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武侠之怪物来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送人回地狱!

武侠之怪物来了 菜包配咖啡 2311 2019.07.24 21:07

  五步拳学起来甚至比孔捕想象的还要简单,不到半个时辰他就将全部的套路记下来了。

  他认真的练习了两遍,几人便又坐上马车上路了。

  这一晃,又过了七天。

  这七天孔捕的日子过得相对不是那般无聊了,因为路上不仅琢磨着练拳,还碰到了几次劫匪。

  但这些劫匪团伙人数都不算多,最多的一伙儿才三十多人,他们看这一辆马车身单影孤,就起了歹心。

  于是孔捕和王化虎就给他们好好上了一课,轻易打死了好几人,他们才知道提到了铁板。

  孔捕第一次杀人便是在这几天中发生的。

  当时三十多个面目凶恶的劫匪拿着武器大喊大叫的冲过来,王化虎一时难以顾住全部。

  于是孔捕便动手了,一脚重重踹在一名拿刀砍向孔大芳的劫匪胸膛上,像足球一样把他踢了出去。

  劫匪飞出四五米,胸膛凹陷,肋骨扎到内脏里,挣扎了片刻就没了生息。

  第一次杀人,说实话孔捕心中有些微微的不适,但并没有感觉多么恶心和道德上的难安。

  就像他之前用拳头捶死的猛虎一样,人同样也是动物,这里又不是水水星那样相对平稳安全的世界,当有人威胁到了自己及亲人的生命安全,当然可以杀得。

  除却杀了人,可能是在吐纳法的帮助下,他的力量已经差不多有了一千五百斤。

  同时,“吸血鬼的超级魅力”效果展现的也特别迅速。

  现在的他,虽然不能称之为帅,但也和丑字不沾边了。

  孔捕的变化让孔母笑的合不拢嘴,直呼神奇。

  这下她放心了,不用给自家儿子买童养媳也应该能娶到亲了。

  ...

  傍晚,红霞漫天,逐渐落下的夕阳依旧散发着温暖的光辉。

  孔捕坐在车头,微闭着眼睛,呼吸频率变化不定,他正在练习吐纳法。

  肉眼不可见的冰凉气息窜入他的鼻孔,洗练他的身体同时还强壮他的体魄。

  这是他与三舅王化虎不同的地方。

  此时,马车行至一座双头山下,王化虎忽然笑了起来。

  他对着车厢里的孔父孔母说道,

  “到了双头山,距离梁城便只有三四日的路程了。而且下了这双头山走上不远,便有一条官道,马车沿着官道走上差不多一日,就有一客栈,那里可是热闹的紧!咱们明日应该就能到那里,到时候可以好好吃上一顿。”

  孔父孔母也很高兴,这些日子一直在荒野,少见人烟,能有一客栈休息足够令人高兴许久。

  而此时的双头山上,乌鸦啼叫,两辆马车停在路间,上面沾染着许多血迹。在马车周围站着十几个大汉,手中的大刀多数沾染着血。

  地面上倒着十来具尸体,有些死状极惨,被人用大刀砍断了半截身子。

  在尸体中间还有一貌美的妇人,低声哭泣,紧紧抱住怀中嚎啕大哭的婴儿。

  “独狼老大,收获不错,差不多值个千两银子。”

  一个刀疤脸拎着一兜东西满脸谄笑的向独狼汇报道。

  “还行,没想到比大哥他们晚回去两天还能捞到一笔外快,拿一半给兄弟们分了。”

  独狼拎着刀,在地上死人的衣服上擦着刀上的血迹,漫不经心的说道。

  “谢独狼老大!”众劫匪喜笑颜开,他们图的可不正是银子吗。

  “独狼老大,那这个女人怎么处置?”有劫匪问道。

  “小娘皮长得不错,带回去给兄弟们享用,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劫匪们又是一阵哄笑,妇人浑身发抖,怀中的婴儿哭的更大声了。

  “小东西叫唤的烦人!”

  独狼老大猛地一脚将妇人踹倒,将婴儿提在手里,然后一把重重砸到了旁边的石头上。

  “我的孩子!”妇人泣血,目眦尽裂,从怀里摸了把匕首冲了上去。

  片刻之后,妇人也倒下了,不过不是被杀,而是自杀,匕首插进了自己的心脏。

  “独狼老大,山下边有人要上来了!”这时,一个放风的劫匪跑了过来。

  “走兄弟们,咱们往前走走,再做上一票!小心的围上去,别让他们跑了!记住了,跟着我独狼,给你们花不完的银子!”

  嘭!

  “三舅!”

  这时,一直安静坐着的孔捕忽然浑身颤抖,拳头捣在马车上,低声叫了一句。

  说是叫,似乎用吼好像更合适。

  “怎么了小捕?”

  王化虎察觉孔捕语气不对,一看其表情是皱着眉头,脸孔涨红,额头更是青筋暴起,这显然是愤怒到了一种地步。

  “说出来您可能不相信,我这双耳朵灵敏的很,能听到三百丈开外的声音。”

  “就在刚才,我听到这双头山上有人说话,把咱们当做了肥羊,等着咱们落网呢。”

  孔捕指着自己的耳朵,语气似是平淡的说道,但别人也能听得出他语气中压抑的愤怒火焰。

  孔父孔母对视了一眼,他们知道自己的儿子有不同常人的地方,却从来不知道孔捕还有这样的能力。

  王化虎闻言一顿,浑身一抖,脸露惊容,他强按捺住心中的震惊说道:

  “哦?你说的话舅舅肯定相信。”

  “之前路上碰到的劫匪你也提前发现了吧,为什么这次才告诉舅舅呢?”

  “因为这次劫匪中可能有高手,别人称他为独狼老大,还有其他十多个劫匪,估计都是练过武的。”

  “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们都不是人了,我要送他们回地狱!”

  孔捕从没有想过,人真的可以残忍到这种地步,连幼小的婴儿都能残杀。

  这些人,说是魔鬼都不为过!

  王化虎沉默了片刻,说道:

  “独狼老大,我听说过,是鹰山那帮子匪徒,他其实就是个三当家,为人残忍好杀,不过实力一般般,但鹰山的大当家可是个内锻的高手,你想杀他们可以,但今天若是放跑了一个,恐怕咱们家就有灭门之祸!”

  一个独狼,王化虎并不在乎,但独狼背后的内锻高手实在可怕。

  若是一个内锻层次的劫匪摸进粱城,整个城市都不得安宁。

  “三舅,咱们也躲不过去了,他们正在围过来!”

  孔捕紧紧握住王化虎的手腕说道。

  “你有如此血勇,舅舅佩服你!那就把他们都杀了!大芳、丽梅,你们两个下车,先到林子里躲一下,稍后我们再回来寻你们!”

  王化虎激动一笑,对着孔父孔母说道。

  “放心吧,有我在,保小捕无事,区区一个独狼,我一刀砍了!”

  “三哥,小捕,你们两个千万小心!”孔父孔母都是没练过武的普通人,满心担忧,却也知道自己留下就是累赘,也就果断的进入了林子中。

  马车缓缓的前进,孔捕拿着一把刀坐在王化虎身旁。

  “小捕,你记住,等下若是独狼冲的最近,我一刀就能杀了他,独狼死后要尽快杀掉其他人。若是他指挥其他的劫匪上前,那舅舅就先示弱,多杀几人再说,省的把其他人吓跑了!”

  “嗯。”

  听着王化虎的话,孔捕嘴角微微一笑,重重的点了点头。

  他能感觉得到,王化虎说的话蕴含的是自信,而非自负。

  这个三舅,也很不简单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