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大奉打更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仙侠世界一样能推理

大奉打更人 卖报小郎君 3120 2020.03.15 19:47

  这个问题,没人能回答。

  李玉春道:“妖物劫走税银的原因是什么?”

  陈府尹略一沉思:“妖类做事从不问心,为所欲为,追究原因,不过是自寻烦恼。”

  黄裙少女却有不同意见:“人肉不是更好吃.....唔,你们稍等,我先吃完包子。”

  她‘吭哧吭哧’的把两只大肉包吃完,自己的脸也变成了小笼包,努力咽下,喝一口茶,这才继续刚才的话题,可以畅所欲言人肉的事儿:

  “妖类做事无所顾忌,银子在它们眼里未必有活生生的人诱人。哪怕想要银子,偷窃或抢劫都比直接劫走税银要稳妥。”

  在大奉京都,当街劫走税银,风险太大了。

  陈府尹点头:“言之有理,不排除是受人指使。”

  李玉春眯了眯眼:“那么谁会指使妖类窃取税银呢?理由是什么?为什么非得是这一批税银,非得是十五万两。”

  “咱们可以这么想,幕后主使需要一笔巨款,但又不能闹出太大动静....准确说,不能肆无忌惮的敛财。”陈府尹心里一动。

  “于是就盯上了税银?”黄裙少女抿了抿唇色鲜艳的嘴。

  “税银押运路径是随机的,由御刀卫的百户许平志临时决定,而妖物却能提前在河中埋伏....押运队伍中,极有可能有内应。”李玉春说着,看了眼陈府尹:

  “去云鹿书院,找儒家高人来问心?”

  黄裙少女斜了他一眼:“你是看不起我们司天监的望气术么,我都说了,在场押运税银的士卒,都是毫不知情的。”

  思路又卡住了,三人一阵沉默。

  空气一下子安静了。

  李玉春低头细看卷宗,陈府尹长吁短叹。黄裙少女摆弄着腰间的风水盘,想着日落前得离开京兆府,进宫找长公主蹭顿饭。

  皇宫厨子的手艺,当世一流!

  相比起他们,名叫采薇的黄裙少女更多的是充当客卿身份,辅助办案。

  她无官无职,虽是案件负责人之一,却不需要背太大的责任。

  陈府尹眼神微动,试探道:“眼下案件进展缓慢,而时间刻不容缓,实在令人心急如焚。李大人,不如,去请教魏公?”

  中年男人斜了他一眼,冷哼:“你们文官有京察,我们打更人亦有。实话说吧,这便是魏公给我的考核。”

  陈府尹苦笑道:“这案子破不了,我屁股底下的位置恐怕也保不住了。朝野上下都在看着我们。”

  两人沉默中对视,气氛凝重。

  ......

  “如果是妖物作祟,那我就毫无办法了!”许七安脸色发白,感受到了老天爷深深的恶意。

  这个世界是有妖怪的,妖族自古存在,与人类相互狩猎,相互吞食。

  南疆十万大山里,有一个万妖国,是妖族最大的聚居地。

  五百年前,西方诸国在佛门的带领下,向南疆万妖国宣战,前前后后打了一甲子的战争,最后荡平妖国。

  史书上将这场战役命名为‘甲子荡妖’。

  自那以后,妖族气运受损,渐渐式微。而佛门从此一飞冲天,佛道昌盛。

  用许七安后世知识来理解,在这场食物链顶端的争夺战中人类获得了胜利。

  如果税银是妖物作为,那么,他只有追回银子才能保住自己,保全许家。

  作为一个炼精巅峰的不屈白银,许七安觉得自己没办法翻盘了。

  入秋的季节,天气湿冷,许七安沁出了一身的冷汗。

  他怕了!

  融合了原主记忆,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越狱,更知道这个皇权高高在上的社会,人权太薄弱了。

  生杀予夺,全在他人一念之间。

  以前也幻想过穿回古代抄诗装逼,觉得很爽,现实狠狠打了他一巴掌。

  穿越了还要遭社会毒打。

  “不,这只是猜测,这只是京兆府衙门的猜测,我不能被他们的猜测影响,我自己来,自己来分析.....还能抢救,还能抢救....”

  强烈的求生欲让他迅速冷静下来,逻辑重新变的严谨、清晰。

  “妖物为什么要窃取税银,人肉不香吗.....就算缺银子也没必要盯着税银.....听书上说妖族的妖女个个千娇百媚,身段玲珑.....不知道有没有猫娘狗娘....”

  “啪!”许七安给了自己一巴掌,“重新推理!”

  推理最重要的是做减法,把线索一条条的罗列出来,进行梳理。

  否则就是毛线团,只会越想越乱。

  税银案两个最明显的线索:

  一:妖风!

  二:税银坠河后爆炸!

  除了武夫之外,各大修炼体系都拥有刮妖风的能力,因此,‘线索一’仅能作为有‘修行者’参与的佐证,不能给出更详细的目标。

  武夫出身的二叔嫌疑就减轻了,虽说不排除他与人合谋。

  线索二的爆炸是一个不合理的疑点,高段位的修行者战斗,引发爆炸很正常。但这起税银失踪案中,不存在武力拼斗,因此,爆炸的出现不合理。

  “除非是不得不爆炸!”许七安喃喃道。

  “各大修炼体系里,有什么职业是需要靠爆炸来达成目的?”

  许七安想了片刻,没得出头绪,随后惊觉自己和京兆府犯了同样的错误。

  京兆府的思路一开始就出了问题,根据案件中最明显的线索,判断凶手是妖物,然后就在这条路上狂奔,一去不复返。

  这并没有错,问题出在,这个判断过于草率。

  许七安虽然融合了记忆,但仍然以现代人的思维为主导,以前世的经验为主,他更喜欢在卷宗上抽丝剥茧,去咀嚼那些不易察觉的细节,然后再下定论。

  “这个路我暂时想不通,那就换个思路,从其他地方突破。我先排除是妖物作乱,假设这是一场精心策划的,人为事件。”

  “那么,他必然会在案件中留下破绽。”

  “洛卡尔物质交换定律告诉我们,但凡实施犯罪,就必定会在现场留下直接或间接的痕迹....

  形形色色的痕迹可以分为两大类,具体记不太清楚,应该是手脚印、指纹、车马痕迹、工具器械痕迹等。”

  “破绽不在最显眼的两个线索里,而在这些形形色色的痕迹上.....”

  根据卷宗描述,许七安在脑海里复盘着二叔押运税银的过程。

  肾上腺素疯狂分泌,脑细胞高度活跃。如果信息素可以拟态的话,它们就像池中的锦鲤,疯狂争食,水面沸腾。

  一遍遍的复盘,一遍遍的推敲,

  卷宗上的各种信息和线索汇聚,他的大脑就像高速运行的CPU。

  随着各种信息的拼凑,案件越来越清晰。

  不知不觉,许七安感觉自己进入了某种状态,他的灵魂轻飘飘的飞了起来,突破了肉体凡胎,突破了建筑物,来到京都上空。

  时光仿佛倒流,东边微熹,太阳即将升起,许平志率领一群披坚执锐的甲士,护送税银前往户部。

  此时,是卯时二刻......行至广南街,忽然一阵妖风刮来,马匹受惊,冲入河中。

  轰!

  河面爆炸,浊浪排空。

  这一声爆炸,仿佛也响在许七安的心里,他条件反射般的蹬腿,清醒过来。

  眼神里透着疲惫,却是满脸振奋和狂喜。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哈哈哈,我解开谜题了!!”

  许七安狂笑着,用力捶打栅栏:“来人啊来人啊,快来人啊。”

  负责值守的狱卒被惊动了,拎着一条火棍,喝骂道:“吵吵嚷嚷,嫌命长是吧。”

  用力敲打栅栏吓唬许七安。

  许七安后退一步,松开握住栅栏的手,免得被敲断指头,他沉声道:“我要见府尹。”

  “一个阶下囚,见府尹....也不撒撒泡尿照照自己。”狱卒气笑了,把火棍伸入栅栏,去捅许七安。

  许七安又后退躲过。

  “你还敢躲?”狱卒摸起腰上的钥匙,狞笑道:“老子今儿打折了你的腿。”

  “我有税银被劫案的重要线索,我要见府尹,耽误了案情,你负责。”许七安盯着他。

  狱卒脸色一僵。

  ......

  内堂,吃完肉包的少女继续啃甘蔗,时而从鹿皮小包里摸出几颗蜜饯,配着吃。

  一边愁云惨淡,一边没心没肺。

  “陛下责令我们五天内破案,这是因为时间拖的太久,税银很可能再也追不回来。”陈府尹在堂内来回踱步,他坐不住了:

  “但时间如此紧迫,我等束手无策啊。”破案是需要时间的。

  府尹大人‘啪’一击掌,沉声道:“我亲自去求魏公,把卷宗给我。”

  李玉春犹豫一下:“我与你一同去。”

  黄裙少女瞥了他一眼,嫣然道:“这还行,有咱们大奉的这位大国手出马,你俩就不用被陛下问责。”

  “但是,在魏公心里减分,可比被陛下问责要严重多了。”她笑起来,露出两颗莹白的小虎牙。

  中年男人脸一沉。

  一名穿皂衣的衙门低头,疾步进来,躬身道:“府尹大人,狱卒禀报,许平志侄儿许七安,刚刚说有关于税银被劫案的重要线索,想面见大人。”

  三人目光同时一凝。

  许七安....没记错的话,这只是个与案情无关的边缘人物,经过最初的审问、拷打之后,便被认定是与案情无关的闲杂人等。

  陈府尹沉吟一下,道:“把人提过来。”

  俄顷,穿着囚服,身上有道道干涸血痕的许七安被衙役带上来,行走间,手铐脚镣哗啦啦作响。

  PS:作为一个十八岁的,第一本书的新人,心情忐忑。

  今天没了,就三章。

举报

作者感言

卖报小郎君

卖报小郎君

本书不是悲剧,大家安心食用,别担心。简介里主要是凸出一下主角的逼格。

2020-03-15 19:4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