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吾好梦中码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而十二章 李兆庭

吾好梦中码字 三十如丐 2158 2021.01.19 07:51

  古代的科举,属于五年一大考。

  而根据现在的天气,应该是八九月份的日子。

  “咕咕...”一阵闷响从南宫七的肚子内传来。

  南宫七皱着眉头,刚刚有只蚊子趴在了他的脚上吸血。现在脚上痒痒的。

  “咣当...”监狱外,传来铁门撞击的声音,不多时,小二走了进来。语气不善。

  “师傅,四爷在监外了。”说着,他把酒恭敬的送到刘三刀的面前,然后把馒头重重的放在小桌上。

  整个监狱属于大通狱,左右延绵。正中间,就是狱卒监守的地方,也是刘三刀和小二呆着的位置。

  “李小哥,能起来吗?”刘三刀没有理会小二,而是温和的叫着南宫七。

  南宫七再次尝试了下,钻心的疼痛让他面色苍白,不过,这次力气却没有散去。

  他再次用力,同时手撑床沿,终于是站了起来!

  “还行!”南宫七虚弱的笑了。

  此时,他才发现,自己竟然没有鞋子!

  “小二,却给李小哥解了镣铐。”刘三刀吩咐小二,自己则掏出三个酒杯,随后一一斟满。

  小二仍然有些不情愿,不过对于师傅的话,他却毫无反驳的意思。径直过来,帮南宫七松了镣铐。

  两条铁链掉落在地,南宫七瞬间感觉一阵轻松。他活动了下手脚,随后才对小二道:“多谢。”

  “李小哥,可是饿了?一起吃一点,等会儿也有力气出监。”

  南宫七也不客气,他看得出来,刘三刀确实在巴结自己。

  蹲在桌子上,南宫七第一时间双手端起酒杯,冲着刘三刀敬酒,“感谢刘哥。话不多,都在酒里!请!”

  “请!”刘三刀也双手端起酒杯,然后一饮而尽。

  喝了酒,南宫七这才吃起了饭菜。

  菜很简单,共两碟。一碟腌制的不知名菜叶,呈黑色。味道总的来说,略微发苦。主要是齁咸。不过就着馒头还是可以吃下去的。

  另一碟则是水煮青菜,味道同样略苦。

  “刘哥,弟弟我说实话还是略微有些糊涂。我那亲家到底有几分能量?”

  就着菜,南宫七又用力咬了口馒头。不知道自己被饿了多久,即使这么糟糕的饭菜,他竟然还想全吞。看来,是真的饿的狠了。

  刘三刀刚刚准备端起酒杯,听到这话却是轻轻放了下去。

  “冯家啊,你比我知道的多。”刘三刀不愿多说,“李小哥,还是听咱这个粗人一句劝,这婚书还是退了吧。式微而知进退,不然接下来三年,你可是难熬!”即使在最后,他仍然记得县太爷的任务。

  南宫七摇摇头,说实话,他到现在还有点云里雾里。只能等出去之后,才能知晓事情的来龙去脉了。

  “敬哥哥一杯!”南宫七端着酒就敬。

  这个时代的酒中有一股略微发酸的搜味儿,不知是劣酒的缘故,还是本来就这样。最主要的是,酒的度数很低。

  看到南宫七不说话,刘三刀也不失望。

  如果这位李家公子这么容易就同意了,那就对不住那一刻钟的拶刑了。要知道,这可是用树枝夹住胸腹用力勒紧的!体质稍差之人,基本上都会被嘞断几根肋骨!

  而李小哥,却一声不吭。

  “说起来,刘哥在这个监狱这么多年,就没有什么别的想法?”

  “呵呵,养家糊口罢了。”刘三刀摆摆手,端起酒杯。眼神却迷离了起来。“四十不惑,还有什么想不明白的?”只是有些后悔,后悔自己当年年轻气盛,没有现在这么圆滑。

  心中叹口气,刘三刀端起酒杯,“喝酒!”

  “喝!”南宫七应和了一声,随后一口喝完!

  小二在旁边略微难受,他师傅斟酒的时候,唯独没有给他倒酒,他又不敢拿酒壶,因为这个酒壶一直在自己师傅手中。

  再次斟满酒杯。刘三刀终于放下了酒壶。随后他下意识的左右看了看,没发现任何人之后,他从内兜里掏出一小锭银子。

  “有人曾给我递过银子,想让我减轻你的惩罚。然而,当时县太爷在上,我不敢有丝毫放水。所以,这锭银子,您收好!”

  南宫七摇摇头,伸手把银子推了过去。“既然不是我的,那就还给别人,给我干嘛?”

  刘三刀再次推了过来,“冯家小姐的贴身丫鬟送的银子,咱没办事儿可不敢收!”

  “冯家小姐送的?”南宫七纳闷了起来。

  这是什么展开?

  一边退婚,并且不惜使用下三滥的手法,一边又异常关怀自己的身体。这......

  甩甩头,南宫七把杂念甩出。

  “那我却之不恭了。不过到时候我会把银子还回去。”顺便打探一下所谓冯府的情报。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南宫七和刘老七已经酒醇耳热。

  喝过酒的人大多都知道,在似醉未醉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吹NB。

  理所当然的,刘老七开启了自己过去传奇的一生。

  “兆庭贤侄,你李家走了霉运,大家都知道。但是你可知我当年也似你们这般?”

  我叫李兆廷吗?

  “哦?刘哥当年还有许多风光?”

  “那是!”刘三刀骄傲的一口饮尽杯中酒,“想当年,我刘允川十三岁过童试,十五岁过县市,取得秀才功名。可是宏县响彻一时的神童!”

  宏县...南宫七不动声色,知道了自己所在何处。

  “可惜,时运不济啊...”刘允川叹气,随即摇头晃脑的吟唱起来,“人不能得知便猖狂,我本文曲星,倨傲使蒙尘,心有天高气,利令而智昏。可惜,可叹,可恨呐!”

  这拽文嚼字的本事,看大牢真可惜了。

  “诶,人要懂韬光养晦,可惜我人过三十才明白,白白错失无数机会!”刘允川端起酒杯,双眼迷离。“兆庭贤侄,冯家那位新母可对你这事儿上心的狠。虽然官中县爷保你,但是县爷保不了你一世的。”

  “刘哥说的是!”南宫七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我先干为敬!”

  看来,那位县爷也怕原李兆廷愣头青,把他一次庇护当长期饭票,所以让牢头敲打一番了。

  听到南宫七的话,刘三刀迷离的眼神定了一下。随后端起酒杯,“喝!”

  “咚!”一杯酒喝完,刘三刀彻底趴在了桌子上,任凭小二叫唤也毫无反应。

  南宫七见状,洒然一笑。

  “劳烦小二哥了。小弟我身体也差不多能走了。咱们有缘再见。”说完,他慢腾腾穿上小二早已拿过来的衣服,随后缓慢走出大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