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地摊儿烟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2 硝烟散去

地摊儿烟火 三四得六 2208 2020.07.10 23:36

  梁喜成也跟着来了,对胡大妈说:“大妈您往后站一站,别给孩子身上溅点啥就不好了。”

  胡大妈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干什么,想打人?你动一个试试,没有王法了?”王小咪叉腰都快叉到胳肢窝了,根本不惧马小龙和梁喜成这套恐吓。

  房冬这时不用出声,看着就行,马小龙上学时就能闹,经常闹到没法收场,他只要防着梁喜成别上手打人就行,只要不打架,爱怎么吵就怎么吵,时刻记得胡子叮嘱过自己的话,别生气,别生气,和这帮不讲理的人闹,只要一生气就算输。

  “看他们几个的逑相,敢动我?”张大前的儿子嘴比他妈还硬,还指着这几人骂上了。

  “停停停,都住嘴!”于光南把车子靠到墙边,用手做着暂停的手势。

  大伙立刻都不做声了,谁都知道,要是为了面子这么顶牛下去,这架不想打也得打,摊子就不好收拾了,这时急需一个人出来劝劝,给大家一个台阶下。

  “张院长,这位英勇的小青年是你的……?”于光南带着微笑问。

  “是我儿子。”

  “噢……无知无畏啊,”于光南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儿子你先回家去,大人在这儿谈事,你就别掺和了。”

  “你叫谁儿子呢,你是我儿子!”这位儿子绝对是遗传了母亲的基因,太强悍。

  房冬突然觉得自己根本对付不了这伙人,软硬不吃,自己也不能真动手去打人家。

  “好好好,我是你儿子,行了吧?”于光南这么说让所有人都没想到,这下连儿子也说不出话来了。

  “这位小爹,你先回屋行不行,你听我一句劝,最近这几天千万别告诉陌生人你在哪儿上学,个人隐私还是有必要保密的。”于光南一脸笑容。

  房科以前没发现,这个于光南才是个笑面虎。

  于光南这一句还是起到了效果,几个不怎么像好人的大小伙子一冲动什么事干不出来?

  万一儿子在上下学路上被欺负了呢?

  “你,你要干什么?”在事关儿子安危面前,连王小咪说话也不那么硬气了。

  “以后要在一起做邻居,俗话说,远亲还不如近邻呢,大家好好说话,别动火。”老谭才是真正劝架者。

  “对啊,这位爷爷说得对,咱们闲得没事动什么火啊,你说呢,院长爷爷?”

  “啊不不不……”张大前连忙摆手。

  “猫咪奶奶,你的意思呢?”于光南又问王小咪。

  “叫谁奶奶呢?”王小咪的质问显然没有刚才那么有底气了。

  “我管你儿子叫爸,不就得管你叫奶奶吗?”于光南仍是笑容满面。

  “滚回去!”王小咪对儿子下了令。

  于光南在这边扮笑面虎,马小龙把房冬拉进了屋。

  “一半就一半,这事儿咱们合算啊。”马小龙给房冬分析,他们是三家住户,咱们可是做买卖的,这用量可不是他们能比得了的。

  “我炒料吊汤可全用蜂窝煤,没打算用电。”

  “那也不亏,别忘了咱们这俩大冰柜可全是旧货啊,他们三家的冰箱用电也顶不住咱们一个。”

  “你脑子进水了是不是,三家光有冰箱吗?都有一整套电器吧?”

  “那咱不是还有电磁炉吗?你那吊汤一吊就是一晚上的,多用电就不亏了。”

  其实房冬并不在乎吃点亏,但不想吃哑巴亏。

  最讨厌占了别人便宜还想让人家反过来感谢的主,钱是小事,不能惯他们这个毛病。

  “听我的,没错。”

  房冬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由着马小龙来了。

  马小龙出了门就说:“我们老板说了,这院里一共才能花多少水电费啊?不用大伙摊他全出也行!”

  “真的?”王小咪问。

  “凭啥?”马小龙呛了她一句后又说:“我们老板说了,就按你们说的办,让我转告你们一声,不是我们傻,更不是好欺负,是因为他把各位当长辈看,难听的话我就不说了,以后咱们做邻居就好好相处,谁也别动歪心思,要是有下次,嘿嘿,省略号!”

  “这……”王小咪虽然没完全听懂马小龙的意思,但知道这里面没多少善意。

  “行啦,几个孩子都同意咱们的办法了还有什么可说的,以后在一个院里还得相互照顾呢。”胡大妈抱着孩子又走上前来,把一脸不乐意的王小咪哄了回去。

  战斗还是以房冬的让步结束了,不过马小龙的话也很明白,亏只吃一次。

  “明天再买两个电磁炉。”马小龙回到屋里说。

  “干什么?就为了让他们吃亏?这事儿不干!”房冬坚决反对,自己虽然不是什么五好青年,但也不愿意干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

  “行了,这事你不用管了,反正得让他们长点记性!”马小龙又说。

  “你可不许胡来啊!”

  “放心,犯法的事咱不干。”马小龙歪着脖子说。

  房冬没再理他,摆起了董事长的架式和口吻对大伙儿说喜子最近没工作,接下来就跟着自己一起干,如果买卖还行,觉得能挣钱,就把马小龙和于光南也一起拉进来干。

  “你多大公司啊,还拉着我们一起干?不怕闪了舌头啊?”马小龙损道。

  “我们有空就给你帮帮忙,管个饭就行,标准不用高,一碗牛肉面,要是你挣了钱就给我们加盘肉。”于光南表态道。

  梁喜成说了一番话让房冬没想到,他反正没工作做,可以帮着房冬一起干,但只是帮忙,房冬如果挣了钱就给他几个零花钱,合伙做生意的事就算了,他只有力气没有资金,再说了还有一句老话在那儿放着呢,朋友不共钱。

  只打工,不合伙。

  房冬也没办法,只能依他们,自己这个开一天算一天的买卖属实也不能算门生意,考虑得太远了,还是顾眼前吧。

  下午哥几个就跑到菜市场把各种调料配齐并买了一些食材回来,开始关在屋里穿串,这活儿大男人干确实有点笨手笨脚。

  “有人专门给烧烤城穿串的,我听说七分钱穿一串。”梁喜成说。

  “你放屁都不臭,他一串才卖五毛钱,让穿串人挣走七分,还有多少利?”马小龙训斥道。

  对于手大指头粗的他来说,穿串的难度的确比别人大一些。

  鱼丸、鱼豆腐、鸭血、火腿肠之类的食材必须从正中穿进,再从正中穿出才行,否则很容易碎。

  还好,在浪费了一部份食材后,随着大伙熟练度的提高,速度加快了、成品率也提高了。

  可这时一看,碎掉的食材已经少半盆,足有三四斤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