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典恩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长甬道

典恩录 荔枝一颗 2531 2019.11.01 10:15

  在甬道里穿行了很久,众人才发觉这甬道比自己想象中要长的多,甬道弯绕曲折,他们走了很久才走到头,却发现尽头是一堵墙,只能又折回了原来的地下室。

  林洵照瘫坐在地上说:“这样可不行,走了那么久,才走完一条甬道,这里还有三条呢,我看我们要不分头去看看,然后在这里集合吧。”

  折腾了一上午,大家都有些疲倦和饿了,这样一条一条的试下去,只怕很难受,陈怒海就准备分头行动。

  姜云澈却说:“我觉得不对,那梅九娘看上去没有什么功夫在身上,但当时几乎是灯一灭她就消失了,如果她是从甬道逃走的,这甬道这么长,我们打完的时候她一定还没跑出去,我们肯定能听到脚步声,但是我什么都没听到,我怀疑出口暗门就在这地下室里。”

  阿绿听了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大家就开始找那暗门的机关,但这里除了那几盏油灯几乎没什么陈设,那油灯则根本掰不动,而大家摸遍了墙砖也没有什么玄机。

  叶琼雪也低头思考,看着自己的绣花鞋下踩着的青砖,她突然有点想法,她走到梅九娘当时站的位置,对着最靠近的那面墙,在墙根底下用力一跺,那面墙便开出一面门。

  众人见门开了,都十分的惊喜,姜天清意味深长的看了叶琼雪一眼,低沉的说:“叶姑娘真是神通广大。”陈怒海一听,就知道姜天清更怀疑叶琼雪有一些傍身的秘术了。

  叶琼雪不知道姜天清的心思,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只是突然想到家里开狗洞的事了,就是在墙根打个洞。”

  林洵照欢天喜地的说:“只要能离开这鬼地方,钻狗洞也没事,我们快走吧。”

  那扇暗门连接着一个狭长的楼梯,楼梯上就是一扇门,应该就是连着外界的出口了,陈怒海第一个走在第一个,推开头顶的门,他轻松的爬了出去,刚一落地,就发现这是在九霄客栈的后院里,梅九娘带着一大群官兵站在出口守株待兔。

  梅九娘对着其中的捕头说:“娄爷,就是这帮人,闯到我的店里来打劫,底下还有几个人呢。”她说话的功夫,林洵照已经爬出来了。

  陈怒海破口大骂:“你个死婆娘,居然恶人先告状,你大爷的开黑店抓我们,还想剥我们的皮,我今天非要弄死你。”

  梅九娘佯装害怕的躲到了娄捕头的怀里:“娄爷……”

  娄捕头色眯眯摸着她的手说:“放心宝贝儿,我一定替你做主。”娄捕头说:“竟敢跑到我相好的店里闹事,兄弟们,通通给我捉回去审。”

  梅九娘看到那些捕快们动手的时候,除了阿绿、姜云澈和叶琼雪,其他人都陆续爬了上来,陈怒海和姜天清、伏虎一起冲上去和捕快们交手,听涛则把林洵照护在身后。

  梅九娘一把拧动了架子上的开关,楼梯里立刻飞出一张带着桃木剑的网,阿绿见那网上有小刺,怕伤到叶琼雪和姜云澈,一跃飞过去准备劈碎那张网,谁知道一剑下去那网纹丝不动,网上的桃木剑和小刺直接刺到了阿绿的肩头,阿绿惨叫一声从楼梯上滚落下去。

  姜云澈看到阿绿受伤,也从楼梯上跳了下去,林洵照看着着急,伸手一把就把最靠近出口的叶琼雪拉了出来,惯性的作用叶琼雪直接扑在了林洵照的怀里。

  梅九娘心中道,这可是吴重明从他哥哥天师吴重山那里,偷来的金蚕冰丝网,任你什么兵器都砍不烂,还下了符咒和桃木,符咒镇妖邪,桃木压鬼怪,别说你们只是凡人,就算是妖魔鬼怪也别想全身而退。

  梅九娘想着又拧动了一下开关,楼梯上的门便渐渐关了起来,听涛看见姜云澈和阿绿还没上来,喊了一声:“二爷。”跳了下去想要救他们,他刚跳下去门便关了起来。

  陈怒海一边抵抗一边说:“老姜,这些是官兵,我们杀不得,他们人太多了,你带着几个拖后腿的先走,我和伏虎拖一阵子,你们出去了再想办法救我们。”

  姜天清想着,既然这些是官兵,不会随意就把他们杀了,必然会带回去审问再说,便撤了出去,拉了叶琼雪,带着林洵照和小冬走后门逃跑。

  梅九娘见他们要跑,心中着急,但请来官兵被陈怒海和伏虎缠住了,她便吩咐自己的家丁:“快去追呀,画皮术的事传出去,大家全都要没命了。”那些家丁便穷追不舍的跟在姜天清他们身后。

  陈怒海和伏虎抵抗了一阵子,又不敢杀官兵,终究是寡不敌众,被那些捕快擒住了,而姜云澈把阿绿从金蚕冰丝网里救出来时,那门已经被关上了,还多了一道沉甸甸的石板压着,听涛安慰他说:“二爷你别担心,大爷他们一定会回来救我们的。”

  姜云澈扶着阿绿刚准备找一个干净的地方查看伤势,听涛却惊呼了一声,姜云澈顺着他的目光一看,原来是一个洞穴里不停的钻着毒蛇出来。

  姜云澈气愤的说:“这个梅掌柜真的是心狠手辣,居然放这么多毒蛇进来。”

  听涛拔剑不停的砍下那些毒蛇的脑袋,阿绿也想帮忙,但中了那专门收妖的符咒,她伤的很重,一用力反而吐出一口鲜血。

  听涛且战且退:“二爷,你快带着阿绿姑娘躲到甬道里去,这毒蛇实在是太多了。”

  姜云澈横抱起阿绿就往甬道里跑,没想到刚一跑进去,那甬道立刻落下一块花岗岩,把他们隔绝在甬道里面,姜云澈推了那花岗岩一把,花岗岩岿然不动,姜云澈不由得生气:“这到底是个什么鬼地方。”

  姜云澈还没抱怨完,甬道里已经开始被注入大量的凉水,水堆积的很快,姜云澈感到一阵绝望,既然这甬道里能这么快的积水,必定是两头都被堵上了,从哪一边都不可能出去。

  水很快就漫过了姜云澈的膝盖,他拍着花岗岩大喊道:“听涛,你快想办法打开这石门,要不然就要在这里淹死了。”

  花岗岩阻隔了里面传来的声音,听涛什么也没有听到,他带着哭腔说:“这蛇也太多了,二爷,我好害怕。”

  随着一阵水流的冲击,姜云澈一个没站稳,抱着阿绿就扑到了水里,阿绿呛了几口水,整个人淹没在甬道的水里,前尘往事都涌上了她的心头,她觉得自己肯定是要死在这了,听说人死之前就会想自己最在乎的人。

  阿绿想到自己还是小狐狸的时候,和湘谣无忧无虑的满山跑,想偷吃老唐的果子,被已经修炼了一百年的老唐用树条抽打,修炼时无数次觉得又苦又累,想要放弃,又被湘谣捉回去修炼,第一次遇到仙君时的开心,第一次去人世间见识的新奇,还想到救多宝的事,以及在宋府的时光,还有跟姜云澈吵架的时候。

  阿绿缓缓的闭上了双眼,却被一双温暖的手臂从水底下捞了出来,她迷迷糊糊看到了姜云澈的焦急的脸,水已经漫到了姜云澈的胸口,阿绿得到了空气,贪婪地呼吸着,她觉得自己不能就这样狼狈的死了,既没有成仙,而且还有好多好吃的东西没尝过、很多好玩的东西没见过。

  姜云澈温柔的问道:“你没事吧。”

  阿绿觉得可能开始出现幻觉了,姜云澈居然会这么温柔的和她说话。

  阿绿说道:“还没死呢,我一定要活着出去,去打爆那个梅九娘的狗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