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薇尔普莉大小姐您慢点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动乱与机会

薇尔普莉大小姐您慢点走 情安钟漏 2121 2020.04.25 12:59

  “哎,不用了,相比这物理上的冲击,还是心灵上的冲击更大一些呢,真让我吃惊啊,没想到你真的好这口,薇尔普莉殿下”。

  从地上爬起,尤莉赛尔也不气不恼,继续揶揄道。

  “哦,对你这种人来说还是先把脸治治的好,那可是你唯一的本钱,反正没有人会看到你的心伤,或者说,如果你的心像你的脸一样暴露在外,会把人吓跑的”

  扭了扭受伤的手腕,薇尔普莉毫不留情地回击。

  “啧啧,太肤浅了,薇尔普莉殿下,没想到你是这种人,也无怪你会中意那样的……”

  “光看着就能感觉到嘴疼,半边脸都给打肿了就不要在那喋喋不休说个不停,小心伤口恶化”

  “相比起我的忧心,这点痛算什么?听姐姐一句劝,虽然确实是没什么指望攀高枝了,但也不能自暴自弃啊,再努努力,能给某个王公贵族看上眼,就不至于活成现在这个样了……”

  ……

  用薇尔普莉的话来说,尤莉赛尔就像死猪一样,已经完全没皮没脸了,不管你怎么呛她,她也是自顾自地继续发表那套言论。

  不管你几路来,我只一路去。

  薇尔普莉完全有理由怀疑对方的大脑已经完全屏蔽了自己的发言,油盐不进自顾自地说个没完。

  心中的小薇尔普莉疯狂的叫喊:“啊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没完没了了还,薇尔普莉不打算继续这没有营养的骂战,揉了揉耳朵,转身就走了。

  虽然有几分落荒而逃的意味,但如果继续下去,事情可能会更糟糕。

  哎,这种人,怎么这么讨厌呢?气呼呼地回到寝室,薇尔普莉的内心非常抓狂。

  她并不指望能靠言语压倒对方,就个人而言,双方互不吃亏就此了事是可以接受的结局。

  但尤莉赛尔总是不会见好就收。

  非要想着以占上风来收场,喋喋不休地追逐胜利,所以很多时候事情就会演变成这样。

  “明明是我占了优势,但围观的人一多起来,舆论优势就慢慢倒向她那边,没人去看她出的丑,都齐齐来看我,烦死了。”

  “咚”闷闷地砸在床上,薇尔普莉把头一闷,用自我封闭这种方法来平复自己的情绪。

  “如果现在有人来触我霉头,阴阳怪气说些什么,一定要打她一顿吧。”

  这样想着,也不知过了多久,薇尔普莉昏昏地陷入了沉睡。

  平日里喜欢搞事的那些人,这次倒是意外地知趣,并没有上去煽风点火的意思,很可能发生的意外就这样悄然平息了。

  ……

  “难熬啊,不仅仅是失去了自由,被强制关在这里修炼,还总是有那么些不知趣的人,真是受够了”

  不说出来就特别难受的薇尔普莉拄着木剑坐在场边,悄悄地把那些人问候了一百遍。

  心中暗骂之余,薇尔普莉也是隐秘地观察着。

  数年的集中营地生活,薇尔普莉对这里的防务情况也是摸了个大概。

  再严密是安排布置,也不可能做到滴水不漏,加上薇尔普莉有意隐藏了实力,所以并没有被严加看管。

  而那些专门针对一二级武者的烂大街的陷阱对自己也是不管用了。

  如果发生了什么变动,只要有机可乘的话,逃出去的把握至少有五成。

  薇尔普莉早就想跑了,她恨这里不自由的一切,之所以一直迟迟没有动身,一个是没什么太好的机会。

  而另一个就是,她对某些东西还有那么一丁点的留念吧。

  毕竟是生活了那么久的地方,也好不容易有了可以说话的几个人。

  ……

  “干什么?”

  “站住,不许跑”

  “警戒,有潜逃者!”

  嗯?我什么都没做啊。

  近来时时刻刻想着逃跑的薇尔普莉第一反应是自己被发现了,第二反应就是机会来了。

  逃跑,在这个集中了各式贵族名门的地方不多见,也不少见,自己的记忆里就有好几次。

  当然他们无一是失败告终,无他,实力不济罢了。

  不过,薇尔普莉这次却有奇妙的预感,不仅仅是他们,自己也能够逃出生天。

  行李什么的,毫无必要。

  薇尔普莉所有的,基本就是身上所穿的这套训练服了,几乎不用任何准备,随时就可以动身。

  趁着一片混乱,薇尔普莉在阴影处快速移动着位置,尽可能地躲避着人群的目光。

  哪怕是不幸被其他学员看到了,他们也未必反应的过来。

  “杀了他们”

  “不用留手,格杀勿论”

  “没想到居然有人可以做到硬闯么,到底是谁这么张狂”

  隐隐看到一群人战作一团,薇尔普莉内心暗暗吃惊,不过转念便不去想那些。

  “你们自己保重,我也帮不了忙,不管怎么说你们的努力没有白费,至少给本小姐争取了逃生的时间。”

  循着记忆和直觉跨过了重重阻隔,薇尔普莉在翻越一堵围墙之时,却是被巡逻的哨兵察觉到了。

  “干什么?”

  “来人啊,有……”另一人的

  “啧,果然还是没那么简单啊”

  飞速将一颗小石子掷出,生生将对方的话打断了半句,然后身型如利箭一般奔射而去,双掌狠狠击打在另一人的双颊之下。

  “哼,哼”

  两下闷哼过去,薇尔普莉不敢再作更多停留,趁着士兵们没有赶来,飞速向远方黑暗处遁去。

  约莫过了半分钟,士兵们赶到时,只看到昏死在地上的两个憨憨。

  “挺幸运的,一路上除了那俩哨兵,没有什么别的变故”。

  虽然暗暗窃喜,但话一出口,薇尔普莉就有点后悔了。

  无形之中却是给自己竖立了一面大大的旗。

  “至高神保佑啊……”

  “你在这里做什么呢?”

  薇尔普莉正是潜逃的状态,一点风吹草动都能让她如受惊的兔子一般,何况是人言。

  动手?

  循着言语的方向看去,却是立于光暗交界处,半清半浊的一个熟悉身影,不知为何,面部神态却是极为恍惚。

  退,退,退。

  不能张口,或许对方还没能辨别自己是谁。

  自己不答话,对方也没有进一步的反应,薇尔普莉不敢擅自进攻,眼睛紧紧盯住对方,脚步轻移,慢慢将距离拉开。

  “怎么了?吓到不敢说话了,要逃么?”

  富含魅惑色彩的声音再度响起,就在薇尔普莉眼皮底下,那人却是如一阵轻烟般消散开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