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系统 我在末世当村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一章 正邪盛会(超大章节,不知道符不符合大家认为的高潮?)

我在末世当村长 云亦云翳 4308 2019.09.01 15:00

  刘志没好气的吐槽,“嘿,师兄,你这幸灾乐祸的是为哪般啊。眼睛都眯成一条线看不见了。”

  温笑笑嘿嘿一笑,“那可不是。当然要幸灾乐祸了。若不是当初师尊和张老道比武不胜之后下决心终身不履中土,我昆仑派又怎么会落魄至此,那些二代弟子又怎么会纷纷离去!嘿嘿,这次张老道可是要头疼了。哦,还有一个更有意思的,盗王盗神盗帅盗圣四人,相约武当山,看谁能偷窃到葵花宝典,谁就是盗中魁首……”

  刘志恍然大悟,“难怪宋凡告诉我,昆仑派二代长辈凋零,可是,为什么竟然连师尊的名讳都不被徒子徒孙知道?”

  听刘志问起,温笑笑气愤不已,“还不是白鹿子那家伙,做了掌门之后,因为记恨师尊当年对他不喜,竟然说师尊才是导致昆仑一蹶不振的罪魁祸首,强行把师尊的牌位驱逐出昆仑历代祖师殿。哼哼,他死的早,要不然知道师尊还在世,不知道要被吓成什么样子了。唉,不说他不说他了,要不是记挂昆仑派,老子早就离开这个让人憋屈的地方了。你到底去不去武当?”

  刘志一口答应,“当然去了!”

  四天之后,温笑笑带着宋凡、温铃儿和刘志一起前往昆仑大殿,汇合后,何足道带领众人,一起消失在驿站传送阵。这次刘志也算是见到了何太冲的夫人——班淑娴。终于明白当日温铃儿欲言又止,想说什么了。何太冲自然妥妥的一名美男子,而且是很有底蕴的老帅哥,可是班淑娴倒真的和“淑、娴”二字没有联系,又老又丑,面相刻薄,身形肥大。难怪谣传何太冲花心,娶了好几房小妾……

  刘志这一大票人,各个身带武器,穿着昆仑派的服饰,倒也无人不长眼凑上来惹事,一路顺畅的到达了武当山。

  武当大门处,是宋远桥和俞莲舟二人在迎来送往,接待所有来访的宾客,无论是身怀恶意还是善意,二人都是笑容满面,举止毫无不妥之处。

  看到何太冲带队,宋远桥暗道:“这位客人非同小可,该当请师父亲自迎接。”急忙撇下手头事务,笑容满面的迎接过来,拱手道,“铁琴先生竟然亲自到访,武当上下,倍感荣幸。还请稍事休息,宋某这就请师尊出来。”

  告罪一声,交代俞莲舟招待何太冲,自己忙去禀明张三丰。张三丰道:“听说铁琴先生罕来中土,亏他知道老道的生日。”当下率领六名弟子,迎了出去。只见铁琴先生何太冲年纪也不甚老,身穿黄衫,神情甚是飘逸,气象冲和,俨然是名门正派的一代宗主。他身后站着八名男女弟子。旁边是温笑笑和另外两位长老。

  何太冲向张三丰行礼致贺。张三丰连声道谢,拱手行礼。宋远桥、俞莲舟、林平之等六人跪下磕头,何太冲也跪拜还礼,说道:“武当六侠名震寰宇,这般大礼如何克当?”宋远桥等六人连道不敢。

  其实,依照辈分来算的话,何足道算是张三丰的前辈,因此,白鹿子、温笑笑应该和张三丰同辈,那何太冲撑死也就和宋远桥六人同辈。可是一来,昆仑二代长辈凋零,普遍被认为无人在世,二来何太冲还是一派之掌,因此辈分自然比武当六侠高上一辈。

  宋远桥等人磕头自是应该,但是何太冲竟然磕头还礼,这可就礼份做足了。难怪宋远桥连道不敢。

  身后,一身崭新武当道袍的林平之眼尖,一眼看到了刘志,心奋之情溢于言表,碍于眼前长辈都在,只能强行按捺下去。

  在大佬们彼此谦让的走进山门后,林平之趁机靠近刘志,轻轻说道,“志哥,你真的没事了?之前师父说你找到救命的法子了,又不见你跟他回来,我还以为师父在安慰我呢。”

  刘志嘻嘻一笑,“当然没事了。还要多谢张真人的引荐之恩呢。咋样,你在武当过得还好吧?”

  林平之点点头,“很好。长辈关爱,同门友爱。承蒙师尊大恩,我已经成了二阶高手。你呢?有空咱们比划比划。”

  刘志自无不可,跟着人群走进武当派内部。这个时候,本来十分宽阔的广场,已经摆满了酒席,一眼看过去,恐怕能容纳上万人都不止。这个时候,本来吵吵嚷嚷的人群,都在静悄悄看着张三丰何太冲一行人。

  铁琴先生江湖名望极高,却久不履中土,行事极为低调,不被众人所知。这次难得看到这位传说中的人物,自然是十分稀奇。

  张三丰把何太冲、班淑娴、温笑笑以及另外两个长老,一路带领到广场最前方的一桌空置酒席,而众弟子,则是被其他小道士分领到其他桌。

  这也是江湖举行典礼的习俗,通常掌门们聚在一起,而弟子们则是被分散开,有助于和其他门派弟子互相交流,增进见闻。刘志这一桌,除了温铃儿非要跟随自己之外,其他全部是其他门派的人。

  刘志能分辨的清楚的,也就两个身着破破烂烂服装的丐帮弟子,他们最好辨认。两名身穿粉色道袍的年轻女子,留着长发,应该是峨眉派的。还有两名身穿黑白道袍的,却难以分得清究竟是全真派、泰山派、青城派还是其他的。

  彼此微微一笑后,简单交流一番,刘志就开始关注前面的那些大佬们。丐帮的是一桌,其中一人,身材甚是魁伟,三十来岁年纪,身穿灰色旧布袍,已微有破烂。浓眉大眼,高鼻阔口,一张四方国字脸,颇有风霜之色,顾盼之际,极有威势,一定就是丐帮帮主乔峰了,其旁,还有两人,一名头发花白,不顾形象的正捧着一只烧鸡狂啃的,肯定就是爱吃美食的九指神丐洪七公,另一人也是浓眉大眼,却和乔峰气质截然不同,神色闷憨,一定是大侠郭靖了。

  另外一桌,有僧有俗,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每个人都身带宝剑,又是五种不同衣服的,应该是那五岳剑派。倒是都能让刘志分清楚,那个手拿折扇,温文尔雅,一身文士袍的,自然是华山掌门岳不群,一手【养吾剑法】和【紫霞真气】独步武林;那三个身穿佛衣、头顶光亮的,应该是恒山派三定师太;另外一个身穿道袍的,就是泰山派掌门;另一个面色凄苦、头发花白的,是衡山派莫大先生,最后一个气度森严、颇有威势的,应该就是嵩山掌门左冷禅了。

  这么多大佬汇聚一堂的盛况可不常见,刘志兴致勃勃正要打量其他人的时候,宋远桥又急急忙忙奔跑进来,在张三丰耳边小声说了些什么,张三丰立即起身,告罪一声,带着六侠走了出去。不就,一声中气十足的佛号传来,“阿弥陀佛!南北少林寺众人,前来庆祝张真人大寿!恭贺张真人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张三丰为首,带着一群光头和尚走了进来,正是号称正道第一、如今华夏榜排行第三的少林寺了。而且还是南北两家一起前来,实在少见。想来,有关南少林绝世秘籍【葵花宝典】出世,南少林怕自己一家撑不住,特意撇下情面前往北少林寻求援手了。

  有两个少林寺年轻和尚被武当弟子引到了刘志这一桌,两人轻宣佛号“阿弥陀佛”,不显架子的朝着众人微微一笑,坐了下来。

  少林寺僧人的到来,仿佛揭开了大戏的帷幕,接下来,一个又一个大佬纷纷出现。很快,久闻其名、不见其人的青龙会,竟然也派人前来了。来的是一名轻纱遮脸的妙龄女子和飘飘欲仙的老年人。

  出场声势极为骇人,十八名身穿青袍的汉子开道,每个人都是太阳穴高高鼓起、很明显的内家高手,其后,众多礼箱直接被抬了进来,年轻女子微微一笑,轻灵的声音十分柔媚的说道,“青龙会二龙首明月心、三龙首百晓生,前来恭贺张真人大寿!”

  这女子虽然轻纱遮面,看不清脸庞,但就凭借这声音,绝对九成九的绝世大美人,恐怕不会比大小乔差,更别提这声音,隐含魅惑,众多年轻弟子都不由得脸一红。

  青龙会从来不会露于明面,这次却一反常态,高调至极的亮相于大庭广众,实在出人意料。更令人惊奇的是,原来百晓生组织竟然真的是青龙会的一份子,百晓生本人,更是青龙会三龙首。可能也是由于华夏榜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吧,突兀的曝光在华夏大地,索性直接走到明面来。

  张三丰倒是面不改色,言笑晏晏的把明月心和百晓生迎接了进来。

  这之后,大家都在眼巴巴的看着大门之外,却始终不见再有人过来,就在将要失望的时候,一阵敲敲打打的丝竹锣鼓声传来,“星宿老仙,法驾中原,神通广大,法力无边”之类的。

  一看这德行,刘志都不用猜,肯定是丁春秋那个极致装逼的家伙来了,不过奇怪的是,其中竟然还夹杂着一些指责声,隐隐约约还有一个人的声音传来,虽然丝竹声之大、在场众人吵杂声之乱,也不能压盖,“星宿老头啊,我早劝你别搞这套大吹法螺,你往我们这一站,整个人群的逼格都被你拉低了几分,等会被那群狗屁正道嘲笑的时候,你离我们远点……”

  竟然有人敢这么嘲笑丁春秋,还能活的生龙活虎,那又会是谁?

  很快,那群嘈嘈杂杂的人群便接近了,在座的正道掌门们彼此对视了一眼,齐刷刷跟着张三丰走了出去。身后,众多看热闹的弟子也纷纷跟上,与来人对峙在一起,中间,俨然一副鸿沟,唯有青龙会的人,静静地站在一旁。

  对面的,最引人瞩目的,自然是坐在八人大轿里面的一名鹤发童颜的老头,须发洁白,皮肤却是滑嫩如处子,旁边一群歪瓜裂枣、奇装异服的弟子正在狂拍马屁,人越多,他们反而越是兴奋,马屁声也是更响亮。

  在旁边,泾渭分明的是一波身穿五色服饰的人,簇拥着中间一位身材高大、面如重枣、威势极重的中年人,他旁边,站着五位极有特色的,或是身形瘦挑的阴鹜男子,或是须发眉毛皆白的老人、或是风度翩翩的大帅哥,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莫过于一位身穿紫衫、极富域外风情的美女,衣着暴露,漏出光滑的肚脐,A4纸的小蛮腰闪烁着象牙白,极富诱惑力。而骂骂咧咧的一个高个中年男人,正处于这群人之中。

  再旁边,是一群红衣喇嘛,为首的两个人,一个身穿黄色僧袍,不到五十岁年纪,布衣芒鞋,脸上神采飞扬,隐隐似有宝光流动,便如是明珠宝玉,自然生辉。让人一眼便心生钦仰亲近之意,另一人身披黄袍、极高极瘦、身形犹似竹杆一般,脑门微陷,便似一只碟子一般,手持五个颜色不同的轮子。

  再旁边,则是几个奇装异服的人,各有特色,神色不善。其中一人,宛如月中精灵下凡,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一般惹人关注,赤着双足,晶莹洁白的小脚让人忍不住想要跪倒膜拜。

  再旁边,一群身穿金灿灿衣服的人拥护者一人,只见这人手持一对飞环,徐徐走来,冷静、沉稳,行只若浮云、不惊落木,双足却该是轻飘飘如一阵风,却不料甫落地就似已生根,且步伐如鼓点铿锵有力,与身后一个面无表情、冷若冰霜的人的步伐形成一种奇特韵律。

  刘志还看到了自己的老熟人,一群身穿红衣的和尚,握着血色弯刀——血刀门,拥护着一名年过花甲的老和尚,恐怕就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血刀老祖了。

  他们旁边,是一群身披黑袍,手持短弩的人,为首的是一名身材高大、一席青衫、霸气十足的中年男人,这倒是刘志看不出来的人物。不过能和这么多大佬站一起,就说明了他的地位之高。

  除了这些,后面隐隐绰绰,不知还有多少大佬。直看的刘志皱眉不已,这是天下的黑道邪派全聚集到一起了?随便一个拿出去都是威慑一方、称宗做祖的存在,【葵花宝典】虽好,但还不足以惹动这么多黑道大佬吧?难道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

  正道邪道自古以来便不两立,更别说彼此之间,不知道有多少血海深仇了,这个时候,自然很明显的处于对立状态,若不是顾忌到对方强势,恐怕早已经彼此开始厮杀了。

  张三丰作为东道主,名望声望也足够高,自然当仁不让暂时充作发言人,走到两方中间,语气平和的问道,“不知各位掌门所为何来?若是喝老道一口寿酒,自然倒履相迎。若是……”

举报

作者感言

云亦云翳

云亦云翳

我也不知道咋回事,最近似乎看这本书的人冷清了很多?是不是因为大家喜欢游戏文,不喜欢武侠风的原因?唉。不管看得人多不多,反正我还是会努力写下去的,虽然每天的时间确实很紧……至于推荐票什么的,算了,不强求吧。

2019-09-01 15: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