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吾好梦中码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李二郎

吾好梦中码字 三十如丐 2084 2021.01.19 19:36

  小二冷哼一声,“咱们最好不要再见,不然你可能又是受一顿皮肉之苦。”

  南宫七摇摇头,跨步走出大牢。牢外,夕阳西下,把整个天空映照的金碧辉煌!

  ———————————————

  “小二,收拾一下。”幽暗的牢房里,刘三刀坐起身子,目光灼灼的看着牢门之外。

  “师傅,您没醉啊!”小二惊喜。

  刘三刀摇摇头,“你啊!什么时候管住嘴,我也就放心了!小二,记住了!师傅做狱卒十七年,只有一条经验传给你,那就是与人为善!这是保命的真谛!”

  “因为,你永远不知道牢里的是地上的臭虫,还是藏渊的潜龙。”

  看着自己弟子无所谓的样子,刘三刀叹息。

  “内有傲骨,却能屈能伸,此子必成大器!”

  ……

  “是李小哥吧!”门口一名身影消瘦的老汉看到南宫七走出,便牵着驴车走了过来,“刘秀才让我在这儿侯着,果然是出来了。”

  南宫七有些迷惑,不知道为什么刘三刀这么对自己。这态度,都要跪地高喊主公了。

  不过,现在他浑身酸痛无比,最主要的还不知道自己家在何处,刘三刀的情,他只能呈着了。

  “麻烦四爷了。”南宫七拱拱手。

  “诶嘿呦,不敢不敢!”小老头急忙弓腰,“折煞小老儿了。李小哥唤我四叟就好,四叟就好。”

  他擦擦手,随后从驴车上拿下一个马扎,又把马车上的被子掖了掖。

  虽然是夏天,但是刘秀才吩咐,不能让人颠簸了,只能把家里的被子铺上。

  南宫七再次道谢,这才在四叟的搀扶下上了驴车。

  宏县虽然是县,但是无论是街道平整而又干净的道路,还是鳞次栉比的宽大宅院。无不显示其富裕程度。

  躺在驴车上,南宫七眯着眼睛观察着街道的场景。

  街道东北侧,宏县县衙四字高悬衙门顶端。在夕阳下烨烨生辉。下面县衙的大门洞开,却似乎没有生气。

  驴车哒哒的从青石上有过,道路两旁各种府邸紧紧的挨在一起,只留下两米不到的巷子。

  这个县城,看起来富裕的过分。

  “李小哥,车子可还舒缓?要是颠簸的厉害了,您说一声。”四叟坐在一侧,轻声询问。

  “没事儿。”南宫七摇摇头,他看到了一家正在装修的院子。门前写着李府的牌匾被小心的包好,放在一边。

  此时正有个孩子在拖动,以他小心的样子,估计到天黑也动不了分毫。

  “李家二郎,您慢点儿!”四叟看到之后却是立刻停了毛驴,消瘦的身子却快速的走了上去。

  听到叫声,那个小孩抬头,看到躺在驴车上的南宫七忽然惊喜的叫了一声。

  “哥!”

  他小跑着走过来,双手用力的抓着南宫七的手,声音都带着哭腔。“哥,你去哪儿了?一天一夜不见人!”

  说着说着,竟直接抽噎起来。

  南宫七抽了抽手,却被小孩死死的拽着,没办法,只能用另外一只手摸了下小孩的头。

  “出了点儿意外。”感觉手上油腻腻的触感,南宫七不动声色的把手收了回来。“你怎么在这儿?”

  “王家通知我,说牌匾已经拆下来了。让我赶紧拉走。不然风吹雨淋的,损坏了不要找他们家麻烦。”

  “我到处找你不见,只能自己过来了。”此时感觉身后四叟的动静,李二郎刹那间把抽噎憋了回去。一本正经的站在原地。

  只有发红的眼圈和紧握他哥的小手,才能感觉到小孩的窘迫。

  看着四叟把牌匾搬上驴车,李二郎轻轻弯腰。

  “多谢老丈。”

  听到声音,四叟来不及擦汗,立刻弯腰作揖。“使不得,使不得!小老儿应该的。”

  “四爷,不用这么讲究。我们家说到底,还是落魄了。”南宫七眯了眯眼睛。也不给四叟反应的机会,就招呼自己的弟弟,“二郎,上来,先回家吧。”

  四叟弯腰摆手,活了一把年纪,某些东西已经根深蒂固。而且,虽然他们现在落魄了。但是刘秀才可是很看好两人。不出意外,这个李家大郎是个有本事的。

  八九岁发二郎听到哥哥的话,眉眼笑了一下,随后才冲着四叟点点头,自己坐上了驴车。

  接下来的路,四叟在地上走着赶驴,而李家两兄弟也坐在驴车上闲聊。

  “哥哥,我以为你不要我了!吓死了。”二郎小声的倾诉。“家里只有我孤独一人,才不过九岁。我都准备去当个乞儿过活了!”说着说着眼泪又打转起来。

  “爹娘走前可是嘱咐过你,要照顾我的。我那么听话……”

  “不哭,不哭。”南宫七擦了下对方的眼泪。李二郎强忍着抽噎,生生把眼泪憋了回去。

  “外人面前,不失态。”李二郎仰头看了下天。终于勉强做到了面目平静。“下次可不能把我一人丢下了。”

  “不会了!”南宫七摸了下小孩的头。这孩子,懂事的让人心疼。

  “这两天,你去了何处?”李二郎好奇的问道“夜里为何不回家中?”

  “被县太爷抓牢里了。”南宫七摸了下肚子,此时已经肿的如同小巨人观。

  “什么?!”李二郎惊呼,“官府为何抓人?哥你没事吧?难道,爹娘的事还没了结吗?”

  我也想知道啊……

  “李家二郎,大郎是被诬陷的。”四叟在下方,适时的出声。毕竟若是本人说的话,总少了点信服。

  “这话何解?”李二郎诧异。

  四叟看向李大郎,发现他毫无动静,直到是默许了。于是把他从小二那里听来的事儿完完整整的讲了一遍。

  “昨天晚上,大郎曾去了冯家别院。冯家小姐赠银百两与大郎。然而,在冯家小姐离开之后。随行而来的冯府管家就把大郎抓了起来送到了官府。”

  看到李家二郎惊诧的神情,四叟继续道:

  “县太爷得了冯家新妇的示意,只要冯家小姐的婚书,那百两白银也不追究,并再附赠千两。”

  “然而,一夜过去,大郎仍傲然漠视,不为千两动容一丝!”

  “后来,县太爷吩咐,上了拶刑!”

  “拶刑?!”李二郎惊呼!

  四叟满脸钦佩的看着一脸淡然的南宫七。“拶刑,一刻钟!大郎傲然屹立!”

  “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