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典恩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梅花镇

典恩录 荔枝一颗 2575 2019.10.31 11:27

  人生路上不会是一帆风顺,总是有多的坎坷曲折,行车路上自然也是如此,阿绿他们经过一个叫梅花镇的地方时,马车的轱辘毫无预兆的就松动了,阿绿正昏昏欲睡的准备眯一会,被突然的颠簸吓了一跳。

  姜天清和姜云澈很是忙活了一会儿才修好,只是天色已经晚了,几人也是饥肠辘辘,阿绿昨夜没睡好,更是又困又饿,今天肯定是到不了预期的地点了,几人找到了镇上最大的客栈——九霄客栈,准备在这里吃晚饭和过夜。

  经过幽虹山的事,阿绿这次特地拿出仙君赠予的一个小铃铛摇了摇,确认了整个镇上没有什么山精树怪的,才大步流星的进了九霄客栈。

  九霄客栈装潢的比一般的客栈要华丽一些,里面充斥着浓郁的香料味道,林洵照点头道:“没想到这偏僻小镇还有这样的客栈,看起来倒不比我们金陵的大客栈差。”

  客栈的老板娘扭着水蛇一样的腰肢走了过来,浓艳的妆容盖不住她惊艳的五官,只是眼角眉梢的细纹暴露了她三十出头的年纪,不过有着成熟女子特有的风韵。

  阿绿觉得单论外表,无论是自己和湘谣,还是沈杳娘和邢紫鸢这样的美人都比不上这个老板娘,只是她无论是穿衣打扮,还是身上用的香料以及妆容,都有着浓浓的俗气和风尘气,看起来难免就落了下乘,显得很是轻浮,给人一种不正经的感觉。

  老板娘热情着来招呼他们:“我们这是去西北的必经之路,南来北往的客人多着呢,虽然比不上金陵那样富贵风流,但也得看起来像个样子,省的客官们住着不舒心。”

  老板娘施施然一笑,声音软糯,笑容媚态横生,屋子里其他一桌的客人都看直了眼睛,几乎要淌出口水来,跑镖的伏虎和听涛都很老实,看着老板娘低低的前衣,半露出春光的样子,都红着脸低下头。

  老板娘对着姜天清等人打招呼:“这桌客人看着面生,第一次光顾小店吧,我叫梅九娘,是这九霄客栈的老板,认识了大家就是朋友了,以后多多关照才是,我请大家喝一坛子女儿红,算是和大家交个朋友,希望你们别嫌弃我们店小酒浊。”

  姜天清抱拳说:“梅掌柜客气,鄙人姓姜,是这趟镖的镖头。”

  梅九娘笑的灿烂:“姜镖头照顾我的生意,真是感激不尽,姜镖头高大威武,有了您的关照,我一个弱女子,在这讨生活,这心里也定了不少。”

  梅九娘很会哄男人开心,只是姜天清不怎么解风情,只是说道:“梅掌柜太客气了,您能在这商道上开这么大的客栈,哪里轮得到我一个吃劳力饭的粗人关照。”

  梅九娘看着阿绿不耐烦的样子,说道:“这店也不是我开起来的,我也不过是接手罢了,看着几位都有些饿了,我看还是先摆饭吧。”

  众人道了谢,梅九娘的目光在姜云澈的身上转了几圈,把手搭在他肩上说:“这位公子好生俊俏,我原不信那掷果盈车的典故,今日见了公子,才算是信了,公子驾走在金陵路上,怕是那姑娘们投的果子一车也装不下吧。”

  梅九娘说完捂嘴一笑,姜云澈却觉得没什么好笑的,面无表情的道了谢,气氛就有些冷,梅九娘讪讪然的帮忙布了菜,就扭着水蛇腰走了。

  林洵照吃了一口菜,忍不住拍大腿说:“这菜口味也太绝了,香气四溢,吃下去唇齿留香,不知是加了什么香料。”众人也附和称赞。

  纵是阿绿活了八百年,这样香的饭菜也是第一次吃到,香气并不刻意,和饭菜原本的香味融合的极好,让人食欲大振。

  林洵照拉住一个跑堂的:“小二,你们家这菜是加了什么香料啊,真是天下一绝。”

  跑堂的为难的说:“这是本店的秘方,是不能外传的,而且我们不过是跑堂的,哪里能知道这些,这香料的配方只有我们老板娘才知道。”

  林洵照一脸坏笑的说:“这么好吃的秘方,带去金陵开家饭庄,何愁不发家致富,云澈,要不你委屈一下,想办法去从梅掌柜嘴里套出话来,以后我们合伙做这生意,一定比跑镖来钱快。”

  姜云澈黑着脸说:“我刚想说这饭煮的软了,没想到是投了你的胃口,你这么想吃这碗软饭,干脆自己去想办法找梅掌柜要秘方,一个人吃比两个人合伙吃,还能多吃一点。”

  林洵照被这样他讽刺了一番,只好嘿嘿一笑:“我们还是靠自己勤劳的双手发家致富吧,男人吃软饭吃起来没面子”。

  他们两个插科打诨,叶琼雪却目光柔和的看着林洵照笑了笑。

  夜里阿绿感觉浑身都累得酸疼,连日的车马劳顿,叶琼雪更是倒头就睡了,阿绿看了一眼屋里香炉点着的安神香,觉得有些不习惯,九霄客栈迎来送往的都是穿行于南北的赶路人,一天的赶路疲惫不堪,这样在商路上开起的客栈,给客人点安神香也是常事,是服务周到的体现。

  阿绿准备起身去把安神香熄了,这香点了大半夜她也没觉得有啥用处,反而有些浓郁,让她睡不着,她刚一下床,就觉得头晕目眩,站起来更是觉得天旋地转。

  阿绿的意识开始模糊,她明白这眼下一定是着了这家客栈的道了,但是普通的迷药根本不能迷倒她,唯一能伤到她的除非绝世奇毒断肠草,就算是断肠草,只要在她鼻子底子一过都会被她发现,而且这并不是中了断肠草的感觉,阿绿挣扎着想要起身,却还是倒在床上昏睡了过去。

  阿绿醒过来的时候,姜氏兄弟、林洵照、叶琼雪、陈怒海,以及伏虎、听涛还有林洵照的小厮小冬,都齐齐整整的被绑在一个昏暗的底下密室里,这个密室非常的高,连着几条长长的甬道,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迷宫一般,只是太昏暗,看不清到底是个什么格局。

  阿绿闻到屋子里有淡淡的血腥味,凭着妖精的嗅觉,她觉得这是人的血,她本想施法解开绳子,又想着仙君的话,按捺住了自己的怒气,决定先观察一下情况再说。

  几人先后醒了过来,陈怒海先是骂了一声娘,然后说:“妈的,老子走南闯北这么多年,第一次栽在黑店的手里。”

  姜天清有些疑惑:“我们也是老江湖了,照理说,不会连蒙汗药都发觉不了,而且这家客栈看起来也太不像黑店了。”

  梅九娘的笑声就在黑暗处响起:“因为根本就没下什么蒙汗药迷魂汤,你们当然发觉不了了。”密室里就突然就亮起了一片油灯,把这底下密室照的如同青天白日一样的亮堂。

  看清了这里的庐山真面目,众人都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叶琼雪更是一声惊呼,吓得大声的哭了起来。

  原来这密室的墙上挂着几张人皮,阿绿想到一种邪术,就是剥下人皮,用那邪术把别人的皮披在自己身上,变成别人的模样,而且很难看出破绽。

  就算是陈怒海这样的老江湖,看了眼前的惨状,也不由得头皮一阵阵发麻,林洵照则是闭上了眼睛默念:“我一定是又做噩梦了,赶快醒过来,赶快醒过来……”

  阿绿并不担心,梅九娘身上没有一丝妖气,不管是修为多深的妖精都不可能做到,既然她是人,自己就不怕会死在她手上,就算她会一些邪术,也不可能把自己给剥了皮,之前不过是因为没感到妖气,才放松了警惕,没想到这小镇卧虎藏龙,居然还有人练这种阴毒的邪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