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迷途窘境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负责任

迷途窘境 泓石 3869 2018.10.12 09:33

  刘妍芳由于吃饭时给郑光军挡酒,又在KTW喝了不少的啤酒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醒来依然感到头昏脑胀。由于老公出差在外,没人打扰,所以忘记了起床的时间。睁眼看到自己在酒店房间中突然惊起,忽的一下坐了起来,看到衣服依然穿在自己身上,稍微松了口气,摇了摇头,又用力揉揉,努力的回想着自己昨天的所作所为。想有一时没有头绪。拿起手机想给郑光军打个电话问一下昨晚的事情,发现电话是关机,开机后来电提醒的短信“滴滴答答”的响个不停,看到这么多提醒,狐疑的自言自语:“啥时候业务这么多了,要都是客户不就发了吗?”,看到其中大部分是老公苏虎打过来的,心头一紧,赶紧拨了过去。

  电话刚响一声对方就接了起来,毫无情绪的问:“你在哪里?”

  刘妍芳的心理又是一沉,听出了不对,还是应声说道:“在家呀!怎么了?”

  “是吗?在家?你怎么没有上班?打电话也不接?”依然听不出以往的关切。

  “早上出门急,把电话忘家了,这不是中午回来拿了吗!”心中有鬼,底气自然没有那么足,不过还是稳稳心神说:“你有啥事吗?这电话一个接一个没完没了的!”

  “没事儿不能问问吗?苏力就在楼下,你上楼的时候见到他没有?”苏虎淡淡的问道。

  “没有呀!是不是见我不在家,没有等到已经走了?”刘兰芳故作狐疑的问。

  “刘妍芳!你他妈的想骗我到啥时候?苏力现在就在门口,正在敲门呢!”苏虎严肃的说。不等刘妍芳回答,又问:“昨晚上你去哪里了?不老老实实的说清楚老子跟你没完!”苏虎歇斯底里了,想想网站上的帖子,想想刘妍芳说的每一句话,作为一个男人他控制不住了。

  “不是,虎子,你听我说,我也是怕你生气!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刘妍芳彻底蒙了,急急地说道,有些语无伦次。

  “我在回去的路上,你等着,今天不给我一个说法我不会放过你的”苏虎狠狠的说。

  “我……”刘妍芳还想说啥,听到的却是挂掉电话的盲音。放下电话,一屁股做在床上,心理琢磨着:不对,不该有这么大的反应呀,平常打一个电话不接就不会再打了呀,今天是怎么了?没有想出所以然,叹了口气站起来欲去洗脸这时电话又响了起来,看到是闺蜜秦楠楠接了起来。

  “天哪!你终于接电话了!什么情况呀?你在哪里呀?怎么才接电话呀?”秦楠楠是惊叫起来,似乎发现似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一样。

  “什么情况呀?你这一惊一乍的?”刘妍芳问。

  “什么情况?你们家虎子给你打电话没有呀?你还能沉得住气呀?”秦楠楠说到。

  “刚才回了,怎么感觉怪怪的,上来就怼了我一顿,不知道抽的啥风!”刘妍芳说到。

  “不是吧!你还不知道吗?你们家虎子把能联系到的你朋友的电话都打了一遍了,满世界找你;还有,你现在在哪里呀?那网页上的消息是你吗?什么情况呀?”秦楠楠快速的说到。

  “什么网页?什么帖子?昨天跟客户一起吃饭喝多了,在酒店里那!”刘妍芳狐疑的回到。

  “酒店?不是吧?你……”秦楠楠急切的问。

  “你想什么呢?帖子到底是啥情况?”刘妍芳打断了秦楠楠的话,问到。

  “对了,你赶紧看看吧!我把网址给你”秦楠楠说。

  刘妍芳打开网页,她惊呆了,五雷轰顶!自己的照片就在上面,和郑医生勾肩搭背。下面评论甚至说她是“小姐”!

  照片、帖子、KTV、酒店……

  刘妍芳轻轻的坐回到床上,呆呆地久久的凝视着那张照片,屏幕慢慢的暗了下去,直到完全黑掉,刘妍芳像雕塑一样,一动不动。

  几分钟后秦楠楠再次把电话打了过来,响了半分钟刘妍芳才慢慢的接了起来,突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刘妍芳感到委屈,真的很委屈,她深深的理解了一句话:“黄泥巴掉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的真正含义了!

  等一声哭完秦楠楠问:“你现在哪里?我过去找你,这件事总是要解决的,哭有啥用?”

  刘妍芳说了一下具体位置,后又说:“这附近有家咖啡厅,我们去哪里吧!这个房间我一分钟也不想待了!”

  刘妍芳简单的梳洗过后,匆匆的离开了酒店,来到约好的咖啡厅找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又从头开始梳理昨天的事情,可是怎么也记不起来到KTV以后的事情了。等了不大一会儿,秦楠楠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看到刘妍芳径直的走了过去,坐下后迫不及待地问:“到底是什么情况,你怎么就去酒店了,那男的是谁?”

  “我也记不太清楚了,早上醒来就在酒店,不过没脱衣服,具体……”刘妍芳大概的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最后懊恼的说:“苏虎出差没在家,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也没在意,顺口说了一句,要是知道是这样的情况当时解释一下还好!”

  “你平常是不关手机的,昨晚怎么就关机了,我也到处找你都找不到。”秦楠楠责怪地说。

  “就是怕苏虎打电话,他心眼小,一听在KTV怕他不高兴,进门儿就关了。”刘妍芳解释的说到,又央求的问?“楠楠,我该怎么办?我一点儿主意也没有了!”

  “你确定那小子没有占你便宜?”秦楠楠严肃的问。

  “应该没有,衣服都好好的,能发生啥关系?”刘妍芳说。

  刘妍芳这样说秦楠楠想也是这样的,于是就安慰刘妍芳,聊了一会儿,秦楠楠好像想到了什么说:“给他打电话,妈的,不送你回家,把你带到宾馆,肯定没安好心!”

  “这……”刘妍芳拉长了声音,说“这怎么问呐,怎么开口呀?”

  “没见过你这么没用的,不要直接了当的问,侧面探探口气呀”秦楠楠说到。

  刘妍芳犹豫了一下,拿起了电话,秦楠楠拿出一个耳机插在了上面,两人一人一个耳塞刘妍芳把电话拨了过去。

  由于被医院停职,郑光军准备离开医院回家,刚走到更衣室电话就响了,看到是刘妍芳,想到昨天如果不是她一再要求就不会去吃饭,也就不会有后面的事情,看了一眼没有接,打开柜子开始换衣服。一次没接紧接着又响了起来,看了一眼依然是刘妍芳,无奈接通了。由于正在换衣服,加上这个点儿更衣室也没人,郑光军开启了免提,放在哪里一边脱衣服,一边说到:“小芳呀,睡醒了吧,昨天都喝多了!”

  “是呀,刚睡醒,头还蒙蒙的,你昨天休息的好吗?”刘妍芳问到。

  “唉,能好吗?本来心里就不干净,你还非拉着出去干这干那的,喝酒误事儿呀!以后这事儿不能干了!闹心!”郑光军是想到了这两天的事儿,感叹的说。可听到刘妍芳耳中就成了另一个意思,一时语塞,竟不知道怎么说了,什么叫干那事儿呀?

  “靠,小子,怎么?提起裤子就想不认账啊,好事儿都他妈的让你占了,你还卖乖!马上过来把事儿说清楚,不然老娘闹你单位去你信不信?”秦楠楠本来性子急,又听到郑光军这样的说辞,抢过电话歇斯底里的叫嚣到。

  杨医生刚给新来的实习生安排好带教老师,这时又带着几个实习生到更衣室分配柜子,推门刚好听到后面的几句骂声,惊呆了,跟在后面的实习生和门口经过的两个护士也听了个清清楚楚,大家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做啥动作了。郑光军也是面色涨红,显然没想到这个情景。

  电话那边秦楠楠依然不依不饶:“你他妈的把我们灌翻了拉到酒店,完事儿就想不认账,门都没有,我告诉你,你得负责任,我们小芳可是良家妇女,你别想这就完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杨医生,快速的走了过去拿起老郑的电话,狠狠的说道:“你打错了!神经病!”说完挂掉了电话。郑光军用平生最快的速度穿上衣服,大步迈了出去。杨医生不无尴尬的说:“好了、好了,都是误会,来,我们分一下柜子。”

  之后,急诊科郑医生如何“被逼债”的消息就以能想到的速度在医院开始传播了,而且版本层出不穷。

  刘妍芳也惊呆了,看向秦楠楠不知道该说啥了。张了张嘴愣是啥话也没有说出来。有些后悔听她的话给郑光军打电话了。

  这时电话又响了起来,看到是苏虎的电话急忙接了起来:“喂,老公,你回来了呀,我和楠楠在外面呢!这就回去了!”

  “嗯,回来吧!我在家等你!”苏虎的话没有任何的感情。刘妍芳还想在说啥,没等得及开口,电话已经被挂掉了!

  俩人就这样分开后刘妍芳急忙打车朝家的方向驶去。

  很快到家里,看到门没有关,苏虎面无表情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动不动,刘妍芳赶忙走过去坐在苏虎旁边,挽起苏虎的胳膊,轻声地试探到:“老公,这都是误会,你能听我解释吗?”

  苏虎拿了一支烟深吸了一口,轻声问:“那帖子你看了吧?”

  刘妍芳点头。

  苏虎问:“照片是真实的吧?”

  刘妍芳点头。

  “是在KTV吧?”

  刘妍芳点头。同时央求的说;“老公,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

  “让我问完!”苏虎霸道的声音吓了刘妍芳一跳,刘妍芳从来没有听过苏虎这样的口吻,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

  然后又似回复了平静,像是在说别人家的事,问:“昨天晚上没有回来吧?”

  刘妍芳又一次点头。

  “住在那男的家里了?”苏虎依然平静的问。

  刘妍芳下意识的点头,头低下去的时候猛地抬起头大哭着说到:“没有,怎么可能,我是那样的人吗?苏虎,我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儿,你要相信我,请你相信我!”

  “相信?这都不是真的吗?你让我怎么相信?这事儿说出去谁能相信?”苏虎歇斯底里了。问完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狠狠抽了一口烟。

  “别人信不信是别人的事儿,我管不着,但是你自己的媳妇你还信不过吗?你不该相信吗?那些都是表面现象,真实情况的听我解释了吗?你给我机会了吗?”刘妍芳也不甘示弱的大叫起来。

  “真实情况,你说啥是真是情况啊?绿帽子都扣头上了还跟我说啥真实情况?非要小孩子出来了才是真实情况吗?”苏虎吧烟蒂狠狠的按到了烟灰缸里,气急败坏的说到。

  看到苏虎如此不讲理,刘妍芳傻了,呆呆地站在了原地,良久说了一声:“你就是个混蛋,你这是在侮辱我,也是在侮辱你自己。”说完就要朝卧室走。苏虎说到:“都到这步田地了,你看是你搬出去住还是我搬呢?”

  刘妍芳看了苏虎一眼,又走回到苏虎面前轻声说:“非要这样吗?我们分开房间不行吗?”

  苏虎看了一眼刘妍芳,淡淡的说:“不了,看到了恶心!”说完顿了一下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还有那男的,没完,我要让他不得好死!”

  刘妍芳的心情落到了冰点,两眼无神,木讷的走向卧室,拿出行李箱,草草的收拾了几件儿衣服,走出了卧室、走出了家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