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典恩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初相见

典恩录 荔枝一颗 2383 2019.10.17 23:43

  春日里好景作伴,让人忍不住把酒言欢,微醺的老唐觑了湘谣一眼:“反正也没人了,我看,还不如改回小酒馆呢”。

  湘谣橫了他一眼:“那不是更方便你没日没夜的灌黄汤了”。老唐见他戳破自己的念头,撇了撇嘴吹胡子瞪眼不说话。

  阿绿吃下最后一个樱桃:“我看多宝挺机灵的,不如送他去上学算了,虽说这个年纪开蒙晚了些,但是慢慢读下去,就算中不了举,怎么也能供个秀才出来吧,成了秀才就算有了身份,以后也可以安身立命了,也好过他在这里浪费晨光”。

  老唐听了她的话警铃大响,暴跳如雷:“我的积蓄快被你们败光了,哪有钱供他读书,花那么多钱买了他,再供他读书,对他这么好,旁人见了,还以为他是我给你养的童养婿”。

  阿绿听了瞬间脸黑,湘谣却无可奈何的摇摇头,第二天老唐却开始打听学堂一年的束脩要几两银子,他向来如此,嘴硬心软,不然这铺子也不会落到湘谣和阿绿的手里。

  第二日,金陵城依旧满是南来北往的客,络绎不绝,典恩局也依旧生意惨淡,湘谣不由得摸了摸挂在腰间的连城璧,自言自语:“我们从三清山出来也有几年了,才得到一块连城璧,这等兔子上门的滋味也太煎熬了”。

  她话音才落,一个穿着粗布蓝衣的中年男子和一个高大俊逸的少年郎走进来典恩局,中年男子从怀里掏出一个包裹,里三层外三层的打开,里面躺着一个赤金的小貔貅,他疲惫的问:“姑娘,请问这个,能当多少银子?”

  湘谣看着那金貔貅,虽说不说十分贵重,也是不错的成色,他又打量这中年男人,他忠厚的脸上布满着风尘与疲惫,没来得及细刮的脸上有着青色的胡茬,穿着虽然整齐干净,却一看就十分的便宜,不像是有这样物什的人,她猜想这大约是是偷来的或者抢来的财物,心间掠过一丝异样的情绪。

  湘谣抬头,无意间瞥见了站在后面的少年,只见他高高的鼻梁,清澈见底的眸子,修身玉立,有风霜遮掩不住的蓬勃少年气质,湘谣心里称赞:真是俊俏,视线落在了他的腰间,赫然挂着一枚没雕琢过的白玉,白玉通透无暇,却像一块小石头一样没有形状,看上去没有规则,喜欢玉器的人看了不免叹气,这样好的料子,却不加做工,未免暴殄天物,湘谣看了却吸了一口凉气,认出那正是她心心念念的无方玉。

  中年人见她迟疑,忙解释说:“姑娘不必心存疑虑,这貔貅来路干净,乃是拙荆的陪嫁,我有嫁妆单子为证,也可以和姑娘过明路,找中间人做个见证”。

  湘谣见了笑道:“客官误会了,我并非误解客官的当品来路不正,而是我也不好判断这金貔貅价值几何,客官稍坐片刻,我去请我爹爹出来”。中年男子点头:“姑娘请便”。

  湘谣忙到后屋拉了阿绿和老唐,狂喜的说:“无方玉上门了”。阿绿嘿嘿一笑:“早和你说了,让你莫要心急,仙君说话定无虚言,这该来的跑不掉”。

  三人一齐坐在了中年人对面,多宝则乖巧的上来给五人奉了茶水,又低眉顺目的退了下去,老唐把拿金貔貅在手上掂了一掂,眼珠子咕噜一转,笑着询问:“客官是寄在这店里等买家呢,还是急着脱手?以后是否赎回呢?”

  中年人叹了口气:“直接卖了,不会赎它了”,中年人怕他不放心,接着自报家门说:“鄙人姓姜,名天清,干的镖局买卖,手底下不过几个人,做些小本生意,跑南走北的,日子虽说不富裕,也倒快活,人生本业也没什么可贪图的了,只可惜拙荆去年染上怪病,把家底都搭进去七七八八了也不见好,好在总算祖宗庇佑,走门路搭上了闻名天下的叶神医,开了一副方子,其他药材都齐全了,如今只差赤叶花和百转草没寻得,那赤叶花只开在西北,百转草却远在南海小岛,不得已只好变卖家产去寻来”。

  阿绿心想,这姜天清看着平平,对妻子倒是一片真心可对日月,不免生出了几分好感,想着出力帮帮他渡过难关。

  老唐也叹了口气:“姜镖头和夫人真是鹣鲽情深,只是你脱手的急,这金貔貅只能当个四十两啊”。阿绿心中一转:这金貔貅够买两个多宝了,看来多宝是真的不值钱,想着就同情的看了一眼多宝。

  多宝却没心没肺的朝她笑了笑,看得出来今天当铺开张他非常开心,有钱挣自然就不会关门了。

  姜天清的目光就流露出来一丝恳求:“老板,您好歹多给些,权当是江湖救急,以后当铺有需要送镖的地方,我一定竭尽全力报答您”。湘谣踩了一脚老唐,瞟了一眼那少年腰间的无方玉。

  老唐清了清嗓子:“姜镖头,即便是四十两,我们也是照顾您了的,大家开门做生意都是一个不容易,不过……”

  “不过什么?”姜天清连忙问,老唐咧嘴一笑:“不过我看这少年郎腰间这佩玉,质地极为温润,若是典当,我可以出一百两银子,您看如何?”

  姜天清脸上闪过一丝失望“这是小弟云澈,他腰间佩戴的,是我们家的传家宝,家父去世时,给我们留的最后一点念想,如若变卖,便是不孝了,说什么也是不能卖的”。

  阿绿急忙道:“姜镖头,您若觉得价钱不满意,只管开价,令尊在天之灵知道这玉能解家中的燃眉之急,只会说你们物尽其用,怎么会说你们不孝呢?”

  那个叫姜云澈的少年不悦的皱着眉头:“先父的遗物,岂有能量价的道理,不是什么都能拿银子买卖的。”阿绿看了他一眼,腹诽道:这个姜云澈,看着精致,却不知道变通,真是白生了一幅好模样。

  姜天清拉了他一下:“云澈,不得无礼。”虽然阻止了自己弟弟说下去,但从神色可以看出,他其实是赞成弟弟说的话的。

  老唐活了几百年,岂不会察言观色?闻音知雅的说:“是小女无礼突,还望姜镖头毋怪,既然镖头是个重情义的人,我愿出六十两买下这金貔貅,算是和姜镖头做个朋友,以后常来常往。待来日姜夫人康复,姜镖头重整家业要再买下这金貔貅,唐某也只收个存寄费”。

  姜天清听了,连忙作揖:“多谢唐老板”。

  交割完毕姜氏兄弟离开之后,阿绿兴奋的说:“这个姜镖头和夫人如此恩爱,倾家荡产也要救妻,我看我们作法救好姜夫人,这个姜镖头定会把无方玉献上”。

  湘谣呵斥她:“不可,你忘了我们因为为了得到连城璧而施法,付出了什么代价吗?”阿绿想到连城璧的来由,心像是被针扎了一下,隐隐生疼,眼中就有了泪意。

  湘谣看着叹了一口气,安慰的让她枕在了自己的肩头,桌上的烛火摇曳着暖光,把她们的影子拉的很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