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系统 我在末世当村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六章 被骗了

我在末世当村长 云亦云翳 2090 2019.08.30 15:00

  略微打探了一些消息后,刘志便起身前往昆仑派的驻地。这是一个十分气派的大院子,四进四出,位于镇子的最中央,可见在这里的地位之高。

  院子里密密麻麻站满了人头,队伍甚至一直排出了院子,来到了街道对面。刘志自觉站到最后一个,问自己前面那人,“嘿,哥们,这里怎么这么多人?”

  前面的是一个胡子拉碴的大汉,瞥了刘志一眼,兴致缺缺的说,“都和咱俩一样,渴望哪天能被昆仑弟子看上眼,然后拜入山门的。唉,你们这群年轻力壮的还有希望,像我这样人到中年的,唉……没戏了。”

  刘志继续问道,“那是每天都这么多人吗?既然没戏了,你为啥还过来排队?”

  中年汉子眉毛一挑,“嘿!你怎么这么不会说话?我说自己没戏了,你附和个什么鬼!要放到以前,在我公司里,你早被穿小鞋辞职了。唉,想当年,我也是一个五百强的总经理级别啊……这操蛋的末世!”

  看着眼前沉湎过去荣光的中年人,刘志急忙道歉,“那个,哥们,我不太会说话,原谅哈。来,干了这酒,啥事都没了。”

  接过刘志递过来的汾酒,中年人眼睛一亮,“哈哈,悦来客栈的美酒?你混得不赖吗。干!”仿佛很久没喝过了,中年人直接不顾及形象的狂吞海咽。

  干完一瓶酒,中年人打了一个酒嗝,拍着刘志的肩膀,叹息道,“唉,这要换到末世以前,我怎么会连一瓶酒都喝不起……这样吧,哥们,你要是拿出来十个银币,我就告诉你一个隐蔽的小道消息,能让你很快进去,说不准还能拜上师门。”

  刘志警觉,“有门径你为什么不自己用?”

  中年人苦笑,“你看我这样子,像是能拿出来那个钱的人吗?我也是看你出手豪绰,才忍痛要把这个消息卖给你的。放心吧,我要是骗了你,这个镇子里,你还抓不到我吗?”

  想想也是,再说十个银币也不算什么,刘志爽快的交给对方银币。中年人双目放光,抱着银币,挨个咬了一口,硌的牙疼也笑的乐开了花。把钱全部藏好,才说道,“别看这些排队的人多,都是一群穷鬼,排上很久也还是要花一个银币的传送费。你去这个院子的后门,那里有一个扫地的老头,只要你给他10个银币,他就能带你从后门进去,并且传送到昆仑派里。之后,就全凭个人机缘了,天资卓越的,自然是被抢着收入门下,天资差的,说不准被哪个老怪物看上了,也能成为弟子。”

  刘志听后,道谢一声,迈步向后门走去。果然有一个伛偻老人,正在不紧不慢的扫着地,刘志走上前,掏出银币,“老丈,还要麻烦你送我上昆仑派。”

  老人看到银币,乐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裂开大嘴,露出一排参差不齐的大黄牙,连忙点头,“好说好说。少侠仪表堂堂,自然是拜入昆仑的不二人选。还请随小老头这里走。”说完,背起自己的扫把,带着刘志从后门走了进去。

  一路穿廊过堂,来到一个小小的传送阵前,指着它对刘志说,“少侠,就是这里了。还请站上去。”

  刘志依言走上去,突然脑子里冒出一个念头,不对啊,这么小的传送阵才能传送几个人,昆仑派怎么会这么小家子气?再说,竟然没有昆仑弟子把守?!

  刚要跳下去,只见一阵白光,人已消失不见。

  再次睁眼,只见自己正站在一间简朴的房子里面,四周除了一张床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之外,别无长物。根本不是之前那个中年人说的收徒广场。

  果然有古怪!既然已经上当了,刘志只好小心翼翼的把们推开一个小缝,偷偷地打量屋外。入眼的是一个挺大的院子,其间站了五男一女,正在趺坐修炼内功。

  这个时候,一道醇厚的男声传来,“小兄弟,你出来吧。”

  刘志四处看看,并没有什么人,但是刚刚那道声音明显就是冲着自己来的,而且,这个时候,院子里闭眼修炼的六个人也是睁开了眼睛,正目光灼灼的盯着刘志的这扇房门。

  该来的终究要来。刘志索性大大方方走出了房门,真的见到有人出来,院子里唯一的女孩欢快一笑,笑声犹如清脆的铃声,“大师哥,你好厉害,真的有人来了哎!”

  似乎眼前几个人并不意外自己突然出现,其中几个略显年轻的男人还一脸戏谑加同情的看着自己。眼前的情况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剑拔弩张,刘志好奇的拱手施礼,“不知刚刚是哪位前辈出言让在下出来?还请现身一见。”

  女孩笑得更开心了,“大师哥,你都成前辈了呢……”

  坐在几人最前方的一个男人站了起来,看年纪大约二十八九岁,样子颇为厚道,“小师妹别闹!这位兄弟,刚刚正是在下在使用传音入密之法,还请见谅。想必你也是被一个……呃~玩世不恭的老人骗……传送过来的吧?那是我们师尊,我替师父他老人家向你赔罪了。”

  聊了一会后,刘志才搞明白,难怪他们几个一点都不惊讶,甚至还有一些同情的样子。这个院子里坐着的六个人,最前面的是大师兄,是他们师父从小收养的孤儿,唯一的年轻女孩是小师妹,是他们师父的独生女。其余四个人,都是和刘志一个手段被骗过来的,而骗他们的老头,正是他们的师父,昆仑派当代掌门何太冲的师叔——温笑笑,性子跳脱,喜玩好动。常常做出一些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来。

  比如这次,竟然扮做扫地老人,诓骗看得上眼的人来做弟子,这简直……话说回来,这个温笑笑,似乎就是师父何足道的二弟子,自己的便宜师兄?当初师父曾经简单说过自己的两个弟子,大弟子何东来,脾气暴虐,贪图功名,不为他所喜,得传琴、剑二道;二弟子温笑笑,性子跳脱,胡作非为,不耐俗事打扰,本想传他棋、剑之道,却蠢笨无可救药,所幸心思淳朴,却是在轻功和杂艺之道上颇有天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