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吉祥的黑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二

吉祥的黑驴 与非微尘 3374 2020.02.06 19:05

  这时大门突然打开了,嘎吱一声,吉祥妈搜的站起来,他想一定是吉祥爸回来了。嘎吱一声过后传来了鬼丹媳妇的声音:“吃饭了吗?”

  吉祥妈松了一口气:“吃过了,快进来。”

  鬼丹媳妇穿着一件新的蓝花绸缎衣裳有点耀眼。这衣服非常不适合她!绸缎的衣服裹在她浑圆紧实的身体上,缝线处的线都在顽强死守,随时都要崩开了。真替她捏把汗。依旧扭着她肥硕的臀部走进来了:“我给你拿点我腌的肉。怎么?他爸还没回来吗?啥情况?”她把肉递到吉祥妈的跟前。

  吉祥妈接过来她手上的二块肉:“嗯,来信了,说明天回来。”

  鬼丹媳妇坐下来:“今年真够晚的,看来是生意做大了,钱都挣不完了。”

  “胡说,哪来的钱?今年年货我都用的自己的私房钱。你喝点啥?”

  “别弄啥也不喝,就过来看看你。今天天冷,我看你家吉祥坐在河边,我喊了他一声也没搭理我。回来了没有?”

  吉祥妈看了一眼吉祥的屋子:“早回来了,你这是啥时候买的衣服?是不是小了点?。”

  “好多年前鬼丹买的,一直没穿过,昨天收拾屋子翻出来了。准备穿一会完了送我小姨。不好看是吗?”鬼丹媳妇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

  “不好看,送人你还是赶紧脱下来吧,我看一会儿线都崩开了。脱了脱了。”

  “烦人,我穿一会吗!不脱。”

  “我一会儿给弄二件,你穿肯定好看。这什么玩意,现在谁还穿这个。”

  “好,那我脱了,把你的拿出来。找我能穿的!小了吧唧的别再给我了。我进来挺安静的,咋?老东西睡着啦?”

  “放心吧,都是宽松的。从中午睡到现在。”吉祥妈走到衣柜前打开柜子门翻了一下翻出二件衣服。一件墨绿色的短大衣,还有一件酒红色印花的夹袄。样子简单,图案雅致。

  鬼丹媳妇一边脱衣服一边说:“老不死这也是本事,一般人可没这本事。”

  “你小点声,让她听你这样叫她又得骂起来。真希望那天她就睡过去得了,也是解脱。”吉祥妈把衣服递给她。

  “那你慢慢等着吧!”鬼丹媳妇穿好吉祥妈拿出来的衣服看着那个屋里挤了一下眼诡异的一笑。“你的东西就是好看。看着不打眼,穿上就是好看。这是你买的还是你男人给你买的?”

  吉祥妈:“好像是我买的,不记得了。你家鬼丹呢?好几天也没见到他人影呢?”

  “在屋里头呢?你家那位不在家,他也懒得出门。整天窝在屋里,啥也不干。里外都是我忙活。哪像你那位啥都帮你弄。”

  吉祥妈嘿嘿一笑:“他那是心里有愧,弄个这个主儿给我贴着,在不对我好点他还是人吗?”

  “这件我穿着还挺合适,你穿不大啊!不脱了我穿着了。”

  “哦,那是吉祥爸买的了,这衣服型大,又买大了,我也一直也没穿。”

  鬼丹媳妇照着镜子美滋滋的说:“你啊!话也不能这么说,知恩图报就是好!你知道多少人不但不觉得有愧反而还理所应当呢!你知足吧!全村人哪个不羡慕你?谁家老爷们有你家那位好?累死累活还不得好,你看东边那个大圆子,婆婆一天到晚把她当做丫鬟使唤,她男人屁都不敢放?我听说她婆婆的血裤衩子她都得洗。”

  “我伺候那位比她惨!”吉祥妈撇嘴道。

  “那不是一回事,你这位是个瘫子,她那位才四十多岁还活蹦乱跳的。媳妇娶进门后还开始打扮起自己来了。每天除了使唤她媳妇就是捣鼓她自己了。老头死了几年了?心痒痒了?不,身子痒痒了。”鬼丹媳妇看着吉祥妈嘻嘻一笑。

  吉祥妈:“对了,大圆子那小身板越来越单薄了!我看她脸色黄的很,不太健康。那天见着了问问,不行去医院检查一下。我听说脸色蜡黄多半是肝不好。原来有个亲戚就是脸色蜡黄,没多久不就走了。”

  “切,就她那婆婆还能让她检查身体?可拉倒吧!”鬼丹媳妇离开镜子坐下来,“不累死在他们家也是呕死。嫁给这样一个男人才是真的倒霉。还有她的二个大小姑子,都不啥好东西,跟着婆婆一起欺负大圆子。大圆子还真是个好人,唉!可惜了。”

  吉祥妈:“不会吧!我看着平日里她们都挺好的。上次那个毛毛还说给嫂子买衣服买衣服的。”

  “这事儿你不了解,你跟她们也不走动,当然不知道。一个个的都是嘴巴上说的好听,背地里死劲儿欺负人家。柿子挑软的捏呗!谁让大圆娘家里没人没本事。又摊上那么一个窝囊的男人。你别看她家现在人五人六的,光鲜水滑的,原来她家啥样你不知道?饭都吃不上。就靠二个姑娘找了二个好女婿。”

  吉祥妈看着鬼丹媳妇穿着这件衣服真的是很合适:“我倒是见过那个毛毛的女婿,看样子年纪挺大的。”

  鬼丹媳妇:“至少比毛毛大十五六岁。姐两都一样,姐姐还不是找了个老头。那老婆婆身上的三金都是女儿给的。你看把她嘚瑟的,到谁家串门去都要戴全。项链必须挂在毛衣外面。不挂她女儿也得给她掏出来。你可没见到那架势。整得你哭笑不得。都知根知底的你说你嘚瑟个啥!”

  吉祥妈笑着道:“挺有意思,挺好,享女儿的福也是福啊!谁说一定要儿子的?”

  “那是,只不过这家人骨子里不地道。那种为了过好日子啥都能干的出来的人!懂吗?那个毛毛为了跟现在的这个老头子,自己的儿子都不要了!你知道不?十几岁就生了一个儿子。”

  “你又来了,人家十八生的!那孩子,现在也不小了吧?”吉祥妈看了一眼鬼丹媳妇,她说的正高兴。

  “虚岁十八!可不不小了,不过据说把那孩子扔给了奶奶家就不在管了。还不是嫌弃人家穷。把人甩了,跟现在这个老头了。不过你说,老头除了钱比年轻人多,那其他的呢?”

  “你说你年纪越大话越多,管得也多起来了。”吉祥妈撇了一眼鬼丹媳妇。

  鬼丹媳妇也看着吉祥妈,二人四目相对都笑了起来。

  鬼丹媳妇自打认识了吉祥妈就变得开朗多了。虽然是一种慢慢的演变,如温水煮青蛙一样。

  最初她之所以对吉祥妈感兴趣是因为吉祥爸,鬼丹媳妇心里对吉祥爸的倾慕让她不由自主的想要接近吉祥妈。对吉祥爸的一切幻想都压在了心底深处,否则能怎么样呢?这是根本不可能会发生的事。可以在心里想一想就已经是很奢侈了。晚上偶尔她也会把鬼丹想做是吉祥爸。反正黑着灯啥也看不见,还不是想是谁就是谁。鬼丹媳妇慢慢的也喜欢上了认识了吉祥妈后的自己。她知道吉祥妈间接的点燃了她,本应该是吉祥爸点燃她的。

  坐了一会儿鬼丹媳起身要离开。

  吉祥妈:“在坐会,急着回去干啥去啊!鬼丹想你了不成?”

  鬼丹媳妇:“你想我他都不会想我。看你今天心事重重的,又不跟我说。好了,不打扰你了。”

  吉祥妈锤了鬼丹媳妇一下:“狗屁心事,还不是他爸年底了都不回家,心里头着急的很。”

  “刚还跟我说明天就回了,一脸腻歪歪的样子。怎么现在又着急了。好了,谁还没有点心事呢!有啥需要的就叫我。把衣服给我装一下。”

  提着袋子鬼丹媳妇扭着她那特有的步伐离开了。

  吉祥妈想那个老不死的今晚不知道睡到啥时候呢?为了让她醒过来后不在吵闹,吉祥妈把饭菜放好放在了她的屋子里。走进屋一看,人睡得老沉,老年人睡觉的样子一般都是恐怖的,特别是暮年的老人,尤其再加上身体不康健的,在配上满头无比坚挺的白发。

  吉祥妈只见她干瘪的身子半平躺着,一只脚半勾着,二只手臂二侧摊开,手确实勾起的,看着其他部位都挺放松的,单只是那二双手很紧张的状态。

  身体的姿势还好说。就是那张脸甚是恐怖。蓬松的白发,苍白毫无血色的布满老年斑没有肉的脸,几乎全张开的嘴,露着二颗陈旧的牙齿。喉咙里发出不均匀的呼呼声。那呼呼声一会儿大一会儿小,一会儿恍如游丝,安静的跟死了一样。听着替她捏把汗,好像下一口气肯定是出不来了。一会儿又惊如天雷,把人吓个一跳。在这惊悚的睡相和呼吸声中,吉祥妈小心翼翼的把晚饭放下,悄悄地转身离开了,一进一出跟賊的样子差不了多少。

  此刻的院子里显得特别的安静。吉祥睡了,老不死的睡得跟死人一样。平时也是一样,只是不像今晚的这种安静,这种安静有别于以往的安静。

  收拾收拾躺下的吉祥妈辗转难眠,后天就是春节了,一点吉祥爸的消息也没有,难道他不回来过年了?还是出啥意外了?意外应该不会,否则他的大表哥早就过来通知了。那是怎么回事儿呢?

  这些年从来没有干预过吉祥爸在外面的任何事,就连过问也从来没有过问过。她也说不上来是不想问还是不好问。总之吉祥爸的事似乎跟她是没有关系的。吉祥爸这个人倒是跟她有关系的。这种关系她也说不上来,她倒不是不可以去问,吉祥爸也绝对没有表现出不让她过问的意思。

  吉祥妈还挺喜欢这样的,喜欢吉祥爸不在家?还是不去过问吉祥爸的生意?好像二者都有。就这样挺好。反正知道他不容易,我就是把家守好不就是最好了。男人外出挣钱,女人守好院子。谁家不是这样过日子呢?我有什么错吗?

  别再胡思乱想了,赶紧睡觉,明天一早吉祥爸就到家了。想是这样想,可是眼睛不听使唤,不,是脑子不听使唤。里面又出现了鹿哥的身影。刨也刨不出去,就像扎根一样,实际上这整个下午直到现在她脑海里闪现的都是鹿哥的样子。这没法控制的。反而越控制越严重。现在夜已深了,她隐约听见了老不死的起来的声音。这个老不死的就这个时候还有点人性,安静的起来安静的吃。但是前提是她起来以后看到吃的。否则多晚她都要闹腾的。

  吉祥妈曾经问过吉祥爸:“你这个妈你咋就那个宝贝呢?啊!我真没看出他有啥让人宝贝的地方。”

  吉祥爸傻笑一下:“嗯,要不这样,赶明我弄点农药给她毒死行不行?”

  “你赶紧的。”吉祥妈一副苦笑不得的样子。

  吉祥爸是有兄弟姐妹的,都散落在周围。可是他们真的很少过来。吉祥妈也算都认识,可是一年见不到一次。

  睡吧睡吧!否则明天早上起来红着一双眼睛多难看。吉祥妈知道她只要睡好她的眼睛就会特别的明亮清澈。反之就红着一双疲倦的干枯的双眼。

  她不想让吉祥爸看见她睡不好的样子。毕竟还是好久不见的二口子。老夫老妻倒是没年轻时候那么多盼头了,可是心里还是有些许不一样的地方的,只是彼此隐藏的相当的好。细节还是可以看得到不一样的地方。比如此刻的吉祥妈就想着明天早上穿啥!既不能太过于扎眼,也不能太过于普通。太扎眼明天村里的女人免不了背后说闲话,可是跟平时一样她自己心里头过不去。

  衣服倒是很多,但是平时穿的也就那么几件,还有一些是场面上要穿的,参加婚礼,走个亲戚,进个城啦!平时根本穿不上。她迅速的想到了那件墨绿色的毛衣,那件毛衣样子简单,什么装饰也没有,但是穿上效果特别好。很能衬托吉祥妈的身材,宽松的款式,半高领,袖子是长螺纹口,有点小篇幅袖,长度正好包住臀部上方的位置。不长不短,不肥不瘦。下身搭配一条黑色的裤子。

  吉祥妈原来穿过一次,那还是去年的冬天吉祥爸带她进城玩的时候。她清楚的记得里面她就是这样穿的,外面穿了一件黑色的翻领羊毛大衣。还戴了一条蓝色的围巾,一种很特别的蓝色,叫不吃名字的蓝色。后来那条围巾丢了,吉祥爸又给她买了一条差不多的蓝色围巾,只不过比原来那条颜色淡一些。价钱比原来的贵好多,只是吉祥妈觉得没有她原来的那条好看。不过吉祥爸说好,她也就顺了他的意。

  那次进城他们除了逛商场,给吉祥妈购置了一个翡翠戒指,他们还去了一家火锅店吃火锅。吉祥不肯来,姐姐还在上班,所以只有他们二个人。想想一家四口很久没有一起玩玩了。今年一定一家人进城走走。想到这里吉祥妈的心里好似有一个热水袋在脚底下,暖暖的。

  她想着这些年过去了,人都老了。踏实过日子吧!难道这些年她不踏实吗?不,绝对不是这样。她知道自己也许没有太多激情在这个院子里。可是她没做过一点对不起吉祥爸的事。她任劳任怨,里里外外把这院子打理的井井有条。生儿育女,伺候老不死的。这样难道不就是完全够了吗?

  睡意刚来,脑海里又浮现出鹿哥的影子,她闭着眼不敢睁开,好像一睁开就露馅了。她觉得自己这样很不好很不正经。这种偷偷摸摸的想一个人的感觉虽然很不一样!就像是心里头有块地方,很小的地方被一个小锤子咚咚的敲了二下子。之后被敲过的地方开始阵阵酥麻,最后这种酥麻一直往全身蔓延开来。一直到脚趾头,一直到头发丝。

  吉祥妈把被子盖住了头脸,毕竟是一种羞于见人的念头。头埋进被子里好了很多。否则头露在外面就好像有很多双眼睛在盯着她。有吉祥爸的眼睛,有鬼丹媳妇的眼睛,还有那个老不死的眼睛。

  可是人的念头就是一种难以置信的东西啊!怎么能把这种念头赶跑呢?好像不能啊!反而你越是驱赶它,它就越跟着你跑,简直就是钻进了你的身体里去了。二十年前的那些画面已经忘了二十年了吧!现在就是一股脑的涌出来了,一切就好像发生在昨天一样。此刻的吉祥妈依然不确定那是不是一场梦而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