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大奉打更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这不是薅羊毛,这是等价交换

大奉打更人 卖报小郎君 2404 2020.03.28 20:11

  关键点?

  宋卿大脑飞速运转,结合之前数次失败的经历,以及这次的成功,进行分析。

  前面的步骤都没有变,真正改变的应该是最后一步:雷击!

  这次的雷击和上次有什么不同呢?

  几道略显微弱的电弧在他心里闪过,宋卿身体一震,激动的说:“我懂了,我懂了。”

  “许宁宴,你真是个了不起的炼金术天才。”

  “你虽然没见过我们之前的失败,但你心里早就知道了对吧,你早就知道我们失败真正的原因了。”

  不,我只知道你思想渐渐迪化了....许七安笑而不语。

  “关键是什么?宋师兄,你懂了什么?”

  “宋师兄,哎呦你别卖关子了,快说呀,这个炼金术都快成我心魔了。”

  白衣炼金术师们急的连连追问。

  宋卿咳嗽一声,环顾师弟们,沉声道:“是雷击的强度。”

  说完,他用求证的目光看向许七安。

  许七安笑着点头,提点道:“我把它命名为电压。”

  炼制金属钠的电压要控制在6—15伏。

  电压?!

  宋卿一愣,又是一个从未听过的词,电他是知道的,但电压是什么东西?

  本能的,他觉得这是一个了不起的知识点,就像那本蓝皮书上写的万事万物的本质一样的深奥。

  一位白衣炼金术师跨前一步,朝许七安拱手作揖:“请兄台明示,何为电压?”

  “请教我们。”其他白衣炼金术师同时拱手,齐声道。

  站在一旁的褚采薇羡慕坏了,她最喜欢这种当先生,教导徒弟的感觉。可惜她只是个风水师,还没资格教徒弟。

  电压又叫电势差或电位差,是衡量单位电荷在静电场中由于电势不同所产生的能量差的物理量.......当然,我说的这些你们统统听不懂。许七安咳嗽一声,脸色严肃:

  “电,与水流是一样的,它会向着低点流动。”

  许七安举起茶杯,将里面的水倾泻下来,“这杯子倒在谁身上都没事,但如果是一挂瀑布,人置身其中,就会被水的冲击力击断骨骼,甚至失去性命。电也是如此,我把这种现象叫做电压。”

  他用这种通俗易懂的例子来解释电压。

  司天监的白衣们皱眉,陷入沉思,他们没有很好的理解许七安的话。

  虽然他们是炼金术师,都拥有操纵雷电的能力,但这不代表他们了解电的本质。

  宋卿忽然明白了什么,振奋道:“所以,雨天雷电会击中树木,也是因为树木处在一个低点?击中人也是同样的道理。另外,如果只是微弱的电流,我们最多感到麻痹,而如果承受天雷轰击,就会身死道消。”

  “真相是,天雷的电压强大到超出凡人承受的极限,就像一挂瀑布。而微弱的电流就是一杯水,可以承受。”

  听到宋卿的话,白衣炼金术师们豁然开朗,有种获得了真理奥义的激动,并用求证的目光投向许七安。

  额,是这个原理吗?树木遭雷击的原理难道不是雨水的导电性?我中学老师没说清楚啊....许七安自己也不确定,脸上挂着微笑:“孺子可教。”

  “这也是写在那本炼金秘籍上的?”一位青年白衣问道,他脸上写满了求知欲。

  “是,那本炼金秘籍只有我看过;研究过。我让人送来司天监的笔记上的内容,不过是沧海一粟。”顿了顿,许七安沉声道:

  “那本炼金古籍不但记载着知识,还有许多闻所未闻的炼金术。”

  闻所未闻的炼金术.....当场,所有人呼吸都粗重了几分。

  许七安笑了笑,抛出一个让白衣们沸腾的承诺:“我决定将炼金秘籍分享给司天监。”

  哗!

  近二十位炼金术师当场沸腾,激动不已。

  “我给司天监的那本蓝皮书,是你们救我的谢礼,指点你们完善假银炼制这项炼金术,以及刚才教你们电压知识,它并不是免费的。”许七安侃侃而谈:

  “当然,也包括后续的炼金秘籍。”

  “永远不要忘记,炼金术的原则是等价交换!”

  宋卿点点头,认同许宁宴说的道理,便代表师弟们发问:

  “你想要多少银子?”

  “粗俗!”许七安沉声道:“炼金术岂是银子可以衡量的。”

  不要钱的才是最贵的....他在心里默默补充。

  .......

  长乐县衙,偏厅。

  许玲月怀里抱着酣睡的幼妹,捏着手帕,抽抽噎噎的哭着。

  看着梨花带雨的小美人,快班的快手们心都要碎了。没想到许宁宴居然有这么个俏丽美貌的妹妹。

  连去过教坊司王捕头都被小美人给惊艳到了。

  偏厅气氛有些压抑,快手们脸色难看,蔫了吧唧。

  王捕头倒了杯茶,放在许玲月面前。这小美人哭哭啼啼了半天,泪水就没停过,女人果然是水做的。

  “许小姐莫急,百户大人会想办法救出宁宴的。”

  其他快手纷纷出言安慰,痛骂周公子。

  大哥与同僚的关系很好....许玲月有几分诧异,快手们激愤的表情不似做伪。

  仿佛看出了她的惊讶,王捕头笑了笑:“宁宴是个值得让人尊敬的人。”

  尊敬?许玲月愣了愣,抽噎了一下,细声细气道:“王捕头,能与我说说我大哥的事吗。”

  王捕头沉默了一下,不自觉的压低声音:“其实向我们这样的人,手底下哪有干净的?”

  “不对普通百出手就算有良心了,至于那些富商,向他们捞取油水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儿嘛。”

  “可你大哥不会,平民也好,富商也好,他从不去勒索敲诈。前阵子,考虑到许家遭逢大难,我决定带他捞一笔....”王捕头说到这里,神色很怪,有尴尬,有羞愧,有钦佩:

  “他笑嘻嘻的答应了,事后我分了五钱银子给他,可他后来悄悄还给人家了。”

  “要说他懂事吧,水至清则无鱼的道理难道不明白吗。可要说他不懂事,又很会来事儿,和大家关系都处的很好,人油滑着呢。所以他出了事,大家都难受。”

  许玲月痴痴的听着,大哥在她心目中的形象,变的又高大又光明又伟岸。

  她从小就崇拜许新年,因为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因为母亲总是给她灌输二哥是许家唯一的读书种子,是将来的顶梁柱。

  这种崇拜的情绪到了今年秋闱,许新年考中举人后,达到巅峰。

  但随之而来的税银案,全家入狱,绝望无助时,大哥在绝境中为全家开辟出了一条生路。

  许玲月重新把注意力转移到大哥身上,对他产生些许好奇。

  直到今天,她才知道这个大哥是何等的可靠,正如一个月前将绝望的她们从牢里救出来。

  而那时,感受肯定没有这次深刻。

  看到大哥救下妹妹的那一刹那,许玲月心里,大哥的形象足以与二哥平等。

  此时此刻,听到王捕头的感慨,一个高风亮节,有原则有底线的形象油然而生,层层拔高,已经超越了素来崇拜的二哥。

  这时,偏厅门口光影变幻,许平志父子终于赶回长乐县衙,见到平安无事的妹妹(女儿),父子俩如释重负。

  许玲月仰起头,泪流满面,哀声道:“爹,你要救大哥,大哥要是回不来,女儿也不活了。”

举报

作者感言

卖报小郎君

卖报小郎君

求个推荐票呀。

2020-03-28 20:1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