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典恩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南行路

典恩录 荔枝一颗 2407 2019.11.12 09:30

  湘谣语委婉的劝告阿绿,不要留恋红尘感情,阿绿却不以为意:“我活的不快活,成仙成神又如何,不过是长长久久的不快活罢了,凡事只管由心而为便是了,眼前高兴了,以后的路,走着瞧就是了,车到山前必有路,有什么可担忧的。”

  湘谣很是无奈,目光就落在了宋笠画的《三清山遇狐图》上,想起来这一次去南海,还没和宋笠道别,不过既然劝阿绿放下,自己也应该放下而已,就不再去想这件事,只是晚上,不知道为什么,在宋府的时光,就再一次出现在她的梦里。

  翌日,当湘谣和阿绿起了个大早,赶到天海镖局时,姜云澈他们已经在那里等着了,阿绿看到了林洵照。

  阿绿笑着问:“你怎么也要去,你家在南海也有产业要处置吗?”

  林洵照嘻嘻的笑:“我还没去过海边呢,我也要去看看。”

  阿绿知道他醉翁之意不在酒,也不点破他,只是看向陈怒海,陈怒海正对叶琼雪说话:“你既然在家里,看到嫂子那边事多了的时候,也去帮个手。”

  叶琼雪木然的点点头:“我知道了。”

  阿绿就不免叹气,叶琼雪现在需要陈怒海无微不至的关怀,才能慢慢从阴影里面走出来,但是陈怒海不想再带着她去冒险了,让她在家里休养,叶琼雪一天天在变,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谁心里都没有底,而陈怒海这次去南海,途径万花谷,必然会去寻仇,到时候只怕是命运堪忧。

  姜天清就向大家介绍起来,这是裴昭郎裴公子,湘谣姑娘、阿绿姑娘,你们互相认识一下吧,除了保了镖去扬州的裴昭郎,其余人大家已经很熟了,于是他们三个互相见过礼,就上马启程了。

  因为在马车前的位置让给了裴昭郎,姜云澈这次便骑马前行,阿绿看着他骑着高头大马的样子,觉得他还挺神气的,笑着打趣了他一番。

  裴昭郎看林洵照和湘谣、阿绿说说笑笑的,也主动开口融入环境,不时的和他们搭着话,裴昭郎问湘谣:“湘谣姑娘家里是做什么生意的?”

  湘谣随口说:“家里开了间小当铺,维持生计罢了。”

  裴昭郎就笑着说:“那很有趣啊,经常可以看到一些稀奇的玩意吧。”

  湘谣摇头:“生意一般,见不到什么好物件。”

  裴昭郎就继续说:“扬州繁华,不比金陵逊色,到了扬州,我请湘谣姑娘去看看扬州的风光吧。”

  湘谣淡淡的说:“我们时间赶,怕到时难以抽出空子,浪费了裴公子一番好意了。”

  裴昭郎有些失望,很快又重新鼓起勇气说:“无妨,我在扬州探完亲,也是要回金陵的,说不定回来的时候我们还是顺道呢,到时候在金陵,再去贵店拜访,跟湘谣姑娘学习一下鉴宝的本事。”

  林洵照见他一直在和湘谣说话,心中警铃大响,连忙说:“湘谣家的当铺叫典恩局,我倒是常常去,裴公子要是想去,可以找我呀,唐伯伯最喜欢我了,每次去都喜欢拉着我说半天的话。”

  阿绿简直想笑,林洵照统共就去过典恩局一次,看着他像宣示主权一样,着急的显摆老唐对他的热情,阿绿觉得这路上应该会很有意思。

  看戏不怕台高,阿绿在那边饶有兴趣的看着林洵照和裴昭郎说话,话题总是若有若无的扯到湘谣身上,都忍不住掏出瓜子边磕边听。

  阿绿问道:“裴公子一表人才,家里可曾定亲了?”

  裴昭郎摇头道:“没有,因祖母前年过世,要守完三年孝期,才能议亲事。”

  阿绿就“哦”了一声,一脸坏笑的看着林洵照,林洵照的脸就黑了下去,也看着阿绿,示意她帮忙,阿绿假装没看见,闭了眼靠在那里休息,耳朵却依然支棱着听他们的动静。

  林洵照只想着,最好明天就到扬州就好了,赶紧送走这个裴昭郎,裴昭郎却拿出一个锦盒,递向湘谣说:“这是用水果和草药制成的小丸,含在嘴里,会感觉通畅些,两位姑娘要是不舒服,就含一颗吧”。

  林洵照一把接过锦盒说:“还有这等好东西,我先尝尝。”

  林洵照塞了一个在嘴里,干制水果的香气从草药的清香里溢出来,的确比蜜饯要好用,让人感觉舒畅了一些。

  裴昭郎被林洵照的自来熟吓了一跳,见湘谣没有要吃的意思,只好讪讪的收回了锦盒。

  车马行了大半天,姜云澈突然听到了一阵奇怪的声响,阿绿也感觉有异动,因为天气热了,马车的帘子都是撩起来的,她看了看一直跟在自己边上的姜云澈。

  两人对视了一眼,姜云澈就喊了声:“先停下。”

  众人就吁了马,走在最前面的陈怒海问道:“小澈,怎么了?”

  姜云澈指了指马车后面的箱子,翻身跳下了马,阿绿也下了马车,两人来到马车后面的箱子前,阿绿问道:“这里装的是什么?”

  姜云澈说:“邢记香铺让我们托运去扬州的香料。”

  阿绿不理解:“香料怎么会有动静?”

  姜云澈脑海里浮现了一个可怕的想法,他的鬓角冒出来细细的汗,难道说,不会吧……

  林洵照也已经过来了,他伸手去开箱子:“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一打开箱子,林洵照就满脸都是惊愕:“刑姑娘,你怎么装在箱子里?”

  箱子里的邢紫鸢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爬了出来说:“谁让不带我出来的,我只能出此下策了。”

  姜天清已经过来了,有些不悦的说:“刑姑娘,你跟来做什么,这不是胡闹嘛。”

  邢紫鸢委屈的嘟了嘴,喃喃的说:“阿绿姑娘能来,我为什么就不能来了。”

  阿绿觉得邢紫鸢还挺神奇的,问道:“箱子里不闷吗?”

  邢紫鸢就得意的说:“我又不傻,我在箱子侧面打了洞的,不然我早就闷死了,要不是天有些热,我还能待好一会呢。”

  陈怒海说道:“你这样出来算什么,我送你回去。”

  邢紫鸢拒绝:“我和家里说过了,跟云澈哥哥出来玩的,我不回去!”

  姜天清无奈的说:“我们时间赶,送她回去又要耽误一天,她要跟着就跟着吧,我们得赶到附近的城镇再说,不然晚上都没地方落脚。”

  陈怒海不喜欢有人介入姜云澈和阿绿之间碍事,还是有点不放心,皱着眉头不屑的看了看邢紫鸢。

  邢紫鸢懒得理睬陈怒海的眼色,就笑着说:“多谢姜大哥。”说着挑衅般的看了阿绿一眼,又拉着姜云澈说:“云澈哥哥,你也别生气了,我保证下次不这样了。”

  姜云澈觉得,再发脾气也于事无补,反而显得自己小气,要怪只能怪自己疏忽大意,小瞧了邢紫鸢要来的决心,就撇开邢紫鸢的手,自己上了马。

  邢紫鸢没有搭理阿绿,自己上了马车,林洵照就笑的很狡黠:“嘿嘿,刚刚还看我的戏,现在轮到你了吧,咱们换手挠痒,你帮我解决裴昭郎的事,我帮你让邢紫鸢对姜云澈死心,你看怎么样?”

  阿绿橫了他一眼:“你可真够无聊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