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地摊儿烟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3 先搞懵再瞎编

地摊儿烟火 三四得六 2278 2020.06.23 10:54

  在家时吃过几次用自家调料煮的涮菜,凭心而论,虽然不敢说最好,但绝不比自己在街上吃过的任何一家串串味道差,可一出摊味道就变了,那是因为父亲在母亲的默契配合下,兢兢业业地往里大量兑水而致。

  父母是有良心的奸商,食材从不买次品,只是小户人家小家子气而已。

  何不把炒料多放些,在这两位美女身上试试效果?

  有母亲在桶旁盯着,想把炒料多加些到桶里重新煮一下是没机会的。

  这事儿得找胡子哥帮忙,就像他往串串上刷调料一样把炒料直接刷上去。

  房冬从调料箱里找到炒料,用勺子挖下一小块来,捻碎,然后装到一个塑料袋里。

  幸亏是夏天,牛油不算硬,要是冬天想挖也挖不动。

  “冬子,你蹲在那儿干什么呢?”母亲问。

  “那两个顾客让洒点胡椒粉。”

  “少放点儿!”

  房冬应了一声,拿着装好串串的托盘和那一小撮炒料就来到了胡子面前。

  “胡子哥,帮个忙,把这些料洒上,化开沾匀就行。”

  “你小子……搞什么名堂?”胡子嘴上有疑问,但手上可没闲着,三两下就按房冬的要求搞定了。

  如果吃着好就能说上话,趁机和两位美女套套近乎,施展一下自己的无敌烦人功,给家里培养几个老顾客。

  虽然上了三年大学,班里女同学被自己聊得没有一个爱搭理自己的,但房冬一直对自己的口才和应变能力很自信,她们不理自己那是不懂风情,呆猪一窝。

  刚好胡子的外甥小胖过来,房冬悄声问他:“知道那俩个女的是哪儿的吗?”

  “不知道。”小胖摇摇头。

  “笨蛋,她们说话一句也没听见吗?”

  “她们说烤得很嫩,口感正好。”

  “你就是个猪!”

  小胖被房冬一下骂醒了:“我明白你想知道什么啦,我听见她们总说安大。”

  “欧克!”房冬拍了拍小胖,端着托盘来到两位美女面前。

  “你干什么呢,怎么还烤一下?”红衣女问,二人早就发现房冬在烤炉前的小鼓捣了。

  “尝尝我的新发明,不好吃……也要钱,嘿嘿。”房冬堆起自己的笑容。

  “哇!”红衣少女第一颗鱼丸进嘴就叫了起来:“太棒了,煮完再烤,这真是你的发明吗?”

  你个傻妞,那是为了往开化调料。

  “打个分。”房冬一边看着她不怎么优美的吃相一边说。

  “味道真足,太正啦,必须10分!”

  天哪,这个女孩可够不拘小节的,冲着自己边嚼边说,那股熟悉的川味从她口中扑面而来。

  那个放放只是看着红衣女吃,完全没有想吃的意思。

  挑食的孩子肚里肯定有虫子!房冬心里咒道。

  不过这也让他找到了冒蒙的切入点,有没有虫子另说,得让你尝到老房家的真正味道,乖乖把钱源源不断地送过来才是目的。

  房冬保持着自己所能理解到的绅士风度,微笑着对她说:“尝尝吧,放放,保你不后悔。”

  太灵了,连眼皮也懒得撩自己一下的放放突然睁大了眼睛看着房冬:“你是……”

  “先尝尝。”房冬没回答,保持适度的神秘感是聊天得以延续的重大法宝。

  “你不是对面的儿子吗?”红衣少女说。

  这话听着怎么有点别扭呢?

  “对呀,还有呢?”还有个鬼,根本就啥都没有。

  这一声“还有呢”把二位少女立刻搞晕了,听房冬这意思以前至少是见过面啊。

  要不然他怎么知道自己叫放放呢?

  年轻,阅历太浅,谁能想到世界上还有房冬这么无聊的人。

  “先解决肚子问题,慢慢想,我那边还忙,有什么需要再叫我。”点到为止,点的劲儿大就戳破了,房冬决定吸取自己之前招人烦的经验和教训。

  刚回来没几分钟,两位美女就又招呼自己了。

  方才点的二十个串串只剩放放手中的一串了,她的吃法和红衣少女完全不一样,用筷子把串串先撸到盘子里,再用签子一个个地扎着吃。

  “就刚才那些品种,你看着再给拿些,拿四十串吧。”又是红衣女和房冬说话。

  看着拿?这花钱还有点没人性没?

  四十串,听起来吓人,实际没多少东西,一串鱼丸才串两颗,豆皮海带之类的更是少得可怜,二指宽几寸长那么一小条而已。

  房冬把四十个串串在胡子的烤炉上加工好送过来时,红衣女对他说:“不忙就坐会儿呗。”

  这是刚才埋下的雷起作用了,完全是好奇心驱使,绝对不是看上自己了,这点自知之明房冬还是有的,尽管自己优秀得一塌糊涂。

  现在就不忙。

  那也得装一下:“我回去看看摊上有事没,马上过来。”

  既有分寸又不失热情。

  回摊上装模作样地转了一圈比划了几个规范性动作后,房冬再次来到两位美女前。

  胡子哥一直像看怪物一样看自己,不管他,看不懂怪你上学时没用功。

  “你到底在哪儿见过放放啊?”果然,她们放不下的就是这件事,这戏得演,实在演不下去再告诉她们实情,就当开个玩笑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真的想不起我来了?”冬子指着自己的鼻尖问,时刻把握主动权。

  “有点……眼熟,想不起来了。”放放不停地眨着眼睛。

  能想起来才怪,原来你也会撒谎啊。

  “提示一下呗?”红衣女做出一副可爱样,看着房冬。

  “你俩是安大的吧?”现蒸热卖,这是刚刚从小胖嘴里得来的信息,做为三线城市的安平就一所正规二本学校——安平大学,简称安大。

  “对啊,你也是?”

  房冬没有直接回答,又问了俩个字:“大二吧?”

  这可是房冬刚才经过认真考虑后的结果,此时正值暑假,不能小看了大二这个选择,左右逢源。

  如果本身就是大二自然不用说。

  如果她俩是大一,那开学就是大二。

  老生已毕业,新生没入学,在校的就三个年级,将近七成的几率,值得一蒙。

  “我想起来啦!”红衣女尖叫了一声,把房冬吓了一跳,比我还能瞎编,你能想起个鬼啊?

  “去年新生入学时,你是迎新生的!对吧?你也是管理学院的!”

  好家伙,这下明白了,她俩是去年入学的安大管理学院新生,开学大二,主动撞到枪口上来了。

  这就好办多了,是表演神侃技术的时候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