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俏皮千金,你别跑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53章 铁刀门(二)【第二更】

俏皮千金,你别跑 慕小湮 2232 2018.07.13 08:10

  卫管家说出这句话后,屋内瞬间鸦雀无声,静得可怕。周长青心里五味杂陈,之前,卫管家是有与他谈过这件事,但并无后续。如今,在这种危急时刻再次提及,实在是一招险棋。他装作不经意的样子,注视着侠客的反应。

  主动权并不在卫管家亦或者是周长青手里,得等侠客有了意见,话题才能继续。

  侠客又是一声冷笑,隔着斗笠,他要深邃的眼神似透露着一丝寒气,并质问道,“你凭什么认为,我会答应你的要求?是谁给了你的自信?”

  “凭铁刀门,也是你的仇人。”卫管家倒也不逃避话题,直接引入正题,“你心里很是清楚,周长青不过是被铁刀门利用,正巧,我们给你这个机会,让你手刃仇敌。”

  “胡说!”侠客摘下斗笠,以斗笠为武器,两步上前,直逼卫管家的颈部命脉,“周长青没有被利用,他也是我的仇人!此仇不报非君子!”

  嘉怡被侠客这突如其来的一招吓得不轻,连连后退,待拉开安全距离后,她这才看清楚侠客的真实面貌:眉毛修长,鼻梁挺立,单从五官判断,隐约有七分英气。然而,左侧脸颊却有一道巨大的伤疤,破坏了整体的美感。

  “小女娃,吓到你了?”侠客见嘉怡那微微发抖的小身体,一时心软,便收回斗笠,重新戴好,与卫管家继续着话题的探讨,“若是我不答应你,你该当如何?”

  “那我只有在铁刀门平定之前,全力护住周长青的安全,不让任何人伤他一根毫毛。”卫管家掷地有声,甚至开始气沉丹田,准备随时与侠客过招,“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我相信,你能懂得孰重孰轻。”

  “哈哈。”侠客这一声笑多了一丝温度,向卫管家竖起大拇指,这时,屋内紧张的气氛才有所缓解。然而,侠客接下来的一席话,又让三人的心沉了下去,“若是我答应你,铁刀门铲除之日,这周长青,该如何?”

  “且由你做主,如何生、如何死,全在你。”为了不让卫管家为难,周长青主动表态,只是神色有了低沉,“唯有一件事,恳求你手下留情。”见侠客没有回应,周长青咬着牙,继续请求,“我有一儿,尚在边疆。你我之间的事,与他无关。”

  冤冤相报何时了,侠客也懂得这道理。他仔细地看了看周长青的表情,确认是发自内心的说法后,点点头,“呵呵,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无情吗?”

  危机解除,卫管家向二人行江湖礼节,“那么,明日,恳请二位到府内坐一坐,细商相关事宜。”而后,又向侠客礼貌性地问道,“敢问大侠如何称呼?”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金眉是也。”侠客指了指眉毛,示意是眉字。

  “金眉哥哥,那明天,一定要来的哦,可不能食言。”嘉怡偏着脑袋,从卫管家身后站了出来,伸出手指,笑嘻嘻地向金眉做着最后的确认,“来,拉钩。”

  幸好有斗笠挡着,不然,金眉就会被其他人看到脸红的窘样。行走江湖,金眉过的是刀口上舔血的生活,哪里见过嘉怡这般天真无邪的小女娃。看到嘉怡伸出的手指,一时间,他愣住了。

  “好了,郡主,我们该回去了。你看,这天色已黑。”卫管家察觉到金眉的窘迫,赶紧出声岔开话题,“那么,明日辰时三刻,恭候二位大驾。”

  “这么快就回去啊……”嘉怡有些不太乐意,挣脱掉卫管家的束缚,瘪着嘴,“我还想看看周师傅的新泥人,不高兴……”但她只是嘴上表示不高兴,行动上,还是跟着卫管家离开了,站在屋外,向屋内的二人挥挥手。

  “郡主,你不怕吗?”卫管家将嘉怡护在身旁,压低声音,似在与她说着悄悄话。金眉的杀气太重,换做别的小孩子,早就被吓得呆若木鸡。

  “还好吧。”嘉怡漫不经心地回答着,眼神却往更远的地方看去,“我只是有点同情他,一直背负着仇恨,这一生,怕是也很难放下。”

  卫管家怔了怔,这话,他万万想不到,会是由七岁的嘉怡说出。这番道理,即便是金眉这般的成年人,也未必懂得。仇恨,是一个人最沉重的负担。

  “我如果是他,会试着放下吧。”嘉怡皱了皱眉,似在思考,也似在反省,“我想,金眉的父母,也不愿孩子背负这么沉重的生活。”

  卫管家停下脚步,重新审视着嘉怡。原本,在他眼里,嘉怡只不过是一个心智尚未成熟、又贪玩、爱取乐的令人头疼不已的郡主。可现在,在他看来,嘉怡多了一份缜密的心思,而这般心思,足以让嘉怡有更不一般的魅力。

  “当然啦,我也只是说一说而已。”似察觉到此话题过于沉重,嘉怡随即露出笑脸,将视线收回,“也许嘛,他和我想的不一样,嘿嘿。”

  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故事,也有各自的想法。这大千世界,或有情、或有义,但断断做不到四个字:感同身受。

  卫管家忽然明白了,为何嘉怡经常惹是生非,搅得一干人不得安宁,但这性子,仍然能赢得其他人的尊重。哪怕是经常被她恶搞的小厮们,在外人提及嘉怡,都对她赞不绝口,“我们丞相府的郡主,那为人是实在的好。”

  回丞相府的途中,二人路过一座石板桥,见有妙龄少女,站在桥边,正放飞着一盏孔明灯。橘黄色的灯光,让它成为夜空里最明亮、最显眼的存在。

  “咦?孔明灯?”嘉怡指了指这盏灯,而后不解,向卫管家询问道,“我以为,只有元宵的时候,才可以放孔明灯呢。”

  “不是哦。”卫管家揉了揉嘉怡的小脑袋,笑着回答道,“孔明灯是祈福用的,所以又称许愿灯,只要是心怀愿望的人,都可以借孔明灯表达心愿,以图心理安慰。”

  “那……那我们,也去放一盏吧。”嘉怡趴在桥边的一尊石狮上,双手撑着头,“祈愿周长青与金眉能平平安安地归来。”她并不知道铁刀门的凶险程度,但却明白,此行定是凶多吉少。

  “也好。”对这番提议,卫管家没有表示拒绝,“只是这地方,也没有看到有卖孔明灯的摊位。待他们确定出行时间后,我们再放吧。郡主,你看如何?”

  “好啊。”嘉怡笑着点点头,与卫管家交流道,“那我可得好好想一想,这孔明灯上写何内容。”

  眼前的这盏孔明灯腾空而起,少女双手抱在胸前,低着头,正默默祈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