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吉祥的黑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六

吉祥的黑驴 与非微尘 4243 2020.03.22 23:02

  春天还没过,夏天的脚步越来越近了。空气里的闷一团团的在集结着,成群结队的,拉帮结伙的,等待随时爆燃。这里一年四季分明,春夏秋冬就是春夏秋冬。太阳就是太阳,雨就是雨。冷就是冷,热也就是热。一切看上去都清清白白,没有一点尴尬。

  去采药的妇女三三两两,陆续的从山上回来。鬼丹媳妇一扭一扭的从山坡上走下来。她背后的筐里装满了柴胡草。这种药材山里面最多,也最好采。鬼丹媳妇每年都要采上好多。卖了以后的这些钱就是自己的私房钱。

  她在动身之前跑到吉祥妈跟前说了一句:“反正你也没事,不如跟我上山散散心去。”

  她心里是想着带吉祥妈去采采药,也能赚点钱不是。可是她又不敢把话说的明白。她知道以吉祥妈最近的心气,真不知道那一句把她刺激了。这个女人已经很可怜了。这是她的真心话。当然顺嘴透露吉祥爸的事也是她的真心话。

  想当初吉祥妈刚过来时,虽说那时候吉祥爸家里穷,可是吉祥妈也是让很多村里的小媳妇们心里羡慕的不行。后来就不用说了,更是羡慕的不行。瞧瞧现在呢?

  吉祥妈再也不是那个被男人宠坏了的女人了,那个太多地方有别于其他妇女的女人,她是死了男人的女人。

  鬼丹媳妇放下药材筐。准备换衣服做饭。鬼丹已经外出打工去了。家里就她一个人了。饭也是自己做自己吃。一个人的感觉挺好。她从内心是喜欢自己在这个院子里的。只是她不能说出来更不能有所表现。

  鬼丹没走的时候她问了他关于那个女的事,她也说了吉祥妈的意思。

  鬼丹:“千万别没事找事。你就说不知道。”

  “我知道,可是她真的挺坚决的,我看是迟早的事。你是听谁说的?到底真的假的?”

  “有意思吗?人都不在了,还讲究人家干啥!不许说,以后跟谁都不许说。吉祥妈咋知道的?啊!你说的?你这个臭婆娘真是嘴欠。你脑子不清楚吗?啊?臭婆娘。”

  鬼丹媳妇也自知理亏不在说些啥。她听着鬼丹骂他好像心里稍微安慰了点。鬼丹骂了媳妇一顿后声音缓和的说:“事真假不知道。应该是真的,那个钱老板我听说过。知道吉祥爸跟他有往来。你说要不是真的,谁敢胡传这些个?”

  “你说的,人都死了还讲究人家干嘛?”鬼丹媳妇一副无辜的样子。虽然她心里还想打听一下。问问那个女的多大了?长的咋样?“钱老板是干嘛的?”

  “做工程的吧!干嘛的。大老板,吉祥爸就在他手底下接活。”

  鬼丹媳妇柔声细语问:“那你说他知道吗?”

  “谁?钱老板?我咋知道?要不我给你问问去。”

  鬼丹到底是没说个所以然来。他可能是真不知道。鬼丹媳妇倒是真心想打听出这整件事的全貌出来。可是她也不能这么做。每当有这个想法时她就及时把自己拉了回来。她不敢相信那天她真的跟吉祥妈说出那样的话。虽然心里很后悔,可是说出去的话就是说出去了,自己再把它收回那怎么可能。最好的办法就是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吧!或者告诉自己那天你其实没有说,起码不是故意说的,只是聊着聊着就说漏嘴了。

  这样安慰自己的鬼丹媳妇心里依旧是不安的。那件事就像一颗定时炸弹一样安放在她的身体里。

  她暗自做了二手准备,第一就说啥也不知道,打死不说。第二就是帮忙吉祥妈一起打听,陪她一起去找那个女的。

  吃过晚饭收拾完药材后,春天的夜晚有股子泥土的味道在空气里盘旋,加上柴胡草的味道,鬼丹媳妇闭上眼睛想起了吉祥爸的样子。她心里难受,这个人真的走了吗?再也看不到了吗?她想起他每次走进这个院子里的样子,想起他迷人的笑容。能够那样去笑的男人多好多难得,想到这里她鼻子一酸眼泪汪汪的流了下来。

  她已经好多天没有过去吉祥妈那里去坐坐了。她不敢去,更不好意思去。跟吉祥妈也只是见面说上一二句话而已。也都是不痛不痒的几句话,也都是鬼丹媳妇说,吉祥妈只是点头嗯嗯。

  上次找她打听那个女人的消息以后也就没在说起。鬼丹媳妇心里虽然疑惑,却也想怕是她一时想不开的一时兴起,实际行动不会有。虽然二个人之间已经心生隔膜,她想也只能等时间去愈合所有。

  除了想起吉祥爸的样子,她脑海里一刻都没有停止去想着怎么跟吉祥妈说话去。过去坐坐,送点好吃的。对了,明天包点包子过去。想到这里她起身去翻冰柜里的羊肉,拿出来解冻。想明天早上早早起来先包好,送过去在去上山采药。

  第二天早上天没亮鬼丹媳妇就起来包包子了。她做包子真的是拿手。面和的好,馅拌的香,褶捏的漂亮。一盘包子一层层码的整整齐齐,看着小巧玲珑,精致诱人。你无法把那样的包子跟鬼丹媳妇放在一起。就好比把二件完全不搭配的东西放在了一起。

  吉祥妈是怎么也学不会,最后看着是一模一样的包子,吃到嘴里就是不一样。这些年鬼丹媳妇但凡包包子都会给她送过来一盘子。鬼丹在家时还说她。可是她依旧是要送过来的,哪怕是偷偷的。

  吉祥妈自然是知道的,心里感恩。礼尚往来的也没少给鬼丹媳妇这个那个的。区别在于吉祥爸从来不会说吉祥妈。二人彼此都明白。

  一盘码放的跟金字塔一样的包子端到了吉祥妈的桌子上。包子放在了桌子上的同时鬼丹媳妇的屁股也坐在了沙发上:“我刚做的,还热乎呢!你和吉祥趁热吃。今天的肉是羊腿肉,特别香。”

  鬼丹媳妇尽量让自己的语气里少点讨好的意思。可是说出来的就是满满的讨好的意思。吉祥妈坐在那点点头看着她的眼睛。眼睛里空洞洞的。像是在看鬼丹媳妇,又像是看着窗外。

  二个人好像再也不会像原来那样自在了。安静的都能听到呼吸的声音。好在窗外的阳光闪着七彩照在她们中间的地板上。那道光里面挤满了灰尘。灰尘们在光里面倒是悠闲自在。

  鬼丹媳妇把手搭在膝盖上来回摩擦了一会儿。她想把话说开了,不想这样下去了。俗话说打开天窗说亮话:“那个女的我真的只是听说的。我错了!我不该给你说。不过现在后悔也没用了。你说你到底啥意思?你说,我都陪着你。”她说这些话的时候一直是看着吉祥妈的,可吉祥妈并没有看她。

  她又接着说:“我给你说我真的是错了。你得饶人处且饶人。大人不记小人过。我不是嘴欠,我是良心坏掉了。太缺德了我。但我对天发誓我没有对任何人说过。真的。”

  吉祥妈嘴角轻轻一动:“唉……”深深的叹了口气。“大家都知道,就我不知道对吧?”

  “没人知道,放心吧!”

  “知道就知道吧!我现在还有啥想不开的。只是我想亲自问一句的机会都不给我啊!”吉祥妈又叹口气。“我找人也不为别的,就是想知道那个人身上的钱在哪?直到现在我也没见到一分钱。家里折子里钱也不多。我相信他不止这些。”

  “我的姑奶奶,你要钱也要不到人家头上去吧!你有证据吗?”鬼丹媳妇一脸焦急的。

  “我就是要钱。”

  “好好好,要钱要钱。到时候我陪你去要。”

  “那你那天带我去找她。”

  鬼丹媳妇睁大眼睛:“去哪找啊?我都不知道人家张几个眼睛几张嘴?咋找?你说?”

  “办法总会有的。看你想不想了。”

  鬼丹媳妇直视着依旧不看她的吉祥妈:“实话实说我肯定不想,我不想你去遭那罪受那刺激。你现在是气头上。这时候能解决问题吗?只会把事情搞乱。咱先合计合计。即使要找也不能跟瞎子一样去胡乱找啊!你说呢?”

  “你说这口气我只能咽下去了。”吉祥妈看看窗外,又看看脚下的光里的灰尘。那样的灰尘这屋子里到处都是,可是没有光它就不出来,你就看不见。

  鬼丹媳妇的屁股挪了挪位置,她甚至都想去拉住吉祥妈的手。刚才吉祥妈的那句话像是在问她也像是自言自语。她听着心里真是难受。起码此刻她是难受的。

  “咱等等,咱合计合计。好吗?我还是那句话,不管咋样我都陪着你。这样,一会儿你收拾一下陪我上山。你也好久没上山了吧!今天天好。走。”说着她就站起身来拉着吉祥妈的手。吉祥妈也没反抗。那样子更像是没有丝毫力气反抗的样子。她被健硕的鬼丹媳妇轻飘飘地拉起来了。

  山上的小路两旁都是小野花。各种各样的。鬼丹媳妇都能叫出来名字:“你知道这叫啥?”她一边问吉祥妈一边指着一朵黄色的野花。

  那花确实比较少见到。只有三个花瓣,花瓣细长的一根直直的垂下来。没有叶子,只有一根光秃秃的杆子。颜色是黄里透红。

  “见都没见过。”吉祥妈看了一眼后说。

  “这花很难得见到一会儿,据说是十年一发芽,十年一开花,十年一结果。所以叫人参花。吃了可以长生不老。”

  吉祥妈漏出来一丝笑容。鬼丹媳妇也笑了。二个人一前一后慢慢的走进了大山里。

  山里的空气带着沁人心脾的醇净,加上泥土的味道,大树的味道,小草的味道……混合成了一种神奇的味道。这味道可以治愈人的很多毛病。尤其是心病。鬼丹媳妇是这么认为的。这些年她只要春天上山采药来,好像这一冬天的憋闷就够云开雾散了。有时候她跟鬼丹怄气,她也会爬到山上那块空地上坐上一阵子,完了拍拍屁股一身轻松的走了。她的家乡是没有山的,都是一望无际的黄土坡。她不喜欢那股子土味,她喜欢这山里的味道还有柴胡草的味道。

  她顺手采了一把柴胡草拿到吉祥妈眼前:“认识吗?”

  “当然认识了。”吉祥妈拿过来放到鼻子上嗅了嗅。

  “你家那位就没让你上山来采过药。虽说买不了几个钱,可是我就是喜欢春天在这大山里转转。好多事到这里转转就啥事没有了。真的。”

  “你有啥事?”

  “咋?我就不是人?”鬼丹媳妇斜眼看着吉祥妈。“既然认识了就帮我采药。”

  二个人一前一后,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一边低头采药。

  吉祥妈确实好久不曾上山了。她到了吉祥爸的家里就没有采过药,他觉得她照顾家里已经很辛苦了。她也觉得自己照顾那个老不死的已经够了。再说她也讨厌山上的各种杂草,还有蚊虫蚂蚁这些小虫子。蚊子咬她胳膊一口,她整条胳膊都要肿了。

  鬼丹媳妇老嘲笑她富贵身子。生在村里的一个姑娘家竟然害怕蚊子咬!说出去让人笑话。她知道一到夏天吉祥妈的身上就都是花露水的味道,全村的女人就只有她身上有那股味道。鬼丹媳妇经常拿这挖苦她,但是出门前她还是让她穿好衣服帽子围巾手套都戴好。她回家把自己的防护帽子找出来给她找出来戴上。此刻的吉祥妈已经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

  山里的时间是凝固的。你好像看不到时间的流逝。人在山里是山带着你走的,真的不是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的。你会追随山的脚步,山的时间,山的气息。一步一步走进山的里面。感受它的智慧和孤独。

  她们走到了一块石头旁边坐下来休息。石头表面非常光滑,不大不小二个人刚刚好。平时鬼旦媳妇都是自己一个人坐在上面。她拿出水壶还有二张白面饼子。分给一个给吉祥妈。吉祥妈拿过水壶喝了几口水。掰着饼子一小口一小口的吃了起来。她第一次觉得这种饼原来是这么好吃。吃在嘴里甜甜的。

  “这棵树怎么了?”吉祥妈看着不远处有一棵跟焦炭一样颜色的枯树。大树体型巨大,树干一分为二,但是树根还是在一起的。树枝们齐刷刷的断裂开来。整棵树上没有一片叶子,哪怕是一片枯叶也没有。树干和每根树枝都直挺挺的无比倔强的对着天空。远处看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扫帚立在那。

  “哦,这是那棵被雷劈过的大树。说这树有灵性。树干看着死了,树根确实活的。不信一会儿你过去看看。树根还长着呢!”

  吉祥妈看了一眼那棵树:“长的真是奇怪。我还第一次看到。看样子年龄也不小了,多少年了?”

  “我也不知道,反正我来到这就见过。你说雷也真会劈。这棵树就它自己在这,就它长的又高又大。你看它的样子,肯定是个老树精了。”鬼旦媳妇边吃边说。“我每次都在这歇会儿,别的娘们都不敢在这坐。你有感觉有啥不对劲的地方吗?”

  “啥不对劲?不知道。咋了?你说说。”

  “算了,不说了,就你那小体格别把你吓坏了。你晚点回去没事?老不死的吃啥?”

  “那盘包子还不够她吃吗?多坐一会儿,你干嘛?着急?”

  “我不急,急啥?那吉祥呢?他吃啥?”

  “放心,家里有,他知道。”吉祥妈听着鬼旦媳妇叫吉祥的名字心里也是很温暖的。吉祥,多美好的二个字啊!吉祥,我的儿子。一个傻子有一个这么美的名字,也是一件挺美的事儿!

  现在回想吉祥爸所说的话都是对的。虽然他死在了别的女人的床上,但是他真的是吉祥的好爸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