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吉祥的黑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吉祥的黑驴 与非微尘 5045 2019.12.14 14:37

  那是一个凄冷的冬日,按理说这个季节男人们大多都是不出门的,都在家里等着过年了。吉祥爸往年也都是在家的,只是吉祥爸偶尔会到村东头的农家乐去打麻将。说是农家乐,其实就是一个幌子,实际上就是一个赌场。里面乌烟瘴气的,一群男人在里面,除了桌上赌钱的人,周围偶尔还有一群看热闹的人。

  这种赌场在周围的村里也都是有的。男人们在外辛苦干了一年,手里头攥着那些辛苦钱就等着回家这一口。有的赌的已经妻离子散,有的被债主拿刀捅了几刀,当然也有怕媳妇的,偶尔过来玩几把,或者只是看看热闹。吉祥爸就是这样的。他都是按时回家吃饭,吃完晚饭后一般就不在出来了。因为这样吉祥妈在村里相当得意。虽然吉祥爸落下个怕老婆的名声。可是那些不过是男人们的嘲笑罢了,女人们则是羡慕的。谁不想有这样一个男人呢?能赚钱,晚上还能按时回家吃饭睡觉。

  在吉祥家的日子越来越好转起来的那些年,哪个女人看着吉祥妈都会不动声色的眼红。这家人就好像做了什么好事菩萨显灵一样,曾经村里最穷困的院子,突然天上掉下来个大姑娘,接着日子一年比一年好起来,眼睁睁的一天比一天好了起来。

  但是他家出了一个傻驴儿子,这样大家好像又平衡一下,呵呵,咋样?你是弄了个大姑娘,又成了一个小老板,可是你儿子傻,你妈瘫。我们家都能跑能跳的。好,就算我们家有个缺胳膊少腿的,可是我们家就一个啊!我们家能走啊!你们家有二个:一傻一瘫,你无后啊!你肯定也是造过孽的。

  现在吉祥家已经从原来的二个人变成了五个人。吉祥姐人倒是一副精美伶俐的样子。从小不好好读书,为这事吉祥爸没少操心,可是她就是不听,虽说是一个女孩子,骨子里倔的很。初中毕业就进城打工了,吉祥爸让她在一个朋友家的餐馆里做收银工作。平时也很少回来。

  不过吉祥爸死了以后的日子,这姑娘一下子就长大了,懂事了。放假就回来看看,给吉祥带好吃的,给妈妈钱用。只是她依旧不正眼瞧一眼她奶那间屋里头,更不会正眼瞧一眼她那瘫子奶。吉祥奶看见她回来了就迅速骂道:“小骚货,跟你的骚货妈二影不差。”

  吉祥姐从不回骂她,她表现出来的样子就是那里面根本就没有人。吉祥奶在她眼里就是如空气一样,她该干嘛干嘛,一副完全不在乎,不存在的样子。可是吉祥奶确实一定要出个声响的,即使这声响没有丝毫回应。

  她早已经习惯于让这院子里的每一个人,每一个进出这院子里的每一个人都要听见她的声响,那样子好像是告示大家我还活着,我在。她当然是在乎有人回应她的,哪怕是骂她也比什么回应都没有要好多了。所以她对吉祥姐的态度恨得牙痒痒。所以吉祥妈在她心里是不一样的,她知道。

  每一个冬天都是一样的,一样的寒冷,一样的凄凉。光秃秃的山,光秃秃的树。没有了树叶的遮挡露出了很多夏天看不到的东西。

  比如吉祥家门口的那块大青石,夏天那棵大柳树会把整块大青石包裹起来,石头若隐若现的样子,带着一丝神秘感。但是到了冬天那块大青石就赤裸的露出来了,那是一块巨大的有二米多高有点发黑绿色的石头,具体它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谁也不知道。

  奇特的是它跟周围的一切是如此的不和谐,不像是天生就是这里的东西,要么是人搬过来的,要么就是天上掉下来的。吉祥爸是不知道的,他只记得这块石头一直都在。

  吉祥奶说过有一年的八月里,下了七天七夜大雨后的一个早晨出现的。她说那雨下的天地混在了一起,本以为整个村子都要被雨水冲走了。因为那年有个姑娘被自己的男人给打死了。但是没有人相信她说的,因为这块石头肯定比吉祥妈奶的年纪大多了。可是也没有人知道这块石头到底是怎么来的。

  如果是有人搬过的来的,那也着实不是几个人,几十个人能完成的任务。而且这周围方圆百里也不见哪里有这种石头。他们这里地质都是黄土,那里见过这么大的石头?即使有也没有这种感觉这种颜色的石头。大青石是大家对它的叫法,到底是什么石头谁也不知道。这石头一年四季摸上去都是水水润润的,上面总是有一层滑溜溜的东西,好像是水又不是纯水。即使是夏季最炎热的时间里也是一样的。

  曾经有人说那石头底下肯定有东西,要么是宝贝,要么是一条暗河。但是也有人说是有什么妖孽之类的,大青石类似镇妖塔的功能。大青石的外形也确实像一座塔的样子,底部饱满结实,向上逐渐变得狭窄,顶部完全就是一个塔尖的模样。

  吉祥爸说他记得小时候他爸爸曾经商量过把石头搬开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可是实在是没有合适的办法。吉祥爸倒是没想那么多,他倒是觉得这块大石头就是他家的一份子了,人家不吃不喝,风里雨里的,而且从来也没有嫌弃过他们家穷。

  后来吉祥爸还专门给那块大青石修了一个底座,用的是上好的木头,雕刻的非常精美。有了这个精美的底座后就彻底是他家的一份子了。

  有一天村里一位孤寡老妇人来到大青石面前双膝跪地磕起头来,接着就有人带着香火过来烧起来了。人家烧香磕头的,也没有做其他的事,吉祥爸也不好说什么,只是提醒注意安全,别着火。

  没过多久,大青石前面就摆放了一个小木桌子,桌子上墩着一个大铁盆子做起了香炉。正月初一,十五的早上都排起了队伍,队伍里多半都是老人。好在平时里人不多,偶尔会有老人们过来拜拜。

  还有人说这大青石就是青神,至于什么是青神谁也不知道。总之后来人们就管大青石叫青神了,家里生病,死人,缺胳膊少腿了,不生孩子了大家都会去拜拜青神。灵不灵也没人在意。还有人说知道吉祥奶为啥命这么硬吗?肯定是得了青神的保佑。按理说就她那个样子本该早死了,一个一年四季不见光的人咋就能活个几十年,而且每天都能听到她的中气十足的叫骂声在天空飘荡。

  第一个来拜大青石的那位老人就是来求健康的,她的骨头一到冬天就疼得厉害,疼到不能吃不能睡,这个老人年纪多大也没人清楚,自己在一个村里给她的一间独立的房子里住着,据说她儿子是抗日英雄。所以公家给他吃喝和住处。

  老人满脸褶褶,每道皱纹都又深又厚,深的里面塞满了泥土,眼睛枯黄干涩。一双小脚撑着她早已直不起来的腰。公家吃喝都管,但是看病这事好像管的不多。再说她的病也不是什么大病。没事她就弓着腰摇摇晃晃的走到大青石面前,如果骨头疼得厉害她就把头贴在大青石上面,如果可以跪下来,她肯定是要跪下来磕头的。有一次应该是跪久了,她起不来了,跪在那嗷嗷直叫唤,吉祥妈听到了出门把她扶起来进屋休息了一会儿。

  吉祥奶见到老妇人兴奋的喊着:“你是树根他妈。”

  老妇人转头看了看吉祥奶:“你身体好啊!”

  “一时半会死不了。都要好好活着啊!”

  树根是谁吉祥妈完全不知道,就连眼前这位老妇人她原来也只见过背影,侧影而已。想想也是挺不可思议的,毕竟同住一个村子里这些年。她给树根妈倒了一杯热茶里面加了二勺糖,树根妈喝了几口感觉好多了。她这才仔细打量一下吉祥妈说道:“你还是跟刚到这里时一样,没变。”

  “怎么可能,您老眼睛不好使了。”

  “眼睛好着呢!我见过你的,那时候你还小,刚到这里。”

  “我给你拿点点心。”吉祥妈把茶几下的铁皮盒子打开放到了桌子上,从里面取出二块松软的蛋糕递给树根妈。

  树根妈摆摆手:“不用不用,我喝点水就好。”

  “吃一块,空肚子喝茶不好,我这茶有点浓。来,我也陪你一起吃点,我早饭还没吃呢。”说着吉祥坐下来给自己也倒了一杯茶就着点心吃喝起来了。

  吉祥妈:“我看你身板还真是不错,今年多大岁数了?”

  “87了,比你妈小三岁。”树根妈只是喝茶并没有吃点心。

  “哦,那真是好。你们认识?”吉祥妈从来也不确切知道吉祥奶到底多大岁数。

  “那肯定,我第一次到这里的那一天就认识她,这一晃快70年了。死的死,走的走。”

  “那真是不容易。”吉祥妈给树根妈的茶杯里加满了水。

  “我跟你妈一样,命硬,小时候没妈,嫁了男人死男人,男人死了儿子也死了。死比活着容易太多了。”

  吉祥妈:“这都是命,都不容易,您老别想太多。”

  老妇人眼角淌下泪水,但那不是她在哭,应该是眼睛有什么毛病很自然的流泪。她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皱皱巴巴的手帕子擦了擦接着说:“我家树根肯定还活着,我等他回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对吧?我啥也没见着我不信。要不老天爷让我活这个久干啥?就是要我等树根呢!”

  老妇人说这些话的时候感觉像是自言自语。吉祥妈听的也是没头没脑的。她不知道该怎么接,可是不说点啥好像也不对。她随口一问:“树根是您儿子?”

  “是,树根是我儿子,公家的人都说他死了,我才不信。你信吗?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吉祥妈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就叉开话说:“茶凉了,我给您换一杯热的。”

  吉祥妈这才明白她为啥要过来拜大青石了,原来还以为为她自己来的。想到这里树根妈又说到:“有一次树根托梦给我说他变成了一块石头就在我们村子里,我找了半天,想来想去就是这块大青石了。所以我没事就过来看看,摸摸,拜拜。不管在哪?他一定可以知道我等了他一辈子啊!我没别的要求,就想临死前能见他一面。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吉祥妈听的鼻子一酸:“好,一定可以的,您没事就常来。累了就进来喝杯茶。”

  树根妈临走前拉着吉祥妈的手:“这姑娘真俊啊!树根现在不知道娶媳妇没有?”

  “要不你去跟我婆婆聊聊?”

  “不了,回去了。我还养着鸡,今天下蛋,鸡蛋不捡要被偷的。”吉祥妈心里想着谁那么缺德偷她的鸡蛋。

  看着她佝偻的身躯摇摇晃晃的远去,吉祥妈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心里想着自己何尝不是命硬,从小没妈,现在没有男人,那么接下来呢?她不敢想,她害怕,脸上看着平静,她内心无比惊恐。老天爷,你要我怎么办?此刻吉祥应该在河边坐着,吉祥妈赶紧一路小跑来到了河边,河水不宽不窄,河水清澈见底。冬天也不结冰,照旧哗哗的流着。

  现在正是春暖花开时节,来到河边,除了悦耳的河水声,还能听到河边的小草生长的声音,破土而出的声音,各种春天里独有的声音。今年的春天来的早,脚踩在地上感受着泥土融化的声音,储存了一冬天的雪水,冰水蔓延开去的声音。大树喝水的声音,鸟儿挥动翅膀的声音,各种虫子蠢蠢欲动的声音,还有人们脸上荡漾的笑声。春天里总是充满着各种各样的声音,让你的心里痒痒的,让你的耳朵不够用。

  这是吉祥爸离开后的第一个春天,就在几个月前那个凄冷的冬天腊月里他死在了钱老板的女人的的床上。往年那个时间他一定是在家的,他谈不上不赌钱,凑人数的时候偶尔玩玩,但是会经常去看热闹。不过会准时回到家里吃饭。

  女人们还是那样忙活着,里里外外的,只是衣服穿的多了,一个个显得笨重。吉祥爸说他还有些事要办,得到年根底才能赶回家了。吉祥妈每天开始准备过年的东西,自己一个人总是要辛苦些。吉祥爸在家时会开车去采购,现在只能搭便车或者做公车了。她瘦小的身躯扛着,提着,背着一袋袋的年货来来回回的。

  总算忙活完了,今天已经是腊月二十七了,怎么也该回来了,吉祥妈心里嘀咕着。她准备再去把大青石那里整理一下,虽然那里已经香火缭绕,已然成了一个小庙宇了。

  大青石虽然在墙外,但毕竟还是她家的地方他家的东西,她都定期会整理一下。大青石冬天里颜色依然新鲜灵动,外部的环境,季节对于它没什么影响。吉祥妈伸手摸了摸它,冰冰凉的,跟夏天的温度一样,夏天也是这个温度。她从不烧香拜佛的,不是不信,可能是没机会或者机缘不到。

  她把大青石周围都打扫得干干净净的,周围到处都是没燃或者燃剩下的香。整理干净以后她回到屋子里翻出一包香来,好像是鬼旦媳妇给她的,当时是新修的房子里有味道,鬼旦媳妇给她让她熏熏。她轻轻的取了三根出来走到大青石面前,划火点燃插进香炉里。双手合十闭眼大约三秒钟的样子,心里啥也没想。

  这是她第一次拜大青石,至于为什么这样就更不得而知了,她自己也不知道。就是觉得马上就要过年了,吉祥爸还没回来,心里头有点空。想自己第一次走进这个院子里已经有二十年的时间了。那一天的情景依旧如昨天一样真实,那天的太阳,那天的风,还有那件黑色的风衣。

  她的命运都跟那件黑风衣有着异乎寻常的关联。那件黑风衣应该还在箱子底下压着,这些年她每次想扔都没舍得。那个闪亮的发卡是找不见了,早就不见了。

  烧完香回到屋子里她照照镜子梳了梳头发,她知道她的后脑上有白发了,她每天把头发紧紧的扎起来盘一个发髻子。村里的女人多半都是这个发型,尤其是中年妇女。要不然就是剪短了跟男人们差不多的那种样式。

  她可不行,她觉得那样太难看了。好像好久没有照过镜子了,没有这样真正的照照镜子了,没有这样认真的看看镜子里的自己了。

  她摸摸自己的脸,好像在确认镜子里的到底是不是自己。想想也是奇怪,我们只能通过镜子看到自己的脸,或者通过别人的眼睛。只是通过别人的眼睛看到的自己似乎没有那么的肯定。通过镜子好像更踏实一些。

  你是可以从别人的眼睛里看到自己的,那种感觉可遇不可求,但是你遇到了你就会记住,终身不忘。

  她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在别人眼睛里的时候是在鹿哥的眼睛里。鹿哥的大手扶着她的脸,她看到了自己在鹿哥的眼睛里,看的清清楚楚的,一张完整的自己的脸。现在回想不知道当时鹿哥有没有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他自己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