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吉祥的黑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一

吉祥的黑驴 与非微尘 4322 2020.01.26 21:29

  放下豆腐喝了几口热茶后的吉祥妈坐在沙发上,脑海浮现车上鹿哥的身影,多少年了?鹿哥的样子已经完全变了。脸是黑黢黢的,头发是乱糟糟的,鼻子好像也塌陷了。即使这样她依然可以一眼认出他来,她确认那就是她的鹿哥,曾经让她心跳加速的鹿哥。不,现在依然可以让她心跳加速。

  从下车到现在的一路上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怎么一下子突然就坐到了自家的沙发上了?深呼吸一下后她又喝了几口热茶。

  要开始准备晚饭了,冬天一天只吃二顿饭,这将是最后的一顿了。天色还早,倒也不必着急。吉祥不知道去哪了?肯定在河边坐着或者在河边玩耍。

  这家伙身体是真好啊!这么冷的的天在外呆上半天却从来没有病过,吉祥从生下来就没有生过病。大病小病,不管什么病都没有。别说生病了,就是头疼脑热,打个喷嚏这些都没有过。

  想到这些吉祥妈也觉得甚是奇怪。你说一个人怎么着也得有个不舒服不痛快点的时候吧!可是吉祥却从来没有。不过话说回来,吉祥他不会说话,兴许这些年还是有过的,只是她这个当妈的没有发现过。想到这里内心不免有些内疚。

  前段日子吉祥姐说她过年要值班,得大年初五回来。现在家里就他跟吉祥奶。刚才进来时没听见她的声音,应该是睡觉呢。吉祥奶就这一点也是与常人不太一样。年纪越大觉越好。她睡觉一向睡得跟死猪一样。别说家里进出一个人,即使一个炸弹炸了也未必把她炸醒。她睡觉一定是自然而然的醒过来,叫是叫不醒的。

  有一次吉祥爸要叫醒她吃饭,把她屋里的那个大铁盆敲得铛铛响也没能把她吵醒。后来半夜醒来大喊肚子饿要吃饭。把吉祥爸折腾了好几个来回,还听她骂骂咧咧的骂到了天亮。吉祥爸一边转进被窝一边说:“睡吧睡吧!别听了。”

  吉祥妈:“大半夜的折腾死个人。”

  “让她自己折腾去。我们睡。”说完吉祥爸顺势把吉祥妈搂在了怀里。

  天色不早了,院子里到处蒙着一层暗色的光。早晨的院子里光跟傍晚的院子光是不一样的。早上起来,院里的光都是鲜活的,娇艳欲滴的,就像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孩子。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都无所谓。而现在院子里的光就像是一个人到了吉祥妈这个年纪的样子。二种光都很美。但是里面藏着的东西是完全不一样的。

  早上光藏着的是蠢蠢欲动的汁水,怎么都要冒出去,挤出去。傍晚的光藏着的是已经蒸发完了的一种状态,你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水份在一点点蒸发,毫无办法。一天如此,一辈子怕也不过如此。吉祥还没有回来,吉祥妈倒也不着急,她知道吉祥肯定是要回来的,但是今天天气比往常要冷,她不免还是有些着急了,于是拿起棉衣起身向大门外走去,看看能否看到吉祥回家的身影。

  站在大门口望了一会儿不见吉祥的影子,吉祥妈准备去河北看看。走到一半看到吉祥一个人从远处走过来,一边走一边低头傻笑,那样子可爱又可怜。

  看着从远处走过来的吉祥,她的目光死死地盯着他,这个自己身上掉下来的小肉团已经长这么高了!这些年都从来没有好好看过他似的,这是那个小吉祥吗?

  吉祥的个子不算高也不算矮,身体偏瘦,但是比例完美,如果他安静的站在那,看着背影很有吉祥爸的影子,只是转过身来就不像了,尤其是那张脸。吉祥的脸越来越像吉祥妈了,白净瘦弱。吉祥走路的样子有别于其他人,总是感觉走不稳当。现在回想起来吉祥小时候就是这样走路的,只是他从来没有变过,很多样子都跟小时候一样。走路的样子,吃饭的样子……

  天渐渐暗了下来,夕阳最后的一丝挣扎也即将无能为力了。刚好这光打在了走在路上的吉祥身上,橘色的夕阳让吉祥的整个身体和脸庞都染成了橘色,看着美极了,在配上他独有的笑容,橘色的笑容。眼前的情景就是一副吉祥的画。只是空气冰冷,好像都已经凝固了一样。

  吉祥妈:“走快点,你也不怕冻死你自己。啊!感紧回家。”

  吉祥对着妈妈傻笑了一下就加快了脚步,他走在了妈妈前头。吉祥妈跟在吉祥身后,他们就一前一后的走着,安安静静。吉祥瘦弱的身躯跟他妈一模一样,走路的姿势也一样。

  看着眼前的吉祥,一种陌生又熟悉的感觉在她心底升起。这个从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好像跟她没有任何关系了。可是这样走在吉祥的后面突然觉得好踏实,好安心。

  现在正好是晚饭时刻,家家户户都在烧饭,每家的烟囱都冒着每家的烟,飘着每家的味道。就要过年了啊!

  此刻每家的男人也都在屋里头呢!这才是关键的,屋里头有男人。有了男人就不会被人欺负了,有了男人就不会被人惦记了,有了男人就不会被人笑话了。不管多少,只要屋里头有男人才是一个真正的家的样子。

  所以村里的女人都争先恐后的生儿子,只要有了儿子就算完成任务了。好像生儿子是做女人的最大最重要的任务和存在。

  不过这二年情况有所改变,有的人家里即使有了儿子因为儿子窝囊废物一个也是没人瞧得起的。而有的人家因为女儿厉害,可以赚钱养家反而也是让人心里酸酸的不是个滋味。但是女儿再有本事如果一家都是女孩,连生了三个女儿的还是不行的,上门女婿那还是必须要有的。而做上门女婿的往往是家里儿子多的,娶不了那么多媳妇的,就把一个或者二个儿子送出去做上门女婿了。这样倒也未尝不是一种平衡。

  整个村子此刻也是安安静静的。不知道其他地方的此刻是什么样子?那里的人都有着怎样的心情?只是此刻在吉祥妈的心里,这个世界最美好的瞬间也不过如此罢了。回家坐上一顿热腾腾的饭菜,喝上一碗热乎乎的茶,坐在已经烧的旺旺的火炉旁,想着明天吉祥爸一定回来了。

  今天是腊月二十八了,还有二天就春节了。明天吉祥爸肯定是要回来的,这一点吉祥妈是毫无疑惑的。她把屋里头该置办的都置办好了,这些年都是吉祥爸陪着她一起置办,如今没有他自己也都基本弄好了。

  母子二人回到家里一言不发,吉祥是不说话的,吉祥妈也没说啥,这有点与往常不大一样,如果吉祥这么晚了还不回家,吉祥妈必然是要发火的,起码是要骂上一阵子的。

  “你这头傻驴,冻死得了。”

  “还知道回来?咋不被河水冲走了省心。”

  “你活着个什么劲呢?”

  ……

  只是这些话她是不会当着吉祥爸的面去骂的。每次骂吉祥,他的脸依旧跟往常一样,毫无任何不一样的地方。骂与不骂对他来说好像完全没有什么不同。这也是后来吉祥妈特别迷惑的地方。她的解释就是这个孩子是真的傻。

  她曾经非常想弄明白自己是造了什么孽才会生下这个傻儿子吧!不过具体是什么孽她也是说不上来。或者她从不觉得自己会有什么问题,也许是吉祥奶造的孽呢!毕竟那个老不死的才是真的造孽多。每每想到这里她就不在自责了,心里感觉好受多了。可是过了一阵子她还是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自己造孽了。

  在公车上看到她的鹿哥时她的心里那种心跳加速,脑子里的那些胡思乱想……她的心思让她的脸微微泛红。虽然谁也不会知道她的心思,但是她自己知道啊!这世界上最真实的就是自己了,骗人最好骗,自己骗自己是不可能的。

  她依旧思念她的鹿哥。这种感觉让她很不自在,但又无法控制。她就是思念她的鹿哥。她脑子里全是鹿哥的面庞。越是驱赶越是缠绕。

  鹿哥老了,老的她有点恐慌起来,那张脸已经与当年完全不是一种颜色了,记忆中的鹿哥是白白净净的一张脸,毫无杂质。头发也不再是鹿哥的头发了,鹿哥的头发是深棕色的那种,非常柔软,而且特别的顺滑垂直。而刚才看到的的鹿哥头发好乱,好毛躁,颜色好像也是乌漆嘛黑的那种。

  人的脸会苍老,难道人的头发也是会变的吗?吉祥妈静悄悄的走到衣柜的镜子面前,看着镜子里自己。这是一个全身穿衣镜,镜子里自己是从头到脚都有的。而她只看脸,看着自己的头发。

  还真是记不清楚了自己有多久没这样好好照过镜子了?或者平时都是照镜子,而现在是看自己。她的脸依旧白嫩,眼角的皱纹是有的,额头的纹还不是很明显,但她自己是知道的。脸颊的肉也已经明显松弛了下垂了。关键是眼珠子枯黄,看着毫无神情。

  对于女人这才是要了命了的关键之处。所谓人老珠黄。吉祥妈觉得这是熏黄的,每天做饭,最近几年吉祥爸给她置办了燃气,油烟机,以前都是烧柴的,每日烟熏火燎,怎么不黄呢?别说眼珠子,浑身都黄了。

  每个女人对于镜子里自己都有着难以言说的痛与爱。逝水年华,千回百转还是那个曾经的自己吗?是又不是,谁能三言二语说的明白?你根本看不出眼前的自己与二十年前的有何区别,但是你却可以自己欺骗自己,认为那里面的女人永远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女人。虽然镜子是绝对不会欺骗你的。

  所以女人一旦陷进相貌这一关,就真的很难跳出来了。那种自我欣赏,自我陶醉,自我欺骗不管如何隐藏都如同狐狸的尾巴一样。吉祥妈对着镜子里自己,她看到的自己依旧是曾经跟鹿哥一起时那个自己。虽然嘴巴上对别人说老了,满脸褶褶。但她内心真的丝毫不觉得自己有任何变化。

  她就是那个渴望闪亮发卡的小女孩,永远都是。多数女人都无比确认镜子里自己才是真正的自己。女人爱照镜子如同爱拍照片一样,都是深陷自己的容貌里去了。而且拔不出来。

  即使不陷进自己的容貌里也会陷进别的女人的容貌里。总之外貌这件事对于女人来说那可是顶了天大事。所以生活里不把外貌当做头等大事的女人有时候就显得分外可爱。虽然她也许是故意的或者容貌实在是谈不上美丽。但即使这样也是可爱的。只是大多数男人不会辨识罢了。所以如果一个男人能看到这个女人外貌以外的品质,那真是很美好的一件事。

  吉祥爸就是这样的男人。

  鹿哥的样貌不停的在脑海里翻滚。吉祥妈无法理解她心中的那个白马王子一样的男人,在她少女心里如神一样存在的男人怎么就变成了那副模样了?是不是她眼花了看错了?答案肯定是否定的。那个人千真万确就是她的鹿哥,化成灰她也能认得出来的鹿哥。

  心里千头万绪涌上心头。鹿哥怎么落得今天这幅模样?看上去他是那样的落魄潦倒,哪里还有记忆中的高大气派。就像一个普普通通的到处打工的村里男人一样!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起初几年,也就是刚到吉祥爸家里头的那几年吉祥妈还是经常回去的,后来她爸去世了她就没在回去过了。跟姐姐们的往来也是极有限的。关于鹿哥家的消息也就不在有了。

  按理说鹿哥家里是十里八村有名的大户,他家要是有个啥重大事件应该都是知道的,可是吉祥妈就是没有一点消息。或者她从不关心和打听吧!对,那是好些年前了吧,具体她完全不记得了,好像听吉祥爸说过鹿哥家在打什么官司。还说了一些是因为什么,吉祥妈当时根本没有太在意。做生意的跟人打官司那不是常有的事。她当然不知道那时候他的鹿哥就被公安局抓走了,一走就是十年。

  虽然脑子里还在思考着鹿哥的事,可家里的活还是该干嘛干嘛。吉祥妈做了一锅热腾腾的砂锅,她照旧给吉祥奶那份留好了。不知道那老家伙今天还醒不醒?醒不醒都要留好她的饭菜,这已经是非常习惯的事了。

  看着吃的老香的吉祥,吉祥妈问了一句:“你爸明天能回来不?”

  这句话好像是自说自问,吉祥照旧是傻笑继续吃喝。看他吃饭有时候是一种享受,有时候是一种折磨。二种态度主要是看你在什么心境下了。你心情好的时候看着吉祥吃喝就是一种享受,不好的时候就是一种折磨。吉祥妈就是这样,此刻她的心情谈不上好与不好,是乱,她的心里真是乱七八糟的。

  吃完饭后窗外已经是一片茫茫夜色,安静的夜色里也会有一种声音。吉祥安静的离开回到自己的屋里头去了,他白天去陪他的黑驴,晚上看小人书。

  虽然没有上过学,也不认字,但是看图却是很着迷的,那些书都是吉祥爸给他带回来的。整整一大箱子。每天吉祥吃完饭就开始看,一直看到熟睡。

  走进吉祥那间小屋里你会发现这里面跟外面的一切都是如此的不和谐。外面的屋子里总是有着一股烟火气。刻板印象的几套家具,门帘,还有各处星星点点脏脏的油印子。而吉祥的屋里是有一股子土腥味的,每次进去都觉得这是一间新的屋子,好像从来没有人住过一样,或者是那种好久没住过人的屋子。

  房间里有一张木床,不大也不小。不是双人床也不是单人床,床的旁边是一只很小的床头柜。有二个大木箱子立在墙角处。箱子是那种有年头的款式了。不过木头是上好的木头,看着依旧非常有质感。颜色是纯正砖红色,色彩依旧鲜艳。大铜锁头雕工精美,看着就知道这不是那种当下的物件。即便这箱子年头不长,这对铜锁肯定比这对箱子年头还要长上好些。

  这对木箱子是吉祥妈当年来到这里时用来装衣服的箱子,那件黑色的风衣就装在这里面的,现在还在下面那个箱子里。上面那个箱子里就是吉祥的心爱之物:一箱子的小人书。

  二只箱子应该是这家里头的元老级别的了。后来日子好了,添置了太多家具,这二只箱子没有丢的原因是吉祥妈对这二只箱子有感情,再就是箱子实在太沉了,搬出去也非一件非常轻易的事。

  同样款式的箱子吉祥奶屋子里也是有二只的,现在依旧在她屋里的炕上放着。只不过那二只是黑色的,铜锁的款式也是有区别的,但年头应该差不多。具体二只箱子的来历吉祥妈从没问过。但是她心里是在意这二只箱子的,反倒是后来添置的那些新式家具没有什么。人总是对自己一无所有时陪伴自己的物与人都格外亲近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