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典恩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幽虹山

典恩录 荔枝一颗 2574 2019.10.30 09:31

  一进到幽虹山庄,阿绿就眉头一皱:有妖气。

  妖精彼此之间只要离得近,很容易感受到对方的存在,阿绿脑子里飞快的思考,陈怒海说以前住过这个山庄,他既然能全身而退,想来应该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妖精,而且这妖气散而不敛,估计这妖精修为很一般,她心中略定。

  几人刚进去,山庄的老板就迎了进来,他五短身材,脑袋圆圆,还留着一撮山羊胡子,看着就很有些喜感。陈怒海和他打招呼:“曲老板。”

  曲老板笑容满面的和他见过礼,环视了众人一眼,视线落在阿绿身上的时候,就呆滞了几秒,阿绿警告的看了他一眼,曲老板就已经后背出汗了。

  同为妖物,他走到阿绿边上才能发觉,她必定受过是仙家指点,妖气已经散去大半,成仙也是指日可待的事。

  姜云澈就挪到了阿绿的面前,挡住了曲老板探视的目光,曲老板回过神来,笑着说:“这位姑娘真是绝代佳人,各位随我进去吧,一路上风尘仆仆的,快先去歇息一下。”

  人家既然这样的捧着自己,也就不敢揭露自己的身份了,阿绿放下心,跟着陈怒海他们往里走,姜云澈听到曲老板说阿绿是绝代佳人,则是不屑的撇了撇嘴。

  夜里明月高悬,夜风轻轻的吹着花香飘满整个山庄,让人昏昏欲睡,阿绿正要洗澡,刚准备脱下外衣就觉得窗外好像有身影飘过,她轻蔑一笑,两个指头一挥,就听见噗通一声有人从二楼滚了下去,那人刚惨叫出声马上又捂住了嘴。

  叶琼雪有些紧张的问:“阿绿姐姐,是不是有什么声音啊?”

  阿绿说道:“啊,好像有只猫,我出去看看。”叶琼雪担心的说:“还是算了吧,黑灯瞎火的。”阿绿笑着说:“不碍事,姜云澈他们就在隔壁,你先睡吧。”

  阿绿轻轻掩上门,一跃从二楼跳下去,一把揪住正要逃窜的曲老板的耳朵:“曲老板夜里还这么精神呐,既然都到窗外了都不进来坐坐?”

  曲老板嘿嘿的笑:“阿绿姑娘这样的俊俏,我真是过目不忘,屋里那些都是凡人,不过能活个百十载,你要是跟了我,咱们长长久久做一对神仙眷侣该多好。”

  阿绿笑靥如花:“哦,曲老板想和我长长久久?”曲老板点头说:“想啊想啊,做梦都想。”阿绿说道:“好啊,那总得让我看看你的庐山真面目。”

  阿绿一掌劈到了曲老板的天灵盖,曲老板就现出了原形,原来是一支大山参,阿绿拍拍手说:“看你这样子,还不到五百年的道行,要是再敢在我面前惹事情,我就把你炖了请大家喝参汤。”

  曲老板等阿绿走远了,才敢化成人形,摸着头打滚道:“不看我也知道你是什么,一定是个母老虎,怎么一言不合就打人啊。”

  曲老板边叫痛边说:“算了,天鹅肉吃不到不要紧,正事才要紧。”说完他就化身成了一个娇美的少女,阿绿并没有回房,而是在二楼的栏杆后面,看着他到底想玩什么花样。

  林洵照和姜云澈住在一间房,两人正收拾着要睡,一阵凄婉的哭泣声传来,林洵照支着耳朵听了一下说:“云澈,好像有人在哭,好像还是个女子。”

  林洵照自来熟的速度惊人,一天的时间,对姜云澈的称呼从姜公子到姜兄弟,到了晚上就已经叫云澈了,姜云澈很无奈。

  姜云澈问道:“是叶姑娘吗?”林洵照说:“听着不像啊。”

  姜云澈披上衣走了出去,看到一个穿着蓝色衣裳的女子站在花树底下哭泣,自己房门的角度正好能看见她娇美的脸,姜云澈四周张望了一下,觉得这个女子没什么危险,就转身准备回房。

  站在暗处的阿绿就打趣道:“没想到侠骨丹心的鬼面郎君,也有这袖手旁观的时候啊。”姜云澈也讽刺道:“你这玉面飞龙不也好好的在看着吗?”

  阿绿听他说起那个自己随口取得名号,有些尴尬的清了清嗓子:“这怜香惜玉,自然是你喜欢做的事,天下男子哪个见了这梨花带雨的美人不心动啊。”

  姜云澈望着她说:“你了解天下几个男子?谁说天下男子都是一样的?她既然没有危险,哭了自然有她的如意郎君去安慰,和我有什么相干。”

  阿绿眼睛一亮:“哦,姜公子既然不喜欢美人,莫非是有那断袖、龙阳之好?”姜云澈脸上变得铁青:“你可真是会强词夺理,简直莫名其妙。”

  姜云澈转身往屋里走,腰间佩戴的无方玉晃动出了一个飘逸的幅度,阿绿突然想到了曲老板到底想干什么,必定是打无方玉的主意,只可惜他不了解姜云澈,他这个人做事很正派,除非是他自己的心上人,他可没有去安慰别的女子的习惯,还不如和万花谷一样,设个落难女子的局呢。

  阿绿正要回房,看见林洵照走了出来,她眼珠子一转,就有个了想法,笑着问他:“林公子也没睡吗?”林洵照看到阿绿,也笑着说:“听到哭声就出来了,云澈说没什么,我还是有些好奇。”

  阿绿指着曲老板变化的女子说:“哭得很凄惨呢,要不林公子去问问吧,有什么困难的地方,说不定我们还能帮上一把。”

  林洵照听了点点头便下楼去了,阿绿几乎要笑出声了,妖精化形本来就不能长久,那曲老板修为平平,还挨了一记重掌有伤在身,撑不了多久,林洵照又是个话痨,阿绿倒要看看他怎么脱身。

  曲老板见姜云澈不为所动,正要重新想个法子骗到无方玉,却看见林洵照下楼来了,一时又不好走,林洵照已经问道:“这位姑娘是怎么了,这夜里在这里哭泣。”

  曲老板拭着泪说:“有些伤心的事,只是公子帮不了奴家,叨扰到公子了,奴家这就走。”谁知道林洵照一把拉住她:“你不说出来怎么知道帮不上呢?我们人多,你只管开口。”

  曲老板心里大骂林洵照多事,却不能表露出来,轻轻推开他的手:“公子还是让奴家回去吧,奴家再不回去就要出事了。”

  林洵照拍着胸脯,又拉住曲老板说:“是不是你家里人欺负你了?我跟你回去理论,我可是鬼面郎君的弟子。”林洵照闭着眼睛吹牛皮。

  曲老板感觉自己的化形快要撑不下去了,推开了林洵照:“公子真是古道热肠,只是真的不必了。”

  林洵照安慰她说:“你是不是没听过鬼面郎君的名号,所以不相信我,我告诉你,在我们金陵城,鬼面郎君可是鼎鼎有名的大侠,专门行侠仗义,可以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曲老板气的想一掌拍死林洵照,心中想着这人长得清秀俊雅,没想到事多话更多,他再不离开自己真的要变回本身了,到时候自己突然变成曲老板,还不直接把他给吓死,造了杀孽自己就等着被收了吧。

  曲老板打断林洵照的长篇大论:“公子放我走吧,我不走真的会有大事。”林洵照继续安慰她:“你说有什么大事,朗朗乾坤,太平盛世,我就不信有人如此罔顾法纪。”

  曲老板一咬牙:“我拉肚子了,公子再不放我走,我就要窜在衣裳里了,我哭是因为我今日拉肚子弄脏了好几件衣裳了,明天就没有衣裳穿了,不是谁欺负我。”

  林洵照像被烫到了一样缩回了自己的手,尴尬的说:“哦,那姑娘你快回去吧。”

  曲老板飞奔着消失在了夜色里,林洵照则被惊呆在原地愣了半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