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武碎天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5丶势不两立

武碎天都 兮公 1744 2018.10.11 19:50

  “那个……那个。”

  陈涵薇顿时紧张起来。

  她设想,既然秦岩是慕容乐清的未婚夫,功夫似乎也比自己强……帮助自己演一出戏,应该不会太难。

  林少羽并没有因为王映离的压力而退却,反而更加锲而不舍,这让陈涵薇烦不胜烦,否则也不会与慕容乐清一同过来。

  秦岩是何等聪明从陈涵薇的眼神中似乎猜出了大概,他表情一转不准备给陈涵薇机会,直接径直走到厅内。

  陈涵薇看着秦岩的背景没由来一种不服气,难道自己就这么没有吸引力?

  不对,王映离以及那个林少羽可都是千方百计讨好自己。

  忽然面对秦岩的如此躲避,她心里矛盾起来。

  秦岩一脚迈入客厅,却发现以慕容乐清为中心两旁除了慕容明博外坐了一个长袍老者以及六名年轻人。

  六名年轻人看起来也都在二十左右,见到秦岩进来皆是有些狐疑。

  “慕容伯伯这位是?”其中一个瓜子脸卷卷爆炸头的少女看向秦岩问道。

  “这位就是乐清的未婚夫——秦岩。”慕容明博面色无常注视着秦岩,眼神深处却涌现一丝得意。

  众人中央的慕容乐清满脸羞红。

  她穿着一袭淡青色的汉服,席地而坐,白纱束发,呈皓腕于轻纱,面前摆着一个案板,以及散发着浓浓的古韵茶具。

  一时间清香的茶味,从杯中、壶内一缕缕的飘出。

  秦岩诧异的注视着慕容乐清,显然没有料到她今日竟是这般打扮。

  不过慕容老头如此不按套路出牌让秦岩十分不悦。

  秦岩这么目不转睛的直视,慕容乐清更是微微颔首,不知是手中的茶还未泡好还是来自于女儿家的娇羞。

  “明博兄,我可未曾听说你提及过这个孙婿啊?”那名长袍老者目光明显有些惊讶。

  他旁边的少男少女表情也逐渐变化,从好奇猜疑到隐隐地鄙夷。

  “慕容先生小生倾慕乐清小姐已久,今日便是特地随恩师同来,可未曾听说乐清小姐有任何婚约,您老不会是开玩笑的吧?”一位看起来十八九岁的暗黄长袍少年怀疑道。

  “师兄可是李氏医馆的传人,若是能与乐清姐姐共结连理相信李叔对前辈的病情更加禅精竭虑。”另一个明显是长袍少年跟班的少年帮衬道。

  “在大凉市这么久我可是没有听说过什么秦岩,”一名长发女生直接摇头,“不知这位秦岩是哪家的公子?”

  少女一针见血的提问也是在场几人共同的疑惑。

  毕竟有些层次的婚姻皆是讲究门当户对,秦岩的身份让他们很是怀疑。

  “他是大治市秦氏集团的继承人。”慕容明博面对年轻一辈的各种质疑并未展现出不悦,而是心平气和的解释道。

  “秦氏集团?”

  几人疑窦甚浓。

  “莫非他是秦济之子?”长袍老者明显见多识广,很快便猜测出了秦岩的身份。

  “秦济?难道是那个秦氏集团?”长发少女惊疑道。

  “秦氏集团的董事长不是安总吗?”

  “对啊,继承人应该是安熙那小子吧,上次我还与他一起玩来着。”

  显然这些年轻人只知道秦氏集团现任的董事长,而不清楚十几年前的创立者。

  随着几位年轻人的各种猜疑,最终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在了秦岩的身上。

  “我们医馆与秦氏集团有不少合作,我好像听说安总有一个智力低下的侄儿,莫非……”长袍少年眼缝一眯瞥视着秦岩。

  “啊,原来是他,这我知道,好像听我爸提起过。”那名卷卷头的女生突然恍然大悟。

  秦岩脸色逐渐开始阴寒,几人的目光一变再变,现在竟然如同白痴一样看着自己。

  “住口,休得无礼。”长袍老者隐隐感动秦岩目光中的森寒,以及其身上的不凡,当即呵斥一声。

  慕容明博同样有些尴尬的看了眼秦岩,他就是想要出其不意逼迫秦岩就范,到时候秦岩想赖也不一定赖的掉,不过这些年轻人如此冷嘲热讽他也无法控制的。

  慕容乐清同样有些生气的瞪了几位年轻人一眼,陈涵薇这时也追了进来。

  气氛有些不对劲。

  “诸位不要误会,我与慕容小姐素未谋面互不相识,此事是慕容先生开的玩笑罢了。”秦岩平静如水说道。

  “哈哈哈哈,没想到慕容伯伯一把年纪还如此风趣。”卷卷头的女生娇笑起来。

  “原来如此!”长袍少年拍了拍胸口,松一口气。

  然而作为当事人的慕容乐清却俏脸涨红,没想到秦岩竟当众说出此话,亏她还别出心裁的想要展现自己的风采。

  恼羞成怒之下慕容乐清迅速站起来掩面而去,陈涵薇也目瞪口呆不可思议的盯着秦岩,旋即向慕容乐清追去。

  “秦岩你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分了?”

  “对,有一点男子汉的气概吗?乐清姐姐毕竟是个女孩子你这么说知道有多伤人心吗?”

  几个年轻人开始同仇敌忾批评秦岩,一时间秦岩成了众矢之的,就连慕容明博都愤怒瞪着秦岩,没想到自己不按套路出牌,这家伙也是寸步不让。

  “既然如此,不知道明博兄为何会包容如此不知礼数的混小子?”长袍老者目光严厉的冷视着秦岩。

  “我是来为他治病的,并非高攀之类,尔等如此目中无人反客为主是不是有些说不过去了?”秦岩目光阴沉。

  “我没听错吧?他要为慕容先生治病?”

  “前辈的病即便是家父以及恩师都束手无策唯有暂缓,你小小年纪当真是大言不惭。”长袍少年嘲讽道。

  长袍老者眉头紧皱目光落在秦岩身上,转而看向慕容明博,“明博兄不会是病急乱投医相信黄毛小儿之言吧?”

  慕容明博老脸一红道:“这小子对乐清当真是无意,是老朽自作主张了,如此一来当年婚约也就只能作废,你们也算是见证人。

  无论如何秦家对我都有大恩,今日秦岩既然开口,我这老不死的自当舍命陪君子,算是赔罪吧!”

  慕容明博言尽于此,脸色苍白,仿佛老了几岁一般,他看向秦岩的目光充满歉意。

  包括长袍老者在内的几人皆有一种说不出的震撼,慕容明博竟然会跟一个年轻人道歉?甚至还不惜性命让他胡来?

  更不敢相信秦岩竟然是主动拒绝这门亲事,而不是恬着脸去高攀。

  长袍少年心中怒火不减,慕容乐清是他都不敢亵渎的女神,却被这样一个混小子当众拒绝,他觉得有必要与秦岩势不两立。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