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吾好梦中码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朝堂之争

吾好梦中码字 三十如丐 2130 2021.02.28 08:00

  回到福顺居,南宫七仔细点整理了下今天的过程。

  最终才反应过来。

  一星任务果然是简单的很。只是因为他一系列的骚操作最终让任务面目全非了。

  如果他什么都不做,最终应该是在最后的某个时间段,孙詹士会把他送到太子面前。那个时候,应该也就是太子即将遇害的时候。然后通过一系列的操作把太子救下就好。

  现在的情况,让他有些后悔。

  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办法总比困难多。

  所以,现在他的首要问题,就是把太子的队伍作的大大的。而今天给太子提到的蜂窝煤,应该会是他收拢民心的利器!

  天气越来越冷了。

  直到今天,南宫七才反应过来。

  原来古代的日历,他没有公历!只有农历。

  额...农历分阴阳,但是现在一直使用的日期,他就是农历。所以现在十二月,可不就是冬天了吗?

  南宫七收紧衣服,收拾了下自己的行李。今天开始,他就要去东方青给他买的小院里了。老是住客栈,对于他接下来的工作十分的不利。

  “客官可是要走了?”毕竟住了很久,算是常客了。客栈老板都出来了。

  南宫七礼貌的点点头。

  “那客官稍待片刻可好?即将过腊八了。咱小客栈备了一些腊八粥的佐料。本来准备腊八的时候给住店儿的客人送上一碗。没想到您提前了两天。”

  “腊八了?”南宫七恍然回过神来。不知不觉,时间竟然度过到了十二月了。不得不说,陡然听到一个节日,他第一个想法,竟是那个一直以小君子自居。却害怕他再次离开的二郎来!

  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宏县过的如何了?到时候等院子安顿好,也可以把他叫过来。

  “好的,谢谢店家了。”南宫七背着行囊,坐在大堂之内。

  北方有句古话,过了腊八就是年。估计也是这个的原因,大堂内,原来三三两两吃酒的客人,今天竟然只有一桌。

  那是个读书人。带着书童。只是此时却正目光散漫的看着路边。

  南宫七看了一眼,随后也把视线放在了大路上,而思路则发散的无影无踪。

  说起来,离开原来的世界已经将近三个月了。一直应接不暇的手工活,让他的心情保持的还不错。如果没这些自制物品。他估计会发疯的。

  因为古代没有手机的日子,实在太难熬了。

  特别是晚上!

  好吧,其实也不太难熬,只是腰子得多吃点儿了。

  “客官,您的粥好了。”

  南宫七回过神来,看着面前热气腾腾的米粥,再次道了声感谢。随后慢悠悠的品尝起来。

  店家制造的腊八粥似乎因为时间的缘故,熬的不是很软糯。里面的豆子吃起来还略微生硬。不过考虑到人家一番好意,南宫七也就不吝夸赞。只把掌柜夸的眉开眼笑。甚至让那桌客人都收回散漫的眼神,转而看了他一眼。

  南宫七见了也没在意。只是心中再次泛起了嘀咕。

  这个人的年龄,看起来大约三十岁左右。一身服饰内敛中透露几分贵气。整个人也有一种说不出的官威。即使在发呆,也让他的书童有点儿害怕。

  似乎注意到南宫七看他,男人给了南宫七一个微笑。随后再次盯着外面的行人发呆。

  南宫七同样点头示意。随后才和店家告辞。

  此时,门口早已来了两位东方家的家丁。正站在一辆马车旁等候。

  南宫七跨步走出客栈,迎面,却看到一名官差走了进来。双方擦肩而过。

  “冯巡查,我去户籍所打听过了。最近一个月,没有遇到任何冯姓...女子....住...”

  声音渐行渐远,最终消散在空气之中。

  ————————————

  西京皇宫,大朝会。

  皇上稳坐龙椅。只是面色苍白。

  文武百官罗列大殿,为首一人须发皆白,正是宰相刘文举。

  而他的身旁则是正在汇报的太子。

  “皇上,太子得奇人赠送的蜂窝煤之法,确实有益与民。只是这炉子若全西京供应的话,费铁甚巨不说,煤炭也供应不过来啊!所以,臣以为还是从长计议。”

  “丞相此言差矣。”文官列中,三品给事中出列,反驳了刘文举的言论。“冬至过半,腊八近在眼前。按往年天象,再过半月或将鹅毛大雪。而现在却正式给我大庆百姓置办过冬储备的紧要时刻,怎能因费物而绝?”

  “岂不闻因噎废食?!”

  “王给事中或把事情看的过于简单了吧?”文官之中,再次出来一人,他先是对皇上拱拱手,随后直视王给事中,“须知盐铁乃军国之本!若仅仅为民取暖而费士卒铁甲。那我大庆必将群狼环伺。还望王给事中有些远见才是!”

  “笑话,仅仅半月铁器。就能动摇我大庆国本?”

  “藏铁与民,你到底有何居心?!”

  “我大庆去岁冻死冻伤两万三千一百余人。仅西京便冷掉了三十有七!炉子只不过需要那底座的三根铁柱而已。说起来,你家的锄头用的铁都比哪儿多吧!”

  “煤乃山中之物,为取暖而开矿,得不偿失!”

  “那天寒地冻,爬山砍树便是得偿所愿了?”

  “开煤而造碳,将使我万千樵夫失去生计!”

  “仅剩半月,煤炭还推广不了那么远。再说,新生生计,便有新的活法。”

  ......

  百官之中,越吵越裂。

  站在百官最前方的太子和刘文举,则闭目养神。这次的朝会很简单,一个邀功,另外一个则在诋毁。最为皇后忠实死党,五皇子的坚定支持者,刘文举肯定不会让太子这份功劳安安稳稳的落到手中。

  “好了,咳~!”坐在最上方的皇上,看着下面几乎打成一团的群臣,嘴角流露出一点儿笑意,随后迅速收起。转而生气的怒喝,“朝堂之上,成何体统?!”

  “臣,知罪!”×108.

  “蜂窝煤乃是利国利民的好事儿。让工部全力配合太子府。把这个事情安排好。莫要让我大庆再多一句冰冷的尸体。”

  “是!”

  听到接过,刘文举心中冷了一丝。

  最近皇上的态度越发的明显了。种种迹象表明,皇上一开始的目的就是准备立太子为后了。只是前面几年的太多,是在迷惑皇后罢了!

  今天,更是把工部都推到了太子手下!

  “皇后啊,朝堂之上争不过了!看来只能另想他法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