成也问。

  “回来不走了,这几天没事,先跟你们混几天。”候勇志笑着说,那两个标志性的酒窝又浮现在了脸上。

  从身材看,候勇志就是一个小号的梁喜成,不过脸更圆,长就一付佛爷样子,特别是他那一对小酒窝,不知招来多少圆脸女生的羡慕。

  上高中时,关系最好的就算他们五个人了,号称“五人帮”。

  这下可好,五个人全聚齐了。

  “于光南呢?他不是也和你们在一起吗?”候勇志进屋看了看后问。

  “于光南今天早班,下午就来了。”马小龙答道。

  “房董事长请吩咐吧,有啥活派点啊?”候勇志已经撸起了袖子。

  “现在就干?不歇会儿?”房冬问。

  “歇个屁啊,来了就是干活儿的!”

  “看看,看看,”房冬指着马小龙和梁喜成数落:“看看人家,再看看你们,一个挑肥拣瘦,这不吃那不喝的,一个是逮啥吃啥,三个小时都吃不饱,你们脸红不脸红啊?”

  “不脸红。”这俩货差不多齐声说道。

  “你昨晚干的事都不脸红,我们有啥可脸红的?”梁喜成又说。

  “我昨晚干啥了?”

  “对啊,你昨晚干啥了?”马小龙和候勇志立刻凑上前来,看看房冬,再瞅瞅梁喜成。

  “嘘,一会儿再说。”梁喜成说着,冲东边努了努嘴。

  胡大妈抱着孩子来了。

  房冬不由头皮一紧,不会真是因为奶粉的事儿找自己麻烦来了吧?

  哪知胡大妈人还没到,脸上就开笑了:“冬子,小哥几个干什么呢?”

  这架式不像是找麻烦来的,房冬忙答:“我们准备今天炒料呢,男男好些没?”

  “好多啦,多亏有你啊,这医院真没白去,要是让我按感冒治下去的话,没准儿把孩子脑子烧傻呢,大妈今天特意来谢谢你!”

  “谢什么,这不是我应该做的吗?您太客气啦!”

  “唉,都怪我,昨天给孩子用勺子刮了点苹果沫,吃坏肚子啦!”

  房冬这下放心了,对胡大妈说:“我还担心我那个奶粉男男可能没吃习惯不适应呢。”

  我——呸!

  嘴真贱,这特么不是提着灯笼进茅坑,找死(屎)吗,还有自己往枪口上撞的?

  “胡说什么,那么好的奶粉怎么会吃坏孩子呢,我们家要是有条件的话,肯定会给男男换你买的这个牌子呢。”

  “咳咳,这没啥,过两天我再给男男买两桶。”

  贱!这下可真是撞进去了,话说出去不买也不行了。

  “不急,你这两桶能吃半个月呢,加上我们原来的奶粉还有多半桶,怎么也得吃二十天,不急。”胡大妈一如既往地提前笑纳了。

  “快,谢谢舅舅。”胡大妈对男男说。

  前些天她还说孩子小,不会叫舅舅呢。

  真是实话,现在也不会叫。

  胡大妈拿起男男的小手向房冬摆着手,看看吧,为了占点小便宜,把孩子折腾成这样。

  “您别让孩子做动作了,病还没全好呢。”

  “没事,以后你们有什么需要大妈帮的,尽管说话!”胡大妈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慷慨和仗义。

  “嗳,那只肥猫偷看咱们呢。”马小龙小声对房冬说。

  房冬一看,王小咪正爬在她家窗后看着这边,这哪叫偷看,明明是监视嘛。

  怎么会有这么个奇葩邻居?

  房冬突然明白了,胡大妈这次对自己看来是真心的,按她的性格和脾气,和王小咪站在一起想分出个大小王来还真不容易,自己这伙人那天和王小咪发生冲突时她也在场,毫不犹豫地站在自己这一边,再借着长辈的身份当个领导,那她可就是这个大院里真正的实力派了。

  “大妈您坐吧。”马小龙溜须拍马的功夫最好,脑子也快,转眼就从屋里搬出一把椅子来。

  胡大妈一屁股就坐下了:“你们忙你们的,别管我这老太婆,我是一个人和孩子在家孤得慌,出来呆会儿,我就在这儿坐着,看着你们忙乎我就高兴,多有出息的几个小伙子,这么年青就懂得创业啦!”

  不管怎么说,只要胡大妈不和自己作对就算一件好事,那个王小咪太过份时可以翻脸,但胡大妈这儿不行,不光是秀秀姐的面子,自己也叫了人家多年大妈了。

  胡大妈也没坐多一会儿,男男到了喝奶的时间就回屋去了。

  胡大妈刚走,死胖子对房冬的污蔑就开始了。

  “这下该说了吧,昨晚房冬干什么事了?”马小龙和候勇志的记性还真不错,第一时间就跑来问胖子。

  “昨晚,我睡得迷迷糊糊的听见胡大妈家那个小寡妇来敲门找房冬。”胖子故作神秘地说。

  “然后呢?”另外俩人异口同声地问。

  “我看了一下表,当时是晚上11点20。”

  “说事啊,然后呢?”

  “然后我就睡着啦!”胖子大笑起来。

  马小龙立刻就怼了他一拳:“逗老子玩儿是不是?”

  “这叫逗你玩儿吗?孤男寡女11点多出去,这还不是事儿吗?”

  房冬看着他们,不知怎么,对胖子诋毁自己不仅没生气,还挺想听下去。

  “房冬回来时已经将近凌晨四点啦!”胖子还把那俩只胖手比划成喇叭状对二位听众说。

  “啊?”

  “啊个屁啊,精彩的还在后面呢,房冬回来后说自己没人性,大骚包!”

  “我去!”

  “还有呢,骂完自己就开始闻裤头,我问他什么味,他说腥!”

  “我去,真恶心啊!”马小龙叫道。

  “后来呢?”候勇志迫不及待地问。

  “后来嘛,那个小寡妇就来把房冬的大小裤头全拿走给洗啦!”

  马小龙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掩面大叫:“房冬,你丧尽天良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