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典恩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谈条件

典恩录 荔枝一颗 2343 2019.11.16 10:20

  湘谣刚关上门,阿绿就笑道:“唉,又一个翩翩少年郎为了我们湘谣神魂颠倒啊。”

  湘谣橫了她一眼:“你到底有没有个正经的时候,早点拿到无方玉和风月镜,我们就不用在经历这种烦恼了。”

  阿绿还想接着打趣她,门外又响起来敲门声,湘谣有些烦了:“这还有没有个消停的时候了,我们装睡吧。”

  阿绿却戏谑的说:“还是看看为好,省的错过了别人的心意。”

  阿绿一开门,看见雾女站在门口,有些不安的看着她,阿绿就问道:“雾女,你还没睡呀。是有什么事吗?”

  雾女说道:“我想给湘谣姑娘做双鞋,不知道湘谣姑娘穿多大的尺码,就想来讨个鞋样子,湘谣姑娘睡了吗?”

  阿绿就携了雾女的手说:“好端端的,你给她做鞋干什么?还是多多休息,每天都要赶路呢,省的熬坏了身子。”

  雾女讷讷的说:“刑姑娘说了,我家公子对湘谣姑娘有意,若是有缘分,湘谣姑娘以后说不定就会嫁给公子呢,公子对我有再生之德,我侍奉湘谣姑娘,也是应该的。”

  阿绿有些怅然,同样是内向,叶琼雪就比雾女可爱多了,虽然叶琼雪做事也有目的性,但起码心地善良,利己的时候不会想着损人,但雾女顺从的表象里,总有试探的意味,暗藏锋芒,让她觉得很不舒服。

  阿绿就说道:“刑姑娘心直口快,今天也只是被洵照激了一下,才随口那么一说的,实际上,我姐姐她已经心有所属了,断然不会和裴公子在一起的,你不要想太多了。”

  雾女听她对林、邢二人的称呼,知道她对着二人亲疏有别,顺着她的话说道:“林公子其是性格豪爽,只是刑姑娘的确有些鲁莽了,所以林公子才说的有些不客气,只是缘分的事,难以预料,我家公子若是心诚,说不定湘谣也会回心转意的。”

  阿绿想着邢紫鸢对雾女的善意,又想着她们二人的亲厚,没想到雾女说起邢紫鸢的坏话来,竟是没有丝毫的犹豫,发自内心的,她不喜欢眼前这个看上去很谦卑的女子。

  湘谣却走了过来说:“我心匪石,不可转也,就像雾女姑娘对裴公子一往情深一样,我的心也不会因为裴公子的真诚就改变的。”

  湘谣不得不出来说话了,阿绿话已经很明白啦,雾女却依旧不信,很明显是要湘谣的表态,她一口一个“我家公子”,挑衅的态度已经呼之欲出了,不安了她的心,她绝对不会交出风月镜的,只好向她保证绝不会喜欢上裴昭郎,才能让她消除敌意。

  雾女听了这话,脸上掠过一丝喜色,笑着说:“如果湘谣姑娘和我家公子真的有缘无份,那真是太可惜了。”

  阿绿心中腹诽:你其实想说的是,那真是太好了吧。

  雾女又掏出风月镜说:“其实有些话,我倒是忘记说了,我外祖父原是炼丹修仙的术士,这风月镜是他的挚爱,他说这是修仙之人,做梦都想得到的宝贝,只是他老人家折腾了一辈子,也没能修成正果,反而因为修仙,荒废了庶务,把家里弄得一穷二白,两位姑娘对风月镜志在必得,想必也是这个缘由了。”

  湘谣和阿绿不禁脸色大变,没想到雾女知道这是风月镜,还知道这是修仙之人所求之物,白天在马车上,她可是表现得波澜不惊,看不出一丝的异样,看来这个雾女可以说是心机极其深厚。

  阿绿很快就笑着说:“那大家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我们爹爹也是痴迷修仙之术大半辈子了,他年岁大了,大夫也说了他时日无多,我们也不忍心他一辈子失望,想拿着你这风月镜,去哄哄他老人家,让他高兴高兴。”

  阿绿在心里说,对不起了老唐,只能拉你垫背了。

  阿绿说的真诚,雾女想了想,信了她这个说法,她毕竟肉眼凡胎,哪里看不出湘谣和阿绿的底细,只觉得她们年纪轻轻,怎么也不像苦修之人的样子,说是她们爹爹要修行,雾女觉得这说法不假。

  雾女就友好的点头:“原来如此,可惜我外祖父已经去世了,不然他们道友之间,想必自有一番契阔,说不定还能成为知交好友呢。”

  阿绿接着说:“这里只有我们三个人,我们也大可不必遮遮掩掩,我们想得到风月镜,你所求为何,也不妨开诚布公,我们各遂其愿,也算是皆大欢喜不是?”

  雾女就换上了笑容:“阿绿姑娘如此爽快,我再故作客气,反而倒不美了,我想永远留在我家公子身边,不知道两位姑娘可能办到?”

  阿绿问道:“只是留在身边?”

  雾女就晦涩一笑:“只要能永远留在公子身边,其他的事,我自己就能办到,求得多了,只怕难为了两位姑娘。”

  雾女的意思是,如果她提出嫁给裴昭郎为正妻,湘谣和阿绿根本办不到,只要能留下,她自然有办法让裴昭郎对她一心一意。

  阿绿想着雾女在风月镜一事上展现的深沉心机,觉得她要做的事,没准真能办到,既然她只是要留在裴昭郎身边,难度自然会小很多。

  湘谣也盘算清楚了:“那就一言为定,如果我们帮到雾女姑娘,把你留在了裴公子身边,雾女姑娘就将风月镜赠予我们。”

  雾女的唇角就勾了起来,浮现也一丝有些诡异的笑容:“湘谣姑娘不会要用刑姑娘提供的建议吧?”

  湘谣有些不悦的:“你只管放心,我绝不会嫁给裴公子。”

  湘谣无语,这个雾女疑心实在太重,就算自己已经说了对裴昭郎无意,她还是时不时见缝插针的试探,要自己表态。

  雾女听湘谣说的坚决,就又换上了纯洁无瑕的笑容:“既然湘谣姑娘这么说了,我就放心了,天色很晚了,我先回去睡了,两位姑娘也早点歇息吧,明天还要赶路呢。”

  雾女回了房,阿绿吁了一口气说:“这不是个省油的灯啊,难缠着呢。”

  湘谣脸色冷峻:“不管怎么样,再到扬州之前,这件事都得办到,这灯再不省油,我也把它吹熄火了。”

  阿绿就有些担忧:“我觉得这个雾女,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主,我们把她留在裴昭郎身边,会不会害了裴昭郎啊?”

  湘谣关上了门:“拿到法宝是仙君交待的任务,既然是命中注定的事,裴昭郎躲也躲不掉,从他救下雾女的那一刻起,这就是他的宿命了。”

  阿绿想了想:“等我们拿到了风月镜,如果这个雾女只是老老实实守着裴昭郎,也就随她去了,如果她真的为非作歹,我们也不能袖手旁观才是。”

  湘谣知道阿绿的性格,就算自己不答应,路见不平她还是会拔刀相助,还不如顺了她,无奈的点头说:“好吧,就依你。”

  阿绿这才放下心来,开始思考怎么才能让雾女留在裴昭郎的身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