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地摊儿烟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9 人性的善恶

地摊儿烟火 三四得六 2174 2020.06.29 20:39

  胡子的这堂课让房冬对刚才发生的一切有了新的认识。

  连他自己也没想到,这堂课过后,这些小摊贩们完全不可理喻的言行,在自己心中得到了一个新的定义,不合理,但未必不合情。

  人人平等,那只是我们追求的一个美好愿望,很多人都在为实现这一愿望而不懈地努力和奋斗着,但前路漫漫,实现它仍需时日。

  一个人整日疲于奔命地忙碌只为了混口饭吃,已经有一部分徘徊在出格甚至是犯罪的边缘时,你能指望他们心平气和地坐下来和你讲道理?

  就像这条街上一些营业不景气的摊主一样,没有文化,为了生存根本不需要什么狗屁尊严和自信。

  斤斤计较、互相踩踏,爱看别人的笑话,以算计别人为乐。

  没事时总想着给别人挖坑,被别人挖到的时候又会不计后果地有仇必报。

  当俩个茶叶蛋业主为了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大打出手,扔光自己盆里所有鸡蛋以求给对方一通覆盖式打击时,完全不考虑扔掉的是自己日后几天都挣不回来的血汗钱。

  为了几毛钱的利益,就像战国时期的合纵联横一样,今天张三联合李四去打王五,明天李四又联合王五去打张三,这就是地摊儿的江湖。

  为了这点利益,起初的不讲理是利益驱使下的故意为之,久而久之便成了习惯。

  烧烤的摊主们为什么很少打架?因为他们能挣到钱,其中生意好的甚至可以走上富裕之路。

  就算有几家生意差、难以维持的摊主,一直到倒闭那天也不敢去和生意好的摊主撒野,并不是穷人怕有钱人,而是生意好的摊主们之间相对团结,讲一个共同的秩序和道理。

  反之就不一样了,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理,黑白不分,各不相容。

  第二天睡醒觉在家中吃午饭时,母亲的一席话让房冬对胡子的这堂课又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给胡大妈垫付的九百块钱,怕是要不回来了。

  一个根本的原因是她想给可能也给不起。

  不解甚至有点可恨的是到了这个时候,胡大妈不去反思此事是因为她自己先动手打人把矛盾激化,反而把责任推到好心为她出点子的房冬身上,就是为了让拒绝还钱变得理直气壮。

  房冬问母亲:“既然你知道可能会是这个结果,为什么还要拿钱出来?”

  母亲答:“这就是人性,如果咱们家遇到这样的急事,胡大妈也会这样帮咱们的,明白吗?”

  房冬不明白。

  直到后来回到学校,在一个偶然的机会碰到一位社会学老师,闲聊起这件事时,才算得到了一个可以理解的答案。

  人都有善恶两面,当他处于强势地位时,主观上愿意让别人看到他善的一面,像胡大妈和卖面筋茶蛋这类人,则更愿意向人展示自己强悍的一面,可身份地位和财富无法支持这种虚无的强悍时,恶的一面就自然显现出来。

  人本来就是一种善恶结合体。

  ……

  秀秀和胡大妈没了消息,一个多星期后,房冬准备返回学校时,她们也没再出摊。

  放放和夏夏又来了几次,带了些新同学来,大多是中学同学,少时两三个,多时七八个。

  那个自己最不喜欢的李方明来的次数最多,每次的消费也要比别的同学高些,说话嘛,还是那么讨厌。

  不过习惯了也就好了,必竟咱要挣人家的钱嘛,朋友不想和他做,但他绝对是个好顾客。

  一直到了开学,放放和夏夏也没主动和自己加微信,不能说不是一点遗憾。

  房冬一直没闲着,在开学前的最后几天里,在父亲的指导下炒了两次料,对所耗原料了解后进行了简单的估算,结果是按自己这么重的下料法来配串串,还是有利可图的。

  他建议父亲把汤料的浓度至少增加一倍,这样的话,李方明这伙客人来了以后也不用再去麻烦人家胡子了。

  开学以后,这伙人能带更多的同学来,然后同学的同学、姑舅同学、叔伯同学……哈哈,同同学学无穷尽也。

  “这是麻辣烫,不是愚公移山!”父亲不同意。

  他有他的理由,日子不是这么过的,夜市摊每年只能摆不到半年,5月开始到10月结束,不能和人家有店的比,一年四季都能营业。

  咱呢,在不丧良心、不用黑心食材的基础上,保证利益最大化,多挣一个算一个。

  随着城市管理越来越严,早年到处可见的夜市地摊儿现在整合的就剩两条街了,早就有消息说下一步要进一步规范,把这些摊全集中到一个或几个小吃城去,一家一店,到那时,能租得起店面的恐怕只剩下烧烤了。

  意思很简单,有今年,不一定有明年。

  在母亲的支持下,房冬总算说通了父亲,至少按这样把今年做下来,李方明这伙老顾客怎么也得维护住吧。

  开学前的最后一天,收摊时胡子硬塞给房冬五百块钱:“不拿我揍你,明年暑假回来要是咱们这条街还让出夜市的话,你再给哥帮忙,你这手艺还没学全呢。”

  “明年没暑假了,我毕业了。”

  “是吗,真快,打算在外面闯还是回家来?”

  “我想回来。”

  “好,回来好,守着父母多好,不用租房不用跑车,考个公务员,再也不用受这份苦了!”胡子拍了拍房冬的肩头,好像比房冬自己还有信心似的。

  “我想……”房冬没说出来,亲历了胡大妈家这件事后,他对自己当初想在小吃界闯一条路出来的想法有些犹豫了。

  ……

  回到学校不久,他又改了主意,每年的夜市一结束,父亲就又到了蹬着三轮卖水果的时候,想想父亲年近六十还被管理人员追得满街跑的情形,房冬又开始了他四处打零工的生活。

  如火如荼的校园招聘开始了,房冬不是不可以随便先找个工作挣点钱,关键是对自己那个小吃的想法还有点不死心。

  技多不压人,哪怕将来回到家像胡子哥所说考个公务员呢,手艺在身也没坏处,如果考不上也找不到合适公司的话,还能多一种选择。

  房冬这次打临工是有选择的,专拣小吃店或一些有特色的小饭店干,工资少,老板也难侍候。

  这么做当然有目的:学习。

  学经验、看门道、偷技术。

  从小学到大学,房冬从来没这么用过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