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系统 我在末世当村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章 不负如来却负卿

我在末世当村长 云亦云翳 2091 2019.09.12 13:30

  来到驿站,却被告知,处于作战中的国度,全部驿站的传送功能都已经消失了,若想使用,只能等待各位将军们荡寇成功。

  急的团团转的刘志,无论如何也等不到那个时候,却毫无办法。黄蓉轻声安慰,“先别着急,我们去当地镖局看看,他们常年行镖,自然是有门路的。”

  这个时候,刘志只可惜,自己收服的福威镖局,势力范围仅仅在宋朝之内,否则,那还需要担心这些。

  东吴城内最大的镖局莫过于虎威镖局,二人来到这里,直接下镖要求保护自己二人成功到达宋朝宝安县内。

  虎威镖局的总表头,苏黑虎走了出来,上下打量之后,说道,“我观你二人似乎也是有武艺在身,不知为何要跑我这小小镖局来下镖?”

  刘志拱手,“苏镖头你好,我们本是宋朝人士,前来东吴游山玩水,无奈驿站突然失去功效,归国无路,所以,只能上门请求贵镖局了。”

  苏黑虎摇摇头,恭敬有礼的拒绝,“很抱歉,这镖,我们接不了。实在对不起了,二位少侠。”

  黄蓉还待说话,就被刘志一把拉住,摇摇头,离开了虎威镖局。

  “志哥哥,你为什么不让我说话!他们开门做镖局的,竟然把生意往外推,这是哪门子道理!”

  “算了,蓉儿。来这里一趟,倒是让我想到个更好的办法。我和南少林有点交情,正好武道大会上,红叶禅师托人邀请我前往一叙,作为东吴首屈一指的大势力,他们肯定办法更多。”

  听到刘志这么说,黄蓉也不再委屈了,开心的道,“好啊好啊,一直听爹爹说,天下武功出少林!我还从来没去过少林寺呢,也不知道和尚住的地方什么样子?这群大和尚,把女人看成蛇蝎老虎,一个个避之不及,也不知道志哥哥你面子够不够大,能不能让我进去?”

  刘志一笑,“走吧,应该没问题。”

  来到莆田少林寺,果然在门口被护寺僧拦住了,“阿弥陀佛,两位施主有礼了,请恕本寺不招待女客……”

  黄蓉笑嘻嘻的看向刘志,刘志走上前去,“两位大师有礼,我应红叶禅师之邀,前来贵寺,还请通秉。”

  两个筋肉发达的护寺僧惊讶的对视一眼,其中一人告罪一声,进寺庙里面去了。很快,之前见过的戒松小和尚颠颠的跑过来,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刘施主可算来了。禅师邀请你进去。”

  刘志叫住戒松,“嘿,小和尚,我还有个女伴在这进不去呢,你说咋办?”

  戒松看了看黄蓉,小眼纠结不已,最后一咬牙,对着两个护寺僧说道,“师兄,还请这位女施主进来吧,禅师必定不会见怪的。”

  就这样,戒松头前带路,刘志黄蓉跟在后面。黄蓉笑嘻嘻的对戒松说道,“小和尚,谢谢你让姐姐进来哈,来,给你个糖吃。”

  戒松一双小脸,马上变得通红通红的,嗫嚅着拒绝道,“呃……姐……女施主,出家人……四大皆空,不可……不可贪图口腹之欲……”说着,小眼睛亮晶晶的眨巴着,看着黄蓉手中的糖果移不开。

  黄蓉眼睛一转,两步走上前去,把糖果硬塞进戒松的兜里,“是啊,出家人呢,四大皆空,那不吃糖是空,吃糖还是空,有什么分别。呐,给你了,吃还是扔掉,你自己看着办。”

  留下戒松小和尚一脸纠结的看着自己兜里面的糖。

  很快就来到了红叶禅师居住的禅室,仍旧是上次的地方,一草一木都没变化。轻轻地敲门,接送推开房门,低着头走进去。

  见到红叶禅师,嗫嚅的说道,“师父,徒儿好像破戒了……这是黄姐姐送的糖……”

  红叶禅师似乎还是上次的模样,只是头发更白了一些,脸上皱纹多了一点,和蔼的看着戒松,“戒松,佛祖从来不会压抑人的本性,他只是想要劝解世人,脱离苦海而已,佛在心头坐。你带着这位黄施主下去吧。”

  戒松恭恭敬敬的“哦”了一声,带着黄蓉离开。在红叶老禅师面前,一向无法无天的黄蓉也是安静的像个猫咪。

  偌大的禅室,只留下了刘志和红叶禅师,却谁都没有说话,只有檀香幽幽。

  似乎过了很久,红叶禅师幽幽叹了一声,“刘施主,这次又冒昧请你前来,是因为老衲身体已经油尽灯枯,只怕命不久矣了。临去见佛祖之前,想拜托刘施主一事,麻烦之处,还请海涵。”

  刘志一惊,“我看禅师你身康体健,怎么就……”

  红叶禅师微笑道,“呵呵,岁有荣枯,人有盛衰。天然之理,无需感伤。其实,也是老衲私德有亏,无颜面见佛祖,这才拖着这一口气始终不消散啊……”

  接着,红叶禅师娓娓道来,却说出了一桩惊天大事:当年,红叶禅师与青梅竹马暗生情愫,珠胎暗结,却出乎意料被选做南少林主持,私生子一事,自然是深藏心底。直到后来,青梅竹马郁郁而终,留下一子,被他收进寺内,取法名戒痴,正是后来的林远图。这也是为什么,后来林远图偷窃葵花宝典,却也不曾被南少林追究的缘故。

  末了,红叶禅师苦笑,“让施主见笑了。其实,老衲本无什么不可说之事,只是,身处这个位置,很多事情,却不得不做……其实,老衲一生,最亏欠的,正是他们母子啊。还请刘施主能替老衲前往戒痴的墓前,点上三柱香。老衲感激不尽!”

  刘志急忙搀住要行礼的红叶禅师,恭声道,“当然可以!其实禅师不必懊悔。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林……戒痴他临终的时候,说自己人生最快乐的时光,正是在您身边做小沙弥的日子。”

  红叶禅师摆摆手,“唉,人生,谁又不是在争渡苦海呢,去吧去吧……你刚刚说的事情,我会交代戒松带你去的。”把一件东西交给刘志后,红叶禅师阖目,不再言语。。

  刘志转身走出房门,轻轻诵道,“曾恐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声音越来越远,直至不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