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武侠之怪物来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我是不是被坑了?

武侠之怪物来了 菜包配咖啡 2101 2019.08.02 12:54

  几座精致的木屋前,二三十人静静的站着,好像在等着什么。

  这些人中领头的是一半百老者,独眼,手中拄着一根黝黑的蛇杖。

  如果有关注六扇门悬赏榜的人在场就能认出,这独眼老者本名邓宏,人称辣手蛇鬼,善用毒、杖,内锻巅峰的高手,为人心狠手辣,曾多次灭人满门。

  密林中忽然响起了沙沙的脚步声,不到片刻,一行八九人便从密林中窜出,落在木屋前的空地上。

  “我等拜见大公子!”

  邓宏恭敬的领着众人对着一青年齐齐拜下。

  那青年面红齿白,俊美非常,果真像是一个翩翩公子。

  “邓宏,你且告诉我化血神功此刻在什么位置。”

  苏行舟轻轻扫了一眼行礼的众人,开口问道。

  “禀告大公子,我已派人一路拦截,今夜他们应当到猛虎坡附近。”

  “迟则生变,带路出发,今夜就要将化血神功拿到手。”

  苏行舟脸上不由透露出一丝兴奋之色。

  教中传闻,化血神功原本中有大秘密,得之可为血神教主。

  这次化血神功原本突然出现,若不是为了这份大功,他又怎么来到这个穷乡僻壤。

  得到这份功劳,又有父亲的支持,血神教候补圣子之位不远。

  “请问公子,天龙长老何时到来?六扇门恐怕有内力境的高手接应,我们...”

  邓宏眼露迟疑,小心的问道。

  “若不是父亲拦住了六扇门的高手,你以为我们还有机会吗?我这次带了五位练脏境的好手,再加上你等,足够了!”

  苏行舟有些不耐烦的解释道。

  一行人正准备出发,苏行舟突然眉头一皱,看向身后一年轻公子,

  “破海,此次行事危险,你留下,苏修苏罗也留下来保护你。”

  说罢,苏行舟也不管苏破海的反应,直接带着一行人离开了。

  “苏行舟!”苏破海看着苏行舟远去的身影咬牙切齿,眼中充满嫉恨。

  凭什么?

  自己只不过晚出生了两年,有什么好处都是苏行舟的!

  所有都知大公子、二公子,但大公子在场的时候,别人眼中从来就没有他这位二公子。

  苏修苏罗看着脸色难看的苏破海,对视一眼,不着痕迹的退了两步。

  他们两人是苏破海的手下,自然清楚苏破海在愤怒的时候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这时,林子里另外一个方向忽然传来踉跄的沉重脚步声。

  苏修朝着那方向走了过去,不一会儿手中提着一个受伤的中年汉子走了回来。

  “公子,此人说他有和化血神功有关的重要情报。”

  苏破海扭过身,一把捏住中年汉子的喉咙,

  “讲!”

  中年汉子:“...”

  ...

  “肩负重担的感觉就是一千个人全都...,不好意思,窜词了,肩负重担的感觉其实就是肚子饿。”

  孔捕一步一步的走在崎岖的小道上,重重的叹了口气。

  这种道路车马难行,普通人走着都费劲的很。

  孔捕感觉一般费劲,就是一直没吃什么东西,肚子太饿。

  他的耳朵竖起来,眼睛也四处观察着。

  只是发现的都是些小动物,还不够塞牙缝的。

  忽然,孔捕眼睛一亮,停下脚步。

  在这荒芜的山林中,他居然听到了客栈的那种喧哗。

  循着声音走了一段距离,站在半山坡上,山下一座冒着炊烟的挂着旗子的客栈映入眼帘。

  “宋叔刚说我是生面孔,所以就不会有人认的我,左右没有人认识我,所以我是一个独自赶路的过客,因为饿了去客栈吃东西这样也肯定没问题,要是饿了还不去客栈吃东西,那才是真的惹人怀疑吧。”

  孔捕思索了一番,眼睛越发亮了,感觉自己的逻辑缜密没有丝毫问题,便一路快跑朝着客栈而去。

  “七里香?这客栈名字真有意思。”

  这客栈的名字和孔捕在水水星时喜欢的一首歌的名字一样。

  这是一个客人虽然不多,但很热闹的客栈。

  门外有几辆大马车,客厅里坐着几桌人,模样打扮像是侍卫、镖师模样的武人,大声交谈。

  孔捕进门只引起了少部分人的注意,却也只是看了他一眼就不在意了。

  一个背着包袱的半大小子,衣着看着就是一个乡下小子,谁会有闲心去特意关注他。

  “这位客官,您来了,这边请,打尖还是住店,我们这有上好的烧刀子酒,还有今年酿出来的果酒。”

  仿佛每个客栈的小二哥都是一样的,满脸笑容,非常热情,把孔捕迎到了一张桌子旁。

  孔捕坐下笑了笑,他的肚子早已经是闷雷阵阵。

  “小二哥,来一壶好茶,再有就是上些填饱肚子的好菜,有卤好的牛肉没有,先切五斤。”

  小二哥笑着记录下来,也不管孔捕能不能吃的完,就去通知后厨了准备菜。

  孔捕在这里大吃大喝着,客栈外传来阵阵马蹄声,不一会儿,一个年轻公子领头,几个人走了进来。

  其中一个脸色惨白的中年男子眼睛在客栈内扫了一圈,脸露兴奋之色,指着孔捕对旁边的年轻公子小声说道:

  “公子,就是他,化血神功就在他的身上!”

  这句话不仅苏破海听到了,正在吃东西的孔捕也听到了,不由惊愕的抬头望去。

  “是他,他没有死!”

  孔捕一眼就认出了中年男子的身份,正是之前在茶棚假扮驼背的那人。

  可是此人不是已经被宋叔刚一剑杀了吗?

  难道说…

  孔捕脑子飞转,心中隐隐有了猜想,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如果宋叔刚是有意留此人一命,又故意在此人面前说出是孔捕带走了化血神功,那自己实际上岂不是诱饵?炮灰?替死鬼?

  “希望是我多想了。”

  孔捕摸了摸怀中油皮纸包着的书籍,心情沉甸甸的。

  之前他对宋叔刚没有怀疑,更没有打开查看。

  “苏修苏罗,去把化血神功给我拿过来!”

  苏破海脸露冷笑,心情十分的畅快。

  他那大哥怎么也不会想到,宋叔刚竟将化血神功交到了一个后辈手中。

  更不会想到他眼中万般不如他的弟弟,会取走他视如囊中之物的功劳。

  至于孔捕,他根本没放在心上。

  据中年汉子所说,只不过是一个武功低劣的勉强有锻骨实力的武人罢了。

  而苏修苏罗两人却都是正儿八经的换血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