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地摊儿烟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5 省略号的正确用法

地摊儿烟火 三四得六 2181 2020.07.12 12:36

  输完液已接近半夜三点。

  从医院出来,院外的停车处可没有秀秀家门口那么高的台阶,想一跨腿就进到三轮的车斗那得大小伙子才行,秀秀还抱着孩子完全没可能。

  “我帮你抱着孩子,你先上车。”房冬伸过手准备接孩子。

  “要不……我和你坐一起吧,影响你开车不?”秀秀指了指房冬的驾座。

  这辆三轮不是那种老式的骑跨座,是一个横着的长方形驾座,很宽,大约有六七十公分。

  坐两人没问题,稍微有点挤而已。

  “不影响,一个破三轮,又不是汽车,咱们慢点开。”

  秀秀一跨腿就坐了上来,然后使劲往右挤了挤,尽量给房冬多腾出些位置来。

  尽管如此,两人坐在一起还是很挤。

  生平第一次和一位异性挨得这么近,一种莫名的兴奋和涌动传遍全身,更不用说这位是自己曾经的偶像。

  车比来的时候慢了很多,两人挤在一起,操作上确实有些影响,另一个原因就是房冬很享受这种感觉。

  半个多小时后,房冬把车贴停在秀秀家的台阶前,秀秀离开座位的一刹那,房冬才发现原本暖烘烘的身体右侧突然变得凉嗖嗖的。

  秀秀进了屋,房冬把车停好后回到房里,梁喜成这个猪此时正高唱鼾歌呢。

  房冬关上门,从些许失落中清醒了过来,刚才自己是怎么了?

  那种感觉……是对一个抱着生病孩子的妇女应该有的吗?

  有人说没见过女人的小青年,看见母猪都是双眼皮的。

  我擦!

  房冬骂起自己来,这就是龌龊吧?

  居然想起了双眼皮母猪,这对自己的偶像,哪怕是曾经的偶像也是一种极大的亵渎,也是对自己本人的亵渎。

  “没人性,大骚包!”房冬咬着牙低声骂自己。

  有月亮,屋中的一切看得清楚,房冬没开灯,直接走到了床边。

  “啊,啊?”哪知这时梁喜成醒了,一屁股坐了起来:“谁没人性?”

  “我!”房冬没好气地说。

  “大骚包是谁?”

  “我!”

  “噢,那行,你接着骚吧,我以为你骂我呢,敢骂我看我揍不死你。”死胖子又躺下了。

  刚躺下就又起来了:“说得对啊,你一直就是这样的人,总算有自知之明啦!”

  “去你妈的省略号!”房冬接着又说:“听到没,这才是省略号的正确用法!”

  喜子再次倒下,伸了个懒腰:“知道啦,去你妈的省略号!”

  房冬把短裤和半袖运动衣脱下来,闻了闻,好像真的不臭,可也不怎么好闻,一股腥味。

  生活经验不足,购置物品时全想着串串了,连洗衣盆洗衣粉肥皂之类的东西都没买,离家时走得急,母亲给准备的换洗衣服也没带,正说明天回去拿呢,偏偏今晚搞了个浑身是屎。

  “什么味儿?”死胖子还没睡,一直看着自己呢。

  “腥!”房冬随口答了一句。

  “哈哈哈哈……”

  “笑你……”房冬正要骂他,有人敲门。

  “冬子,没睡吧?”是秀秀。

  这时的房冬只剩一条小内了,他跑到门前,把门半开着,探出头问:“秀秀姐,男男……?”

  “男男挺好的,睡了,没再发烧。”秀秀笑着说。

  月光下,她的牙齿显得格外白。

  “那你……”

  “把你的衣服给我,我帮你洗一下,明天早上就能干。”

  “不用了,我已经洗啦。”

  “拿来!”秀秀压根就没信房冬的鬼话,一个大小伙子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把上下衣都洗完?

  更不用说连灯都没开。

  “房冬只好把刚闻过的半袖和短裤递了出去。

  “嗯……”秀秀接过衣服后看了看,有些些吞吞吐吐。

  “还有,事?”房冬问。

  “嗯……那个,你……还有一件吧?”

  “不,不用了,这个多脏啊。”房冬下意识地捂住自己的要害处。

  秀秀能说出这句话显然是犹豫过的,给一个大男孩洗贴身小内肯定不合适,但不洗也不太合适,必竟是自己孩子给人家拉到身上的。

  “屁孩儿,和姐有啥不好意思的,拿来!”秀秀终于找到了一个让俩人不尴尬的词——屁孩儿。

  这么一来就自然多了。

  房冬躲在门后,哆哆嗦嗦地脱下,然后又哆哆嗦嗦地递了出去,感觉自己的脸在发烧。

  关上门后,房冬又骂自己,这么难为情的事自己怎么就乖乖听话了呢?

  一抬头,梁喜成端端正正地坐在床上看着自己。

  “你,不睡觉干什么?”

  “我等你睡啊,省得我刚睡下又被你吵醒。”

  “那你等着吧。”房冬没开灯,找到脸盆,从桶里倒了点水准备把身上擦擦再睡。

  “半夜洗澡,你是深夜工作者啊,有老顾客找你?”

  房冬没理他,接着擦身上。

  “那是脸盆,你拿来洗澡?”梁喜成叫了起来。

  “睡你的吧,多事!”

  “我草,那是我的洗脸毛巾,你拿它擦哪儿呢?!”梁喜成咆哮了。

  此后,一直到房冬躺到床上,死胖子也没再理他。

  莫非真生气了?

  “特殊情况嘛,明天给你赔条新的。”

  梁喜成还不说话。

  “嚯嚯嚯,原来裸睡真的很舒服啊,一种放飞自我的感觉!”房冬故意说。

  “放飞个鸟!”胖子终于说话了:“明天给我买个纯棉的!”

  胖子翻过身去,很快就传出了呼噜声,房冬却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早上醒来时,发现夏凉被不知啥时被自己踹到了地上,胖子坐在床上正拿着一根火腿肠啃呢。

  “还没卖呢就让你吃光了,几点啦?”

  “九点六十。”

  “好好说话!”

  “亏你还上过大学呢,一个小时等于六十分钟不知道啊?九点六十就是十点!”

  “这么晚了你特么也不叫我一声,咱家没窗帘,我这个样子让人从窗前路过看见怎么办?”

  “你快别臭美了,我不小心看了你一眼连吃早点的心情都没了,要不然能现在才吃吗?”胖子说着把几件衣服扔了过来:“穿吧!”

  房冬一看,正是昨天被秀秀拿去洗的那三件。

  “是秀秀姐送过来的还是你去取的?”

  “当然是送过来的,你以为我像你啊,半夜三更往人家里跑?”

  “啊?你……没让她进来吧?”

  胖子看了看房冬:“哥儿们是那种不懂礼貌的人吗?当然得请人家进来坐一会儿啦!”

  “什么?”房冬喊了起来。

  “喊什么?你以为人家像你啊?和我说还要上班呢,总共进来呆了不到一分钟就走啦!”

  房冬咬着后牙根儿:“你妈勒个省略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