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地摊儿烟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9 我是董事长

地摊儿烟火 三四得六 2156 2020.07.09 12:36

  哄笑过后,大家也就不客气了,又点了几个品种。

  “差不多了,不够再加吧。“小雪收起菜单就要走。

  “让你叫哥怎么不叫?”房冬一把拉住她。

  小雪又笑了笑。

  “不叫不让你走。”房冬逗她。

  “哥你别闹!”小雪推开他就走,无意中把这哥给叫了。

  马小龙对于光南说:“你看看他那副得意的样,活流氓一个,这么小的姑娘他也不放过。”

  啤酒上来,房冬先端起,对马小龙说:“年前路管那件事,咱哥俩一直也没说清楚,我自罚一杯,有一点先说明,我可真没怀疑过你。”

  说完一饮而尽。

  然后把自己和马小龙的杯都倒满,一起推到马小龙面前:“这事儿你也有错,不说清楚就发火,你藏着不说我能知道啥?罚两杯!”

  “我草,两杯!?”

  梁喜成叫了起来:“房冬啊房冬,你还和中学时一样奸啊,你自罚一杯的时候可是没倒满啊!”

  于光南说话了:“这事儿办得对,东家就应该少喝点,万一喝多了你结帐啊?”

  “对啊,你想结帐?”房冬问喜子。

  喜子直摇头。

  “那你知道现在是在吃谁不?”房冬又问。

  梁喜成点了下头,马上对马小龙说:“马小龙男人点,赶快把这两杯干了,要不然我和于光南给你灌进去!”

  “苍天啊,一顿饭就把多年的友情砸得稀巴烂啊!”马小龙端起了酒杯。

  “下次你请客,我帮你整房冬!”羊肉串端上来了,喜子一边伸手拿串一边说。

  两杯酒下去,马小龙才给房冬讲了年前那件事的实情。

  接到房冬电话后,当即就给他表哥打了电话,这位王中队长正在外面巡查,让马小龙第二天到局里找他。

  两千块加一份保证书是王队长提出来的,马小龙也和他讨价还价过,但王队长告诉他,交过这次钱和保证书后,以后在他的地盘上再也不用跑了,按月象征性交点钱就行。

  刚说到这儿,胡子回来了。

  介绍和大伙认识后,胡子让小雪给拿来几瓶啤酒,算是他赠送的,顺便和大伙喝一杯。

  “你们刚说那个王队长,是二中队出事儿那个?”胡子问。

  “出什么事儿了?”房冬问。

  “开除了。”

  这事儿不光胡子知道,安平市不少人都知道,房冬刚回来不久没人和他提起,这王队长被人举报,情节恶劣,不光被撤职,连公职也开除了,还有几个手下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惩罚。

  房冬这下明白了,那两千块如果交了一定是他自己要吞,那份保证书才算给同事和上级的交待。

  之后就成了他的关系户……再之后就不用想了。

  摊主们交钱图个平安,却养了条驻虫。

  “你叫小龙对吧?我说句话你可能不爱听,像他这样的人早就该清出管理队伍,上级领导做得对,大得人心。”胡子说。

  “哥你使劲骂,这人就该骂,我和他关系原来还行,这几年他变了,根本看不起我们这些穷亲戚,该的!”

  “行,心中有对错,这是做人最基本的条件,这事儿咱不说了,说说你们吧,哥几个都在哪儿发展呢?”

  要说房冬这几个兄弟确实混得也够惨的,马小龙家里的条件在这几人当中算是最好的,父亲开个修车行,这两年已经被各种4S店挤得越来越没生意了,可还算个老板,马小龙在那儿帮爹干,每月也就给他一两千的零花钱。

  梁喜成刚丢了工作,在家待业。

  于光南读了个专科毕业后就在一家电子元件厂打工,工资不高,但还算稳定。

  “冬子马上开张,需要人手,哥几个不忙的时候去帮他一把,以后请朋友或家人来我这儿吃饭的话,别让我赔钱就行。”胡子又端起了酒杯。

  “那是一定的。”大家纷纷举杯。

  “将来各位要是成了气候,别忘了照顾我这小买卖!”胡子一饮而尽。

  胡子帮房冬联系了两辆旧的电动三轮车,一台用于改装小吃车,另一台去市场采购,车况良好,电池也不用换,两台车加起来三千块。

  见房冬有些犹豫,胡子说:“听哥的没错,买菜必须得有一台,以后时间还长,不能每次都租三轮吧?再说不光是买菜,将来的用处还多呢。”

  说话间,胡大妈挎着篮子进来了,径直走到吧台前,给小雪放了十份凉粉,眼都没往里暸一下,便匆忙地离开,到其它店推销去了。

  房冬给胡子讲起在纸箱厂大院与胡大妈巧遇和那个不讲理王小咪的事,胡子告诉房冬,只要胡大妈不和他作对,谁也不用怕。

  “你……也怕胡大妈?”

  “怕,”胡子笑了笑说:“她孤儿寡母的你能把她怎么样?打不能打,骂又不是她的对手,躲着点最好。”

  胡子喝了口酒:“其实也没那么复杂,她叫唤她的,你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别理她就是了,小便宜肯定难免让她占点儿,男人嘛,这不算什么。”

  “那个胖女人怎么办,她可是谋着让我交一半儿水电费呢。”

  “钱在你兜里,不给她还能抢啊?各家安各家的电表水表,你得有自己的准主意才行,她要是找你茬别理她,如果她男人冒头,二话不说,直接上手!”

  房冬相信,胡子这都是经验之谈,可自己做起来怕是有点难度的。

  不过对自己下一步面对他们时的态度算是提了个指导性意见。

  胡子又和大伙坐了一会儿便去忙生意了,房冬开始给三位布置下一步任务。

  吃了烧烤喝了酒,这三个家伙都变乖了,甚至有些主动求战的意思。

  改装车的事儿还是交给马小龙和于光南,顺便找个电工师傅把几个屋的电线检查一下,该接的接,该换的换。

  梁喜成跑旧货市场,去弄张单人床,搞两个货架回来。

  “一张床哪够?有事没事的咱们聚一下,怎么也得四张床吧?”喜子说。

  “再弄几把椅子,一张方桌,吃饭也得用,不吃饭时咱们正好一桌,打会儿麻将也行啊!”于光南说。

  房冬没理他们,接着布置:“煤气灶、煤气罐、电磁炉……碰着便宜的就买。”

  “还有被褥和枕头!”喜子又说。

  “找个玻璃门市,把那几块碎的换了。”房冬补充道。

  “那……你干啥?”喜子发现,安排了半天,房冬没给他自己派活儿。

  “我是董事长!”房冬一拍桌子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