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典恩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雨打萍

典恩录 荔枝一颗 2594 2019.10.31 10:03

  阿绿本是随口一说,但叶琼雪过激的反应已经说明了一切,阿绿觉得叶琼雪这样不自信的女子,见到邢紫鸢这样的竞争对手,她会很容易觉得自形残秽,恐怕会很辛苦,但是感情的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旁人是不能够体会的。

  阿绿见她着急,便岔开话题:“你也不必这样妄自菲薄嘛,你也有自己的好处,不过我觉得姜云澈也没什么可喜欢的,不像林公子,人开朗性格好,倒是个不错的人。”

  叶琼雪有些惊讶的说:“林公子?”

  阿绿点头说:“是啊,林公子没有定亲,这个姻缘说不定落在哪里呢。”叶琼雪红着脸低下头说:“林公子待我也很好。”,接下来的两天又开始帮林洵照做荷包。

  阿绿觉得有些头疼,叶琼雪像一个溺水之人,见到每一个对她有一丝好的人,都像看到了一块浮木,拼命的想要用力的去抓住,不管是姜云澈还是林洵照,对于她来说,都是能给她灰暗的生活带来光亮的人,那个人是谁都可以,阿绿不知道怎么改变她的想法,别人若是不喜欢她,她急着捧出真心,反而会把人家吓到。

  经过湘谣几日细心的照顾,宋笠总算是康复了,宋笠转了一圈说:“我真的好全了,你快去追阿绿他们吧,省的你在这里日日悬心。”

  湘谣看着他不仅身体好了,好像还终于长了一些肉在身上,非常满意的点点头,好像在肯定自己这些日子的投喂成果:“不用你赶客我也要走了,乘着阿绿还没把天捅破,我得去看着她,你自己好好保重吧。”

  宋笠眼神一如当初那般清澈,歪头笑道:“那你就快去吧,再晚些去,我怕你就是女娲也补不上那满天的窟窿了。”

  湘谣橫了他一眼,转身便要离去,宋笠却叫住她,湘谣不解的回头,宋笠微笑:“西北山高路远,你一路珍重。”湘谣嫣然一笑:“晓得了。”

  湘谣刚走,邢紫鸢就不知从哪蹿了出来,她大声喊道:“静山师傅。”宋笠朝她点头:“刑姑娘。”

  邢紫鸢把手别在身后,一脸打趣的说:“我听智空大师说,静山师傅最近生病了,没想到是和佳人有约,不能给我们这些庸脂俗粉讲经了。”

  宋笠一滞:“我是六根清净之人,湘谣姑娘还未出阁,她不过是在红尘之中的故交,还请刑姑娘不要开这些玩笑,省的传出去有伤风化。”

  邢紫鸢挑了挑眉:“静山师傅放心,我不是那种喜欢搬弄口舌是非的人,我只想问问静山师傅,有些人为什么明知道有些事求不得,却还不肯放手呢?”

  邢紫鸢也是敏锐的女子,只从湘谣刚刚望宋笠的那一眼,她就察觉湘谣对宋笠绝非只是故交而已,女孩子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外面再不表露,眼神也是遮不住的,她自己就是这样,就更有体会,她对阿绿怀有敌意,对典恩局的人也是关注密切。

  邢紫鸢来迎江寺求过平安符给姜云澈,宋笠和她也不过几面之缘,却听湘谣随口说过她和姜云澈的事,宋笠反客为主:“既然求不得,说明本就没有缘分,何不干脆放下,刑姑娘是聪明人,应该知道,不属于你的,再强求也不会改变结果。”

  邢紫鸢听了一怔,有些生气的鼓起腮帮子:“属不属于别人说了不作数,我自己自然会去找到答案的。”

  邢紫鸢拂袖而去,宋笠无可奈何的摇摇头,谁不是撞破头才知道南墙有多硬呢?就让邢紫鸢自己明白这世上一切,都是强求不来的好了。

  又是一日匆忙的赶路,夜里歇在客栈时,林洵照拿着叶琼雪白天塞给他的荷包,有些抓不到头脑的看了几遍,想着叶琼雪当时红着的脸庞,他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自己和叶琼雪好像话也没说过几句,这心意来的很突然。

  姜云澈看热闹不嫌事大,促狭的推了推林洵照:“洵照,有姑娘送你荷包还这么苦恼呢?最难消受美人恩呐。”

  林洵照把荷包放在桌子上:“说实话,虽然同行这几天,但我连叶姑娘鼻子眼睛都没看清楚过,也不知道她看上我什么。”

  林洵照扪心自问,他根本没有把叶琼雪放在心上过,在他的印象里,叶琼雪就是总跟在阿绿后面,一个沉默寡言的小姑娘,有阿绿这样阳光明媚的人在侧,叶琼雪又内向,实在很难吸引别人的目光。

  姜云澈仔细回想了一下,好像也没记住叶琼雪清晰的模样,主要是她很少说话,又总是低着头,姜云澈没有太注意过她,反倒是阿绿的脸。此刻在他的脑海里格外的清晰,他晃了晃脑袋,想忘掉那个总让自己吃瘪的脸。

  姜云澈继续打趣林洵照:“以我之见,要不明天你再仔仔细细的看看?看清楚了就肯定不会忘记了。”

  林洵照摇头:“还是算了吧,我还是喜欢活泼有趣的姑娘,叶姑娘实在不对我的胃口,况且……我家里不会同意的。”

  姜云澈思索了一下,婚姻讲究父母之命,门当户对,林洵照家是富庶大户,家里又对他看得重,叶琼雪家境清贫,容貌也不出众,何况叶琼雪父母双亡,还是死于意外,如果林家迷信,怕是会觉得叶琼雪八字不好,无论如何也不会同意的。

  姜云澈本想继续打趣林洵照,说阿绿倒是活泼,但不知道为什么话到嘴边,又不想说出去,直接咽了回去:“你既然不喜欢叶姑娘,还是早早表明心迹吧,省的叶姑娘以为你默认了,拖到后来伤了她,不喜欢人家就不要这样吊着。”

  林洵照叹气:“我知道,只是叶姑娘本来就敏感,我不知道怎么和她说,怕说的不好反而更让她难过。”姜云澈也想不出来怎么解决,两个人想着想着办法,半天也没想出来,竟然就这么睡着了。

  阿绿看着桌上的小香瓜,问叶琼雪:“这小香瓜你怎么还没吃呢?”叶琼雪抿着嘴羞涩一笑:“林公子给的。”意思是不舍得吃吧。

  阿绿觉得惆怅,林洵照今天路过一个小香瓜的摊贩处,自掏腰包买了很多的小香瓜,大家都分到了,说起来林洵照给姜云澈的最多,把卖相好的都给姜云澈了,叶琼雪这也能觉得是林洵照对她很好。

  阿绿只好说:“总不能带来带去,反而把瓜给捂坏了,白白糟蹋了林公子的心意,还是吃进肚子里为妙。”叶琼雪一听有道理,笑着去净了手吃瓜。

  阿绿心中盘算,还是和林洵照通个气看看他是什么意思,如果林洵照有这个想法,自然是千好万好,林洵照虽然不太稳重,人品还是靠谱的,叶琼雪也算有了依靠,不用和现在一样,像风中无根的种子,漂泊无依。

  阿绿想着,或许对于叶琼雪这样的女子来说,谈情说爱太过于奢侈,她想要的只是一个对她好的男子,一个稳定的归宿,她或许根本没考虑过自己喜欢的是谁,阿绿并不能说她错了,跟一个吃不饱穿不暖的人,说那些字画的高雅,显然毫无意义,人家只想谈论明天去哪里弄吃的,站在每个人的位置就会有不同的看法。

  阿绿看着桌子上那卖相很一般的小香瓜,别说和林洵照给姜云澈的那些上品比,就算是和林洵照给自己的比,也显得有些小,阿绿觉得林洵照应该是对叶琼雪没什么心思,但她还是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她不想看着叶琼雪失落痛苦的样子,人对弱者总是容易抱以同情。

  阿绿又想着湘谣在就好了,这些事还是她比较会处理,算算日子,湘谣应该是出发了吧,她还真的已经很想念湘谣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