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吉祥的黑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吉祥的黑驴 与非微尘 5229 2019.11.19 15:51

  太阳烤着眼前所能看到的看不到的一切。大树的叶子,墙上的荒草,活的,死的,动的,不动的,所有物体的水分都苟延残喘。

  吉祥爸独自一个人修补着被撞坏的高高的院墙,水泥,砖块在他的周围围绕。他拿起白色的塑料桶咕嘟嘟的喝着从家里带来的白开水。这种桶一般都是用来装酒的。这些水进到了他的体内不一会儿就变成汗出来了。

  只穿着一件背心的吉祥爸爸露出的二只膀子是那样的结实有力,每一块肌肉都生动有节律的鼓动着。他挥动着手里的铁锹搅拌着沙子水泥,每挥一下他的二头肌,三角肌,小手臂上的条状肌肉,此起彼伏的肿胀。喉结也紧跟着节奏一上一下。

  他身上的背心已经被晒得不知是什么颜色了,挽起的裤脚露出了更加结实健硕的小腿肚子。平坦的腹部,结实的胸肌,还有翘臀。这个男人拥有着一副如此美好的身体,可是他对此确丝毫不自知的,只是用力的挥锹,在毒辣的太阳底下,在高高的院墙底下。他身上是不见汗水的,汗水早已经边流边蒸发掉了,如果此刻有人用舌头去舔他的额头,他的身体的任何一个地方肯定都是咸的。

  时间来到中午十二点多,干了一上午的吉祥爸准备吃午饭,他提着自己的一个破旧的帆布包走到一棵树下坐下来漫无目的的看着周围的一切。

  这个村子他来过多次了,都是来干活儿。这村子里面没有他的亲戚或者熟人,不过有些人看着也还算眼熟。喝了一口水后他想先坐坐休息下在吃饭,偶尔有一二个孩童从他面前走过,他会看几眼那些个孩童,并对他们咧嘴笑笑,露出一口整齐的雪白雪白的,大颗大颗的牙齿。

  吉祥爸的牙齿有点像马的牙齿。虽然他很少刷牙,但是他也从来不抽烟不喝酒,不像村里的的其他同龄人那样抽烟喝酒搞得一嘴大黄牙还有隔着一丈远就喷过来的口臭。倒不是他是爱惜自己的身体或者懂得克制,所以没有那些恶性,只是他知道他实在没有多余的钱去买烟抽买酒喝。

  吉祥爸看上去比村里的其他同龄人要年轻上一些,这也是不抽烟喝酒赌博所带来的好处。只要稍加捣扯吉祥爸看上去也就是二十五六岁的样子,而与他同龄的人看上去都是至少三十五六岁的样子。

  火热的太阳底下放眼望去这周围就只有这么一棵树,不大不小,不高不矮。这棵树最后成了吉祥妈和吉祥爸的媒人。

  树长在了吉祥姥爷家的院墙外,但是这棵树还是属于他们家的。村子里的每棵树都是有主人的,不管是大的小的,直的歪的。

  每到中午饭点时吉祥爸就坐在这颗树下,休息,张望,填饱肚子。偶尔跟来往的老人孩子说上一句话。这些吉祥妈都看在了眼里。她依旧准时准点的提着猪食桶来回走在去猪圈的路上。这些吉祥爸也都看在眼里。

  二个人根本就没有说上一句话,甚至都没有彼此好好的看上一眼,不知怎么情欲就在这一来一往,一坐一望之间生根发芽了。只不过当时的吉祥妈心里想着自己要尽快离开这里,离开那座高墙,越快越好,远不远她到没想那么多。

  虽然这绝对违背了吉祥姥爷的意思,吉祥妈是留着要招一个上门女婿的。这是早就注定了的,安排好了的。只不过她年纪还小,或者最近实在也没什么好的人选。毕竟愿意做上门女婿的男人还不是特别多。村里有二家人有上门女婿,一个已经过来快二十年的,一个才过来二年多,这事跟时间长短没有关系,这二位的头一样都是抬不起来的。

  吉祥妈跟吉祥爸爸静悄悄地完成了眉来眼去。谁也不知道,谁也看不出来。高墙今天就要完工了,吉祥爸在树下放了一个用牛皮纸包着的亮闪闪的发卡。吉祥妈妈提着猪食桶安静的把它拾起来放在了口袋里。

  关于吉祥妈怎么跟吉祥爸出逃的具体方式,村里人有各种不同版本。有的说是半夜吉祥爸爸骑着自行车给拉走了,有的说是那天下大雨二个人穿着黑色的雨衣一起走的。村里人看到了,以为是二个男人走在一起。有的还说是吉祥妈自己跑到了吉祥爸的家里头去了。但具体怎么走的也只有他们二个自己知道了。

  其实怎么出逃的已经不重要了,反正吉祥妈就是跟着吉祥爸跑了。吉祥姥爷肯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第二天早上就找到了吉祥爸的家里头,不过屋里头只有瘫痪在床的吉祥奶一个人。

  吉祥姥爷就坐在了吉祥爸家的院子里破口大骂,骂了整整二天二夜。累了就到处找吃喝,吃完就睡在吉祥爸爸睡在的那张炕上,睡醒了接着骂。村里的人偶尔进来探头探脑的瞧瞧就又转身走了。村长马尾走进来背着手问道:“咋回事吗?”听了一会儿说:“动静太大了,吵的鸡犬不宁的,等人回来再说嘛!”又听了一会儿背着手溜溜的走了。

  手里紧紧攥着一根木棍坐在那一动不动的吉祥奶眼睛都不眨一下,这二天她不吃不喝,到了晚上睡着啦也紧紧攥着那根木棍。吉祥爸给她准备了馒头和水放在了旁边,她一口不动。吉祥爸跟她说走二三天就回来了,让她忍忍。到第三天中午的时候吉祥奶喝了点水,她知道吉祥爸爸今天应该是要回来的了,在等下去她也受不了了,吉祥爸爸不会丢下她一个人的。

  吉祥姥爷此刻也已经没有力气再继续骂下去了,二眼呆滞坐在那看着院子上的天,看一会儿天,又看一会儿院墙,院墙头上插着碎玻璃。这些碎玻璃让他想起了自己家的院子。

  他家的院墙头上也是插满了碎玻璃。那些玻璃还是吉祥姥姥一块一块亲手插上去的。吉祥姥姥生完吉祥妈就走了,连句话都没有,那女人跟自己不过才六年多,生了三个孩子就走了。走的那样的安静,坚决。

  看着那些碎玻璃吉祥姥爷突然觉得自己是对不起她的啊!他清晰的看到了吉祥姥姥的脸庞出现在那些闪着光的碎玻璃上。三个姑娘吉祥妈长的最像她。可惜她们却从来没有见过面,不,应该也许见过那么一眼吧!他也不确定。

  想到这里他那一张黑不溜秋的满是皱纹的脸上又流下泪水,在这张粗糙过度的脸上,那泪水愈发的晶莹。

  现在三个姑娘都长大了,该嫁的也都嫁人,该留的却没留住。自己那个家如果要是没有一个上门女婿也就是彻底的败了。可是现在怎么办呢?跟人家跑了。吉祥姥爷的眼泪是止不住了。

  吉祥姥爷好像第一次这样去想吉祥姥姥,这个女人走的时候才25岁。每年的这个时候她每天早上都起来去山上采药,一去就是一整天。

  她瘦瘦的一年到头只穿着一件蓝布衣裳,冬天里面会加个花棉袄,蓝布衣裳继续罩在棉袄外面。头发永远都是一个在后面打一个小髻子,用一根黑色的毛线扎紧紧的。脸上的表情也总是一个样子,淡淡的,不喜也不哀的样子。所以她的样子好像很容易想起来,因为总是一个样子。

  吉祥姥爷记得她过门后一个多月没有跟自己说过话,只是安静的干着那份属于她的活儿。她是真的很能干活儿,从起床到躺下都不闲着。她到了家里后确实变得跟原来不一样了,干净整洁太多了。

  他们第一次行男女那事也是安静的,一句话也没有。吉祥姥爷一边流泪一边使劲的想吉祥姥姥跟他说的第一句是啥了?可是怎么能想的起来呢?想不起来了。他想起了自己第一次打那个女人,因为她把一块馒头给了一只饿得喵喵叫的小猫。他拿着手里的绳子抽了那女人多少下啊!可是她依旧还是那个表情,木头一样的安静着。

  吉祥姥爷渐渐的开始哭出声来了,声音越来越大,直至哀嚎起来。吉祥姥姥走的时候他是一滴眼泪也没有流的,他知道那个女人恨他,否则不会那么年轻宁可去做鬼也不做他媳妇了。

  碎玻璃上吉祥姥姥的样子越来越清晰了,依旧是那个样子,看不出任何表情,平静的看着他,可是那眼神实在是慎人。吉祥姥爷一边大哭一边大声喊着:“我知道你是要回来找我的,早早晚晚有这么一天的。你变成鬼了,你自由了,可你不会放过我的,你来了,你闺女跟人跑了,你不想让她跟我回去,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你早晚会讨我的命来的,你拿走,这命你拿走。你走的惨,该叫大夫去,大夫来了你就活了。每次打你都我不是想打你的,你知道,我不打你我娘她就会看不起我呀!你知道。”

  吉祥姥爷的娘把她这辈子在婆家受过的所有的怨与恨都翻翻的还给了吉祥姥姥。她等到这一天等的好苦,等到了那个打她的男人喝酒喝死了,等到了自己浑身上下每一个骨头缝里都是冰冷的疼,等到了她的左手的手指头根根僵硬笔直。

  暮光流年,青丝白发,一个女人的一生似乎更加短暂。她终于等到了儿子长大,等到了跟她当年一样的一个姑娘的到来。吉祥姥姥走进这个院子里的那一刻,她恍惚间好像回到了当初自己走进这个家的样子。看着眼前这位美好年轻的身体,每根乌黑头发都是活生生的,亮闪闪的,冒着年轻的味道。

  一个冰天雪地的寒冬的清晨,冻僵了的吉祥姥姥静悄悄的来到了吉祥姥爷家的院子里。她不说话,走路也都是静悄悄的,干任何活都感觉是那活儿在自己做着,而不是有一个人在做着。她掰玉米的时候感觉是玉米自己掉下里的,她扫院子的时候那扫帚就像自动在院子里摆动。做饭时所有的锅碗瓢盆都是自己在空中飞来飞去,无人操作。

  吉祥姥姥犹如一个透明人一样在这个院子里移动。坐在吉祥爸家院子里的吉祥姥爷这才意识到原来吉祥姥姥也许本来就是现在她在墙头碎玻璃上的样子,从进门那天起就是这个样子,她飘来飘去,好像从来没有听见过她的脚步声。有一次因为走路太轻把他吓得一哆嗦他还大骂了她一顿:“狗日的,母猪,跟他妈的鬼一样。”

  那句“跟他妈的鬼一样”把此刻的吉祥姥爷吓得浑身发抖,但他故作姿态的喊着:“你找谁也找不到我啊,是你爹输了钱非要把你甩给我的。这些都是你那不是人的爹惹的祸。”

  吉祥姥姥站在墙头碎玻璃上,安静的,轻薄的站在那,轻的像一缕青烟,薄的像一张纸。她肯定不是哑巴,只是不爱说话。吉祥姥爷亲耳听到她对邻居家的新媳妇说过一句:“真好看。”她还把手里的一大把野花递给了邻居家的新媳妇。她还露出了牙齿笑了笑。

  只是她从来不跟他说话,起码从来不主动跟他说话。最多的就是一个字“嗯”。有时候听到“嗯,嗯,嗯”吉祥姥爷就顺手把手里的随便什么东西扔了过去,有时候是一把铁锹,有时候是一块转头,有时候是一根刚砍完的新鲜的柴。扔准了就落在了吉祥姥姥的身子上,扔不准就落在了吉祥姥姥的身子旁。只不过还是扔准一点比较好,这样就一下子也许就完事了,如若扔不准了,那可能就要一半天才能完事了。

  跟着吉祥姥爷的那几年,吉祥姥姥最喜欢的最盼着的就是春天的到来,春天来了她就可以背上竹筐去上山采药去了,一去就是一整天。

  她喜欢大山里的声音,大山里的味道,还有大山独有的一种安静。山里的一草一木,一只鸟,一只野兔,一只蝴蝶,一片青苔,一群蚂蚁……这些都会让她感到无比的幸福。

  不出意外接下来的几个月将会是她最美好的时光。起码在山里的这些时间是的,加上她有一身采药的独家绝活,吉祥姥爷也会因为那一筐又一筐的草药似乎也温和下来了。那些草药晒干了还是能买上些个钱的。那些钱吉祥姥爷是全都要放进自己的口袋里的。他在等着那一刻的到来,盼望的心情冲淡了他对吉祥姥姥的怒气和对自己的怒气。

  那是刚生完二丫头的第十五天。山上突然下起了大雨,吉祥姥姥躲在一棵大树底下躲雨,她亲眼看见一个巨雷咔擦一声把她不远处的一棵大树给击中了,顿时火光满天,接着树根变得通红,那通红迅速蔓延到树干树枝,整棵树都是火红色的,像烧的正旺的炭。雨水在大树的周围凝固了,或者雨水也惧怕此时大树的温度绕道而行了。

  那么多的雨竟然没有一滴落在烧的通红的树上。一股子热腾腾的气体炙烤着浑身湿透的吉祥姥姥,她被眼前的情景深深迷住了,这棵树就这样瞬间燃烧了,眼睁睁的燃烧在大雨里。

  吉祥姥姥冒着雨走到半山腰,看到放牛人住的棚子。这个棚子是更远的山上放牛人的屋子。放牛人一般都是牛主人雇佣过来的,他们就住在山上,住在这个棚子里。她推开门里面没有人,她把草药放下,坐在了那张木板床上浑身发抖,她想起来那棵燃烧的树,此刻如果它就在身边该有多好啊!冰冷刺骨的身体加上饥饿的胃,蜷缩在木板床边的她瘦弱苍白,瑟瑟发抖。

  吉祥姥姥的影子还在墙头碎玻璃上晃动,她的样子变短了一点,她的整个身体都闪着玻璃的反光,犹如彩虹。她站在彩虹里,从头到脚都是闪着五颜六色的光。

  吉祥姥爷死劲的眨了眨眼,他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那女人死了多少年了,该烧的香我也都烧了,还给她选了一块上好的坟地。她找得着我吗?草,大白天的真的见了鬼了吗?

  他又把双眼紧闭,过了一会儿睁开一看吉祥姥姥依旧在那里一动不动,她的眼睛还是是死死地盯着他,比刚才更加让人发毛。

  身上的彩虹不见了,蓝布衣裳上的褶皱都是跟原来一模一样的,袖口的补丁分毫不差。只是这些吉祥姥爷是看不出来的。他记得这个女人走的时候给她穿了新衣服的啊!具体样式不记得了,但是肯定是全套的新衣服。他妈亲自给选的,鞋子袜子都是新的,还给她戴了花。可是他不知道那套新衣服是她到他家后第一次穿上的新衣服,她穿着那套新衣服戴着花进去了那个狭窄的新房里去了。

  吉祥姥姥死了以后,吉祥姥爷他妈天天做噩梦,经常半夜三更醒来在院子里坐着一直坐到天亮。人老是睡不好或者不睡觉。那必然是要得病了的。折腾了二年就坐在那张大木椅子上睡了过去,倒也是走的安详平静。

  只是她内心深处充满了恐惧,一种她怎么也摆脱不了的恐惧。其实她倒是没有梦见什么吉祥姥姥变成厉鬼来讨债来了,只是每次闭上眼睛就看见吉祥姥姥的对她笑眯眯的样子,非常温暖,甜蜜的对着她笑,只笑不语。要知道这女人是从来不会笑的,起码她是从来没有见过她笑的样子。

  这笑容吓得她夜不能寐,吓得她魂飞魄散。她开始让她的儿子每天烧香烧纸的,坟上也压了一些镇鬼的东西,还找了寺院里的和尚到家里念经做法。可是做了很多后依旧没有任何效果,吉祥姥姥的笑脸依旧准时准点出现在吉祥姥爷他妈的眼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