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大脚武迎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6章 骑马提戟战武松

大脚武迎儿 钟丸 2120 2021.05.05 20:11

  鲁世标这听信了西门庆言,上来就是一顿火球强攻,没想到一阵风,倒是把火球往自己军营落下来,连忙停止了抛射,叫人赶紧救火。

  西门庆看着城门一开,骑马飞驰而出的正是武松。吓的连忙勒马调转往后大叫鲁将军。

  “噜噜噜...鲁将军,武松...武松...”

  “嗯...”鲁世标一提马头,往城门看去,赤马踩着土尘,在晨光下急驶而来。鲁世标暗自一惊,好一个猛将,难怪西门庆吓城那样。

  武松骑马至阵前,一拉缰绳,马儿嘶鸣一声,前蹄高高跃起,武松圆瞪怒目,看着鲁世标不说话。

  “呔...来者是谁,快快受降,免你死罪。”鲁世标没有领略过武松的厉害,正要骑马提戟战武松。

  “将军...”一个副将拍马上前:“俗话说:杀鸡焉用宰牛刀,这厮就是长的吓人,待我先去会会他。”副将说着就提长枪往武松身上招呼。

  “又来一个送死的脓包...”武松根本不把这副将看着眼里,迎着长枪就是一棒。

  只听啪...一声脆响,长枪一断两截,武松都没给他吃惊的机会,反手就是往上一抄,击中副将的脑袋。

  副将只觉嗡...一声响。

  带着的头盔竟被击裂开来,要不是头盔,这颗脑袋估计就开花了。

  纵使这样,副将还是眼睛一黑,一翻白眼倒死在马下,流下一滩黑血。

  士兵急忙跑出来把副将拉了回去。

  鲁世标一看,倒抽了口凉气,这副将原也是杀敌无数,骁勇善战,如何碰到武松,竟抵不住他一棍就交代了?今天可真是莫名其妙的就碰见这活阎罗了。

  鲁世标心里发虚,硬着头皮拍马迎战。

  “武松,我知你武功了得,可是今日我鲁世标在此却容不得你放肆。”鲁世标说着壮胆的话,举起长戟骑马奔向武松,直往武松刺去。

  “容不容,得问问我的捎棒。”

  武松也不躲避,硬生生的就用捎棒迎接了上去。

  当...一声。

  震的鲁世标手臂发麻,心里一紧,好厉害的棒法,鲁世标满脸胀的通红,征战多年,从来没有被一招就败下阵,那后面的几万士兵看着自己,心想这回可真是丢脸丢大了。

  只因寿光战线吃紧,金国咄咄逼人,为以防万一,上头派了鲁世标来换防青城,加强守卫,没想到还没到青城,青城已被不明之人夺了去,敌将就在眼前,却被一棒打的自己手心发麻,投降吗?

  不行,这不是一个将军该有的念头。

  鲁世标一手勒住缰绳调了个头,又冲武松斜刺出去。

  “还来送死。”武松大喝一声。

  心想这鲁世标比撒贝什么的主将要厉害一点,但是对武松来说也就那样,他巧妙的一借力,把鲁世标的长戟带了出去,轻松的就化解了,不再容鲁世标有喘息的机会,武松紧接着就是一棒,以千钧之力,如泰山压顶之势往鲁世标当头劈下。

  鲁世标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自头顶压迫下来,下意识的双手举着长戟往上顶,这一顶,只觉双手虎口一阵剧痛,裂开了来,鲜血喷涌而出,流满了手臂,再要忍着剧痛握紧长戟时,武松一收捎棒,横扫而出,鲁世标胸口着棒,心肺一闷,飞出三四丈远,重重的摔倒在地上,不知死活。

  战马也受了惊吓,嘶哑这狂奔出去了。

  西门庆看出不妙,悄悄的往阵营后面退去。

  “西门庆...给我出来...”武松见鲁世标落地,也不管,直找西门庆。

  后方的几位副将和士兵见了一愣,从来没见鲁世标将军钟遇一招半式就被打飞的,好一会才清醒过来,几个副将骑马一窝蜂而上,围住了武松。

  西门庆看见武松被围住,慌忙拍马逃窜而去,保命要紧。

  “你们这一帮不知死活的脓包,交出西门庆,我饶你们不死...”武松拉着缰绳在中心转着圈。

  “武松反贼,你夺我青城,又伤我主将,如何还能让你再活命?”其中一个副将举着关公刀指着武松大声喊叫:“兄弟们,这贼人再厉害,也是一拳难敌四手,我们一起上,定将这贼人拿下立功。”

  “杀...”

  几个副将砍削刺切...一起往武松身上招呼。

  武松见势,一个侧身下腰,藏身于马身只侧,伸伸出捎棒,往几位副将的马腿横扫过去。

  只听啪啪啪...一连串脆响,一圈的马腿被瞬间打断,战马痛苦嘶鸣着倒了下去,几个副将也被马甩了出去,狼狈不堪。

  “不怕死的就过来...”武松骑在马上,大喝一声。

  几位副将从地上爬起来,灰头土脸的拿着兵器,进也不是退也不是,面面相觑。

  “去...把西门庆叫出来。”武松用捎棒指着这些副将。

  副将们你看我我看你,不知如何是好,他们也不知道西门庆在那。

  这时一个传令官跑来。

  “将军,西门庆...偷跑了。”

  “跑了?”几个副将齐声惊叫,感觉今天就是跳进了西门庆的陷阱里了。

  “一群草包...”武松无奈的朝几个副将骂起来:“回去。”

  几个副将慌忙跑回了阵营。

  主将鲁世标并没有死,晕了半天,终于醒了,被士兵抬回来军营。

  武松调转马头,对着黑压压的几万士兵。

  “将士们,我是武松,清河城都头,并不是什么反贼,是西门庆那贼人想陷害于我,自己去邀功请赏。”武松大声说着:“青城主将撒贝将军,也没有死,只是断了腰骨。”

  这时城门楼上撒贝将军被士兵扶了上来。

  “鲁将军,我是撒贝将军,青城主将,武都头说的句句属实。”撒贝吃力的大声朝鲁世标喊:“现在城门开着,鲁将军和将士们赶快进城吧。”

  浑身还剧痛着的鲁世标将军送了口气,原来这竟是西门庆搞的鬼。

  忍着痛,坐在轿子上被士兵抬着,来到武松马前。

  “武都头,见谅,都怪我轻信了西门庆...”

  “你也是太鲁莽,哪有将军这样的,就算带兵攻城,也不是二话不说就扔火球的?不是要先礼后兵的吗?这是兵家的基本。”武松怒斥这鲁世标。

  “武都头训斥的是...这一顿揍也算没有白挨...”

  “唉...好了,带兵进城再说吧。”

  武松调转马头走在最前头进城门而去。

  后面鲁世标和副将们带着几万大军缓缓而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