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系统 我在末世当村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四十五章 碰到乱咬人的咋办

我在末世当村长 云亦云翳 2233 2019.09.23 16:12

  刘志什么也没兑换,对自己现在来说,最重要的只有两个,一是粮食产量,没有粮食,就不敢大肆招收人口,城镇登记也就迟迟无法上升;二是高端战力,有了横扫一方的实力,前面的问题也就不是问题了,实在缺粮了,哪怕是去抢,也是抢的肆无忌惮。

  又领取了三个讨贼任务,便离开这里,顺道去县衙探望元县令去。

  元县令这个时候正在指挥下人收拾东西,他来到这里虽然有两年了,但是前面一直在委委屈屈的做着吉祥物,政令无法落实下去,刚刚掌权没多久,就要离开了,也没攒下什么家财,倒是比较好收拾。

  见到刘志过来,招呼道,“刘县尉你来了,本官正要找人叫你和县丞呢。走,我们先去大堂,我这就找县丞过来。”

  话说,这还是刘志第二次见到县丞。第一次正是当初元县令任命的时候。后来自己就离开了,和这个县丞也没什么交集。

  县丞还是宝安县本地的一家地方豪强,这也是如今为官之道的惯例,县丞县尉通常是选择本地有权有势的,才能更好的辅佐县令行事。

  没多久,县丞就过来了,一个文文弱弱的中年男人。

  元县令这才开口道,“吾皇英明,破例提拔本官,前往鹏城州府担任要职,明日就要前往赴任,同时,新的宝安县令将会在十日之内达到,这段空档期,就要多多劳烦两位了。”

  刘志和县丞急忙连道,“不烦不烦,下官分内职责罢了。”

  基本就是这些了,县丞很有眼色的告辞离去,刘志留下来问道,“元大人,冒昧问一句,不知新任县令姓甚名谁?以及为人如何?”

  元温摇头,“呵呵,刘县尉无需担心。下任县令是谁,本官也不知。但是朝廷选人用人,自是有其道理的,新任县令,必能带领整个宝安县,蓬勃发展。哈哈,喝茶喝茶,除此之外,刘县尉还有其他事吗?”

  这么快就开始赶人了……老实说,自从知道要升职后,眼前这个元县令就越来越有高人一等的官架子了,尤其是面对刘志这个他眼中的武官一派的人,更加如此。完全没有了当初那副谨慎、谦虚的样子了。不由得让刘志想到“仗义每多屠狗辈”这句名言……

  人家冷屁股摆过来,刘志自然是没兴趣把热脸贴过去的,自然是很知趣的告辞离去。

  “蓉儿,这次我特意挑选了三个靠近丰乐村的反贼势力村镇,西北角那个镇子就由你和姜校尉前往,北方那个镇子就由杨昭你带领长枪营去解决,至于东北角那个小村子,就看秦校尉你们的覆雨营了,话说,一个小村子而已,竟然敢投靠反贼势力,也是无知者无畏啊。”

  为了实现自己之前构想的草原中心,刘志特意挑选了丰乐村周边的三个村镇,等打下来之后,就可以以丰乐村为核心,在它的北方构筑三个小村镇作为藩篱,以后就可以安心发展自己的领地。

  第三天,出发的三只部队都胜利归来,同时,刘志也收到了县城的传唤,新任县令到了。

  看着传令官牛气哄哄的样子,刘志直觉不太好,没带黄蓉,自己孤身一人前往县城。

  当刘志赶到县衙的时候,县令正在大堂和众多下属聊着天,刘志则是在门外被下人拦住了,让刘志等在这里,自己前去汇报。

  听到下人传令,刘县尉到了,县令也没传唤刘志进来,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声,“刘县尉架子挺大的嘛,让我们一群人等他一个。哼!既然他长途远来,想必是累了,就在门外站着吧。”随后便继续和其他官吏聊起天来。

  听到下人回来说的话,明显是想让自己老老实实站在这里吃闭门羹啊。刘志也不再分辨,只是自顾自的搬了一张椅子过来,不顾下人的严令呵斥,自自在在的坐在门外。

  心里暗想,“这新任县令属狗的吗,逮到人就乱咬?还是说想要来个杀鸡儆猴,自己不幸运的成了那只鸡?又或者,跟自己有过节?真是乱七八糟的,一个小小县令,架子比包拯那种大学士还大,简直了,还想让自己恭恭敬敬的站在门外。呵,老子手下有兵,听你的就是有病了!”

  过了大约一个多时辰,也就是两个小时左右,里面的人才慢慢走了出来。当先走出的几个县衙小吏,看到刘志大马金刀的坐在门外,眼神一凝,彼此对视一眼,急忙从两旁绕开,也不停留,快步离去。

  县令和县尉闹矛盾,这神仙打架,围观者遭殃,还是快躲的好!

  这时候,县丞和一个瘦瘦高高的中年人有说有笑的走了出来,那个瘦高中年人一定就是新任县令了,见到刘志这么大剌剌的坐在眼前,额头不由得爆起几根青筋。

  面色一板,对着周围的差役骂道,“你们几个怎么做事的!这随随便便一个人怎么坐在县衙大厅前面!还不把他抓起来?!”

  几个差役彼此对视着,畏畏缩缩的说道,“县……县令大人,这就是……就是我们刘县尉,不是……”

  县令怒瞪了这群衙役一眼,这才挤出一丝笑容,“原来是刘县尉当面啊。刘县尉怎么不先介绍一下自己,差点让本官以为什么阿猫阿狗的跑进县衙来了。”

  刘志也是皮笑肉不笑的拱拱手,“大人就是新任县令了吧?刘某粗人一个,可不像那些掉书袋一样口若悬河,还真没县令大人说得快,还请县令恕罪了。”

  口头上很谦虚的说着,但是自己的屁股仿佛生根了一样,牢牢扎在椅子上,挂着懒洋洋的笑容看着铁青着脸,强挤笑容的县令。

  面子是互相给的,他这莫名其妙冲上来乱咬,刘志可是手上握着枪杆子的人,宝安县最强军队的人,怎么可能自动服软,把热脸凑上去给人打呢!

  新任县令笑容收敛,铁青的脸有变黑的趋势,冷冷说道,“刘县尉虽然是一介武夫,但是连长幼尊卑的道理都不懂吗?不知道见到本官应该怎么做吗?以下犯上,这是死罪,本官看样子需要上报州府了?”

  “死罪”这两个字都蹦出来了,这明显是要撕破脸了。刘志依旧带着一副贱贱的笑容,说道,“哎呀,所以之前我就说了啊,还请县令大人恕罪。在下之前征讨一伙贼寇的时候,不小心被受伤了,无法站立,只能这么一副不雅的状态面见长官了,我实在不知道县令大人年纪大到记忆力都不好使了,这没眼力劲的,实在该罚该罚,还请大人恕罪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