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史上最强的领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卷 第十九章 祸从天上来

史上最强的领主 恶魔的骰子 2056 2019.06.07 23:10

  “这些金币交给你了,不过我不建议你拿去买粮食,因为会被盯上,至于粮食方面,如果交易顺利,那个人足够靠谱就通过对方获得。”西里尔对布薇说道。

  “布薇!”蛮鲁见布薇有些失神没有回答西里尔的话,便开口喊道。

  布薇顿时清醒过来:“我们真的有希望了!”

  西里尔对布薇说道:“有希望,希望就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中,矿石开采的怎么样?”

  “开采的很顺利,黑尘谷十分适合露天开采,你们走的这二十天,我们开采出70多吨,100吨不是问题。”布薇十分肯定的回道。

  西里尔也有些震惊,在没有太多的工具下,竟然开采的这么快,效率有些高的离谱。

  “你们是怎么办到的?”

  布薇回道:“除去休息,我们一直都在凿和挖!”

  “那太好了,我们加快速度准备齐货物,早点完成交易,早点可以进行下一步计划,以防夜长梦多。“西里尔回道。

  “好,我这就去准备。”布薇点了点头。

  西里尔正准备去挖掘现场看看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什么,便对蛮鲁说道。

  “我有点累,去睡一会。”

  蛮鲁低沉开口说道:“我会看好你的,不要睡太久,我们等着你。”

  西里尔当然明白蛮鲁的意思,这大个子很怕自己出问题,毕竟频繁的睡眠,身体肯定是出问题了。

  “没事的,不要想太多,有事情叫我。”西里尔伸出手拍在蛮鲁的肩膀上。

  说完后找了个角落躺下,闭上眼睛。

  沙漏倒转。

  阿瑟希恩睁开眼睛,急促敲门声不断传来。

  “咚咚!”

  “怎么了。”阿瑟希恩打开房门。

  “出事了。”贝芙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

  阿瑟希恩摸着额头,这日子真的不让人省心。

  “说吧,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我又摊上什么事情了?”

  “不是的,是罗得班少爷闯祸了。”贝芙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

  “哦~~那关我什么事情?”阿瑟希恩无奈摊了摊手问道。

  “少爷,问题是多达少爷也被牵扯进去,现在跪在大厅内了,老爷有事情外出,现在家里就剩下你了。”贝芙解释的道。

  “多达?这个名字好熟悉。”阿瑟希恩一时间想不起来。

  “少爷?您不是忘记了吧,多达是您的弟弟。”贝芙一脸不可思议望着阿瑟希恩。

  阿瑟希恩瞬间想起来,一巴掌拍在脸上,比他小两个月异母同父的弟弟,修炼天赋还可以,但是脾气也是臭的很,至于和自己关系也是不咋地,从自己躺在床上都没见过他就可以看出来。

  “我想起来了,跟我说说到底发生什么事情吧。”阿瑟希恩翻了个白眼问题,他还真的不想管这事情,但是看这个样子好像怎么都避不开,至少也要过去看一眼。

  “罗得班少爷带着多达在红月楼喝的烂醉,还稀里糊涂的签下一份买卖契约书。”贝芙解释道。

  阿瑟希恩嘴角抽动说道:“该不会是被骗了吧。”

  “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族长大人现在非常震怒。”贝芙对阿瑟希恩说道。

  “去看看吧。”阿瑟希恩摸着额头说道。

  片刻之后,阿瑟希恩刚走到大厅门口,清脆的摔杯子声音从里面传来,接着就是凯夏斯的暴怒声音。

  “混账!”

  阿瑟希恩不由咽了口吐沫,偷偷瞄了瞄,整个大厅两侧站满了人,几乎家族的长辈和他的兄弟姐妹都到场了。

  正中间跪着两个人,罗得班和多达。

  阿瑟希恩悄无声息走了进去,找个位置站着看。

  雷瑟此时抱拳在跟凯夏斯·奥特斯解释道:”爷爷不要过于生气,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唯一的方法就是想办法解决这件事情。”

  “怎么解决?这明显就是一个圈套。”凯夏斯·奥特斯怒道。

  “爷爷,我真的不知道这是一个圈套,都怪多达,是他非要拉着我去那个地方,然后怂恿我签下这份买卖契约书的。”罗得班十分没有节操的直接推的一干二净。

  “不,不是我!”多达此时也反应过来,整个表情是又惊又怒。

  “我看就是你,带坏我的儿子。”站在旁边一名贵妇立刻蹦出来说道。

  四周的观看的人,则都不吭声,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多达拼命想要解释,可惜了,还没开口解释,一些堂兄弟突然开口指责他,屎盆子都往他脑袋上扣,说可以证明是多达邀请罗得班的。

  多达的眼睛都通红了,可惜没有什么用,根本就没有人站他这边。

  罗得班趁机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推卸责任。

  “够了!阿瑟萨拉呢!”凯夏斯·奥特斯怒道。

  管家恭敬开口说道:“阿瑟萨拉大人去执行家族任务了。”

  “族长大人,多达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一名哭红眼睛的中年女子走出来说道。

  “这里哪有你说话份!”罗得班的母亲立刻指责道。

  “下去!”一些辈分比较高长辈纷纷喝道。

  贝芙小声问道:“少爷,我们该怎么办?”

  “能怎么办?我们这一脉现在估计就我在家吧?不叫我才怪。”阿瑟希恩摸着脑袋有些疼。

  “可是我们就算出面也帮不上什么忙啊。”贝芙犹豫的说道。

  阿瑟希恩深呼吸一口气,总要出面一下,至于事情在说。

  想到这里,阿瑟希恩走了出来:“爷爷,我父亲有事情出门了,不知道多达到底犯了什么事情。”

  “阿瑟希恩?你自己事情都理不干净,还想要管多达的事情?”站在上面一名男子讥讽道。

  “二伯您说的是,只是阿瑟希恩在没有本事,现在就我在家,总是要过问下吧。”阿瑟希恩微笑的回道。

  “这话说的倒是有点水平,看来还算是有点担当,可惜了没有修炼天赋,过问也不是不可以,你自己问问你弟弟。”二伯有些幸灾乐祸说道。

  “到底你们签了什么?事情的起因经过说清楚。”阿瑟希恩扭头看向多达。

  “三哥你要相信我说的话,真的不是我带罗得班去红月楼的,还有在红月楼是罗得班喝多了,一直叫嚣着说自己差点就可以有封地什么的,都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