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吾好梦中码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沐浴

吾好梦中码字 三十如丐 2167 2021.01.22 07:00

  “国子先生晨入太学,招诸生立馆下,诲之日:”

  李二郎看到南宫七走出房间,他闭上眼睛,大声的背诵了起来。

  “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

  南宫七刷的满嘴唾沫,毫无反应。

  喝水用力的漱了口水,嘴中清凉的感觉终于让他想放开说话了!

  “古代太苦了!”南宫七嘀咕,“没牙膏刷牙,都不敢多说话!生怕一股口臭把人熏晕。”

  “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

  二郎再次加重了嗓音,重复了这句话。

  南宫七抬眼看看天空,此时太阳刚刚升起,看起来不过七八点的样子。他又洗了把脸。不过,顺着脸颊滑落的头发,让他心中的好心情降低了一些。

  “古代真的好烦啊!”所有人都长头发!还不能剪!“算了,今天先把洗发水造出来一点儿洗洗头发吧!”

  “哥!”李二郎终于不在背诵书籍,而是重重的喊了一声。

  “怎么了?饿了吗?”南宫七被打断了思绪,抬头看向李二郎。

  九岁的二郎,身高约么一米二三左右,看起来有些瘦弱。一身长袍长短正好。头发有些散乱,不过只有仔细看才能看得出来。

  “走吧。今天继续吃包子。”昨天的包子,南宫七感觉味道还不错。并且还要找四爷问个事情。

  “诶......”李二郎如同小大人一般叹了口气。

  吃过饭,南宫七又快步走向县衙。今天的事情还是比较多的。

  首先,他得递拜帖。这个事情,他昨天已经拖四爷询问刘三刀关于县爷府邸的名号了。

  实际上,一般的县官基本上都在县衙内,所以南宫七还得去一趟县衙。

  等回来的时候,太阳已经高升,天气略微炎热了起来。

  回到家中,他开启了今天的工作。

  木炭昨天已经烧好,硫磺和硝石只需要碾成粉末就好。

  小心的把三种材料碾成粉末,这一步,花了南宫七一上午的时间。

  中午的时候,他主动淘米,开始煮米饭。不过,淘米水,他没有倒掉,而是存了起来。

  中午吃饭,在李二郎记忆中并不算远。但是自从半年前父母离世之后,他就再也没吃到中午饭了。

  这让他略微怀念。

  午饭的菜也很丰盛,一碟韭菜炒鸡蛋。不过鸡蛋液都被南宫七收了起来。

  “哥,今天中午怎么做的这么丰盛?”李二郎大口的吃着米饭,而菜则小小的夹着。

  “还好吧?”南宫七看着桌子上,一碟咸菜,一碟韭菜鸡蛋。这叫丰盛?“看你读书费劲儿,给你补补。”

  “哦。”李二郎楞了一下。随后闷闷的吃起了饭。

  午饭吃过,南宫七首先打了一缸水出来。放在太阳地下。随后才继续自己的工作。

  下午,李二郎在客厅朗朗读书。而南宫七在门房继续做着火药。

  今天天气出奇的热,仅仅一会儿的时间,外面水缸里的水就温和了起来。

  南宫七汗如雨下,最终还是没全部做完。看着有两三斤左右的火药,他放弃了继续碾石头的想法,而是倒出了一小半,放在了中午省下来的蛋清内搅拌起来。

  这是他看小说的时候记得的一个场景。据说会制造出颗粒火药。正好手中有材料,索性实验一下。

  随后又找了个破碗,倒点儿水之后,又放了些火药,最后放进了一截棉绳。

  这是在制造火药的引信。

  浸泡了半小时,他趁着最热的太阳把引信拿了出来,放在阳光下暴晒。随后,才继续回到门房内。

  “我是真的命苦啊!”南宫七擦了把汗,脸上被摸的乌黑。“这次的任务,是不是有点儿太极端了?我一介平民,怎么能接触到太子?一点线索都没有啊!”

  然而,在模拟世界内抱怨,飞天并不答话。

  叹口气,南宫七继续自己的工作。不过,他还得抽空做一些洗发水。等会儿他要洗澡。

  穿越古代三件套,药膏,肥皂,洗发水。这是他当初写穿古小说的时候,写在大纲里的资料。没想到,现在竟然真的用上了!

  洗发水相对来说就简单了一些。

  淘米水,醋,面粉就好。

  不过,他还是加了一些薄荷进去,这种天气,在没有空调的古代,薄荷相对来说,可以取代一些功效。

  等他一切做完之后,已经是太阳西斜。缸中的水也到了正适用的程度。

  “二郎!过来。”南宫七率先招呼了一下自己的弟弟。

  说实话,第一天的时候,他就被二郎的头油恶心到了。一直忍到了现在。

  由于房间的亮光不足,而跑到了院子内的李兆安听到哥哥喊他,终于是放下了手中的书本。“怎么了?哥?”

  “去准备点儿衣服,我给你洗澡。”

  “啊?”二郎楞了一下。“这,不年不节的,为何沐浴?”

  “你身上都臭了!还为何?”南宫七无语,“快去找点内衣内裤!”

  看到二郎还是不解,南宫七轻轻踹了一脚。这才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南宫七也找了里衣,他要等二郎洗过之后,自己再洗,不仅仅是因为明天要见县爷,最主要的还是自己身上太难闻了。

  作为一名现代人,他忍不了!

  很快,二郎走了出来,略微有些扭捏。

  不过南宫七可不管这些,才九岁大的小屁孩儿而已。他迅速的把二郎的身上脱光。然后提到了兑好的盆中。

  “呐,这是肥皂,现在还没干,不过也能用了。是擦在身上的。”南宫七拿过土黄色的软泥一般的肥皂递了过去。

  二郎接过之后有些惊奇,“这就是哥哥这两天做的东西吗?是,类似于皂角吗?”作为曾经的大户人家,他原来洗澡的时候,用过皂角。

  “对!”南宫七也不辩解。随后一盆水浇在了二郎的头上。

  “噗~啊!”二郎猝不及防,吓的直接从盆中站起。捂着湿漉漉的头发,眼中含着怒气和恐惧,“哥!你干嘛?”

  “沐、浴,肯定得洗头啊!”南宫七拿过一个瓷瓶,把自己下午调试出来的洗头水倒了出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